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9 伊和凛
    吴悠悠和唐宁吃过早饭,回到了房间内。

    不一会,门铃响了。

    唐宁来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是伊和绫。

    她冲唐宁微微一躬,“您好,是唐小姐吧?”

    唐宁点头,“您好。”

    她闪身一让,“请进。”

    “谢谢”,伊和绫说完,走进了房间。

    唐宁把她领到客厅。

    吴悠悠站了起来。

    伊和绫打量他一番,微微一躬,“您好。”

    唐宁给他翻译了。

    吴悠悠点点头,“您好,请坐。”

    “谢谢”,伊和绫说。

    三个人一齐坐下了。

    吴悠悠看看伊和绫,问她,“您来找我,是有事要和我说?”

    伊和绫看了看唐宁。

    唐宁给她翻译了吴悠悠的话。

    伊和绫明白了,她没正面回答,略一沉思,反问道,“您……真的能救我么?”

    吴悠悠也看了看唐宁。

    唐宁随即翻译了伊和绫的意思。

    吴悠悠听了,淡淡一笑,没说话。

    伊和绫叹了口气。

    “我知道,这么问您,很不礼貌”,她低下头,“我来见您,其实是想把当年的事,告诉您。但这些事,不能让光羽知道,所以,还请您为我保密。”

    “当年的事?”,唐宁问。

    “请帮我翻译”,伊和绫说。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清清嗓子,“她说她想把当年的事告诉你,但这些事……”

    “她怎么说的,你就怎么翻译”,吴悠悠说。

    唐宁点点头,把伊和绫的话,原原本本的翻译了一遍。

    吴悠悠听完,点了点头,“好,您说吧。”

    伊和绫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看向了窗外。

    “我不是真正的伊和绫”,她淡淡的说,“她才是……”

    唐宁愣了一下。

    吴悠悠吩咐她,“不要分心,专心翻译。”

    唐宁回过神来,“哦,好……”

    她静下心来,专心做翻译了。

    伊和绫也缓缓的讲起了当年的故事。

    “我和绫是双生姐妹,我比她早半个小时出生,我本来的名字叫伊和凛”,她说,“伊和家族是阴阳师世家,按照家族的传统,每一代都会选出一位最强的阴阳师,成为阴阳藏,统领整个伊和家。我们的家族,曾经连续七代都是阴阳藏,所以在伊和家族,我们这一支脉的地位是极其尊贵的。”

    她叹了口气,“可是,延续了七代的尊荣,到了我祖父伊和治藏这一代,却衰落了。因为祖父的天赋不好,所以他没能成为阴阳藏。他于是就把希望放在了嫡子伊和平家的身上。只可惜,伊和平家的天赋也不好,他一生努力修炼伊和家的阴阳术,却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阴阳师,在伊和家,连中等水平都算不上……”

    “祖父因为父亲资质平平,很是愤怒,为此他找了一个年轻的女阴阳师,又生了一个儿子,就是我的父亲,伊和白虎。我父亲的天赋要强于伊和平家,但是距离阴阳藏,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她顿了顿,玩味的一笑,“在他二十九岁那年,他参加了阴阳藏选拔,最后毫无悬念的失败了。祖父伊和治藏盛怒之下,当着伊和家各支脉的家主,痛打我父亲,最后急火攻心,吐血而死。从那时起,我们这一支,就成了伊和家的笑柄了……”

    吴悠悠静静的听着,没说话。

    伊和凛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祖父的死,刺激了我的父亲,他在祖父灵前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阴阳藏的尊位,洗刷祖父的屈辱。于是,在我祖父去世的第二年,他迎娶了安倍家族的女阴阳师安倍灵迦。安倍灵迦就是我和绫的母亲,她是安倍沙耶的直系后人,是安倍家族最厉害的阴阳师。他们成婚之后不久,母亲就怀孕了,后来就生下了我们。”

    “我和绫同一个时辰出生,母亲推算了我们的生辰,发现我们姐妹的命格非常普通,几乎没有阴阳术的天赋。父亲知道之后十分震怒,失望之余,自觉无颜面对先祖,想以死赎罪。母亲为了安抚他,提出了一个方案……”

    她看看吴悠悠,“安倍家有一本炎夏古书,上面记载着一种阴阳术,叫合魂分灵,这种术,您知道么?”

    吴悠悠点头,“知道。”他见唐宁有些好奇,又不好意思问,随即解释道,“合魂分灵,是昆仑上清一脉的法术,这种术可以把两个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辰生,且性别相同的人的灵魂重新融合之后再分开。这可以改变两个人的根骨,让一些本没有根骨的人,具备修仙的根骨……”

    唐宁明白了。

    她转过来,把吴悠悠的话翻译给了伊和凛。

    伊和凛点点头,赞许道,“不愧是吴峥少爷的儿子,您果然见多识广。”

    “您知道我爸爸?”,吴悠悠问。

    “令尊是炎夏最有名的风水大师”,伊和凛说,“我和绫都很仰慕他,只是没有见过他而已。”

    吴悠悠会心一笑,“您继续。”

    伊和凛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父亲当时想要自尽,母亲为了劝阻他,于是就跟他说起了合魂分灵术。母亲提出的方案是,先不对外公布我们姐妹的身份,等我们满月之后,就对我们施以合魂分灵,重塑我们的天赋。如果我们的天赋很好,就继续培养我们成为阴阳藏;如果施法失败,或者我们的天赋还是不足,那就放弃我们……”

    “放弃?”,唐宁皱眉,“什么意思?”

    她看看唐宁,“就是杀死我们……”

    唐宁很是震惊,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伊和凛淡然一笑,“请帮我翻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