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2 着了魔了
    吴悠悠也站了起来,“好。”

    “这件事,请不要告诉光羽”,伊和凛恳求,“可以吗?”

    吴悠悠点了点头。

    “谢谢您”,伊和绫看看他俩,“那我就先告辞了。”

    “好”,吴悠悠说。

    伊和凛冲他们微微一躬,转身走了。

    送走她之后,唐宁关上门,倒了杯水,回到客厅,来到吴悠悠身边坐下,递给了他,“喝点水吧。”吴悠悠接过来,喝了几口,放到了茶几上。

    “你知道为什么她来,我不让你准备茶水么?”,他问唐宁。

    唐宁摇头。

    “因为她不是自己来的”,吴悠悠说,“她身体里,还有一个伊和绫,所以这茶,不能请她喝。”

    唐宁点点头,“明白了……”

    吴悠悠又喝了口水,接着说道,“其实伊和凛这次来,不是为了让我救她,她是想让我们不要管这件事了。”

    唐宁不解,“怎么说?”

    “二十年前,伊和绫在家中生下了伊和光羽”,吴悠悠说,“生完孩子之后,她因为失血过多,筋疲力尽,陷入了昏厥。那时伊和凛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她等的就是这一刻。她在客厅中央铺了一床棉被,然后把昏迷不醒的伊和绫抱下楼,放到上面,褪去了伊和绫的衣服,用那把长刀,在伊和绫身上刻下了一个一个巨大的献祭符文,然后将长刀刺进了伊和绫的心脏。”

    “那一刻,伊和绫猛地睁开了眼睛,她吃惊的看着伊和凛,死死地抓住了那把刀。她问伊和凛,为什么要这样?伊和凛不说话,继续刺进长刀,伊和绫口吐鲜血,就那么死死地盯着伊和凛,直到气绝身亡。”

    他看着唐宁,“伊和绫死了之后,伊和凛用棉被包裹了她的尸体,搬到车上,送到海边,上了船,开到公海之后,将她的尸体扔进了海里。至此,这才完成了整个献祭。报了仇之后,伊和凛跪在船头,嚎啕大哭,她为伊和勋报了仇,但却杀死了自己呵护了二十年的孪生妹妹,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想以死谢罪了。”唐宁明白了。

    “所以她这次来,只是想把真相告诉我们”,她看着吴悠悠,“然后让我们做一场戏,给伊和光羽看?”

    吴悠悠点了点头。

    “伊和光羽把我们请来,这件事我们就得管到底,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吴家的脸面。伊和绫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主动来见我们,一来把真相告诉我们,二来,就是想主动提出来,请我们不要再救她了。这样一来,既不伤吴家的脸面,也能成全她自己。”

    “她把真相告诉我们,是想让我们理解她?成全她?”

    “对”,吴悠悠点头,“她就是那么想的。”

    “难怪她昨晚会那样……”,唐宁轻轻出了口气,“现在可以理解了……”

    “她的心情,的确可以理解”,吴悠悠说,“但这件事,我们不能成全她,伊和绫当年做的太过分了,如果让她活过来,那就太不公平了。而且即使她成全了伊和绫,自己也没法和伊和勋团聚,白白送一条命,便宜伊和绫,何必呢?”

    “你说的对”,唐宁赞同。

    “伊和绫一生都在坐享其成,她对伊和凛早就没有了姐妹之情”,吴悠悠说,“在她看来,伊和凛就该是她的工具,是她的影子,这是命运的安排。但我想说的是,这是命运的安排,也是她们父母当年糊涂犯下了错。而这个错,必须纠正过来。”

    “其实我也在想”,唐宁说,“她们姐妹两个,一个天赋高,一个寿命长,如果让寿命长的做天赋高的那个人的影子,不是更好么?这样一来,阴阳藏的尊荣也能夺回来,姐妹俩的人生,也不会变成这样的悲剧,不是么?”

    “是这样”,吴悠悠点头,“可她们的父母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如果让伊和凛成为阴阳藏,那将来伊和绫接任之后,肯定难以服众;既然如此,倒不如委屈伊和凛,成全伊和绫。”“都是亲生女儿,为什么要厚此薄彼?”,唐宁皱眉。

    “因为姐妹俩性格不同”,吴悠悠说,“安倍灵迦精通术数,她根据两个女儿的命理,看出了两个孩子性格上的诧异。伊和凛天赋好,性格单纯,情商不高,且不懂变通,让她做妹妹的影子,她会忠心耿耿,不到逼不得已,绝不会背叛妹妹。伊和绫则不同,她生性狡猾,工于心计,善于伪装,刻薄冷酷,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甘心做别人的影子的。让伊和凛做伊和绫的影子,那阴阳藏的位子就唾手可得;反之,如果让伊和绫做伊和凛的影子,那估计等不到她们长大,伊和凛就要被伊和绫害死了。那样一来,阴阳藏的事,也就泡汤了……”

    他看看唐宁,“说到底,就是这个阴阳藏的位子,让他们着了魔了……”

    唐宁叹了口气,感慨道,“为了家主的位子,把两个女儿都害了……”

    吴悠悠淡淡一笑,“不说这个了。”

    唐宁点点头,接着问他,“对了,泰山府君,跟泰山有关系么?”

    “泰山府君,其实就是东岳大帝”,吴悠悠解释,“道家传说,东岳大帝掌管泰山,执掌一十八层幽冥地狱,是冥界的管理者。这个传到樱花国,阴阳师们就把东岳大帝给传成了泰山府君了。伊和凛用的那个献祭,其实就是南派道家的祭魂续命,当年由伊和家族的初祖带来了樱花国,由伊和家族的阴阳藏秘密继承。南派道家还有一种术,叫祭魂易命,后来也传来了樱花国,阴阳师们给这种术取了个高大上名字,叫泰山府君祭。”

    “原来是这样……”,唐宁懂了。

    吴悠悠继续喝水。

    她想了想,接着问道,“你那会说伊和凛和伊和绫的灵魂是类共生状态,那该怎么把她们分开?”

    吴悠悠放下杯子,“现在不能说,晚上等着看吧。”

    唐宁点点头,“好。”

    她见吴悠悠杯子里的喝光了,起身拿起杯子,转身去倒水了。

    吴悠悠往沙发上一靠,看着她的背影,幸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