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1 合魂分灵
      伊和凛不听,继续说道,“我不贪图阴阳藏之位,我只想为勋报仇,所以我才杀了绫。我不是为自己辩解,我之所以用她做祭品献祭泰山府君以得到她的寿命,并不是为我自己,而是因为光羽那时才刚刚出生,如果我不活下来,那谁来照顾光羽?”

      “但是……但是这些年来,我经常会想起绫临死时的眼神,毕竟她是我的亲妹妹,而我却用那种方式,结束了她的生命,想起这些,我就有些内疚。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内疚越来越深,变成了对我的折磨。我经常想,如果我当时跟勋一起走,是不是也是一种解脱?可纵然我想回头,已经没有机会重头再来了。”

      “现在光羽长大了,成了强大的阴阳师,在伊和家的新一代中,只有她,有希望成为新的阴阳藏。我为伊和家培养了如此优秀的女儿,足以告慰祖父,父亲,母亲还有勋的在天之灵了。而我,也受够了内疚的折磨,所以我做好了准备,打算在光羽十八岁生日之后,召集伊和家的人,推选新一任的阴阳藏。等光羽继承我的位子之后,我就离开这里,去我埋葬勋的地方,和他在另一个世界团圆……”

      “去年,光羽十八岁了,在她过完生日后,我就准备召集伊和家的人了。那天晚上,我正房间里书写送给各支脉当家人的请柬的时候,绫化作怨灵回来了……”

      她低下了头。

      “她知道我要做什么,她不允许我死”,她流着泪说道,“她要像我当年对她做的那样,将我献祭给泰山府君,用我的身体重新复活。她不允许阴阳藏的位子让给女儿,她要回来,要继续做伊和家的家主……”

      唐宁明白了。

      “难怪悠悠说,她不会杀您……”

      她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点了点头。

      “她确实不会杀我”,伊和凛抬起头,苦涩的一笑,“我是她的祭品,所以我必须活着,直到被献祭的那一刻……”

      唐宁想到一件事,忍不住朱问道,“您当年把她作为祭品,献给了泰山府君,那她为什么还能回来?”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伊和凛含着泪,看了看吴悠悠,“我不相信是泰山府君放她回来的,按照常理,她早就该魂飞魄散了,根本不可能回来的……”

      唐宁转过来看着吴悠悠,等着他的答案。

      “按照常理,她确实应该魂飞魄散了”,吴悠悠说,“可是你们姐妹,并不是常人。你们是双生姐妹,出生后不久,你们的母亲就用合魂分灵重塑了你们的根骨。有一点,你们的母亲可能也不太了解,那就是使用合魂分灵后,如果成功了,那么两个人的灵魂就会变成一种类共生状态,也就是你中有她,她中有你,所以只要你还活着,她的灵魂就不可能灰飞烟灭,她会有一部分藏在你的灵魂内,慢慢恢复,等到她恢复过来之后,她就会化作怨灵,重新回到人间……”

      伊和凛一怔,“是这样的……”

      “对”,吴悠悠说,“我刚才说了,合魂分灵是昆仑上清门的道术,是用来改变根骨的。修仙有上等根骨,才可修仙,等到修为有成,就要渡劫。渡劫的时候,再高的修为都是九死一生,而使用合魂分灵的两个人,等于是在彼此的灵魂内,留下了部分的自己。这样一来,即使其中一个渡劫失败,只要假以时日,他依然能在同伴的元神内,逐渐恢复过来,重新转世,继续修行。”

      唐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伊和凛也明白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对伊和凛说道,“正是因为你们之间的这种类共生状态,所以她藏在您的身体内,任何人都拿她没办法。如果强制性的消灭她,那您也会跟着魂飞魄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她放出来,然后将你们分离开,然后再灭掉她,这样,您以后就不会有事了。”

      听了这番话,伊和凛沉默了。

      她不想杀掉伊和绫。

      相反的,她想把这一切,都还给妹妹,以换取灵魂的安宁。

      但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不太可能了。

      因为按照吴悠悠的说法,她把伊和绫献祭给了泰山府君,二十年后,伊和绫还是回来了,同理,如果让伊和绫活过来,那若干年后,她的灵魂也会回来……

      既然灵魂可以回来,那又如何去另一个世界?

      不能去另一个世界,那她和伊和勋团聚的梦……

      她低下头,叹了口气。

      “您……没事吧?”,唐宁问她。

      伊和凛看她一眼,摇了摇头,接着问吴悠悠,“必须让她魂飞魄散么?”

      “不是必须让她魂飞魄散”,吴悠悠纠正,“是她必须魂飞魄散,不然的话,一旦她活过来,伊和家就要大难临头了。”

      伊和凛明白他的意思。

      伊和绫是怨灵,且从小娇生惯养,性格表面乖巧,实际上狠毒乖戾,极为自私。如果让她活过来,成为伊和家的阴阳藏,她势必会挑起伊和家的内斗,在家族内部,掀起腥风血雨……

      “我明白了……”,

      她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认真地看着吴悠悠,“那就请您,多费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