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8 别太过分了!
    吃完晚饭,吴悠悠和马珊珊回到了酒店内,继续等着了。

    不一会,狐妖搂着小猪来到门外,刷卡走进来,关上门,迫不及待的把小猪推到墙上,狂吻了起来。

    小猪被他撩的意乱情迷,“别闹……我先洗澡……”

    狐妖等不及了,他一把抱起女孩,快步走进卧室,将她放到床上,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这时,灯突然亮了。

    小猪一怔。

    狐妖回头一看,五雷符迎面打到了他的脸上。

    他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动弹不得了。

    吴悠悠和马珊珊走进卧室,来到了床边。

    小猪吓的惊声尖叫,“你们是谁?!”

    马珊珊一皱眉,“别嚷嚷!我们是来救你的!”

    小猪连滚带爬的下了床,跑到窗户旁,拿起了花瓶,“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马珊珊还要解释,吴悠悠拦住她,身形一闪来到小猪面前,抓着她的手,一把按住了她的后心,将安神符打进了她的体内。

    小猪身子一软,眼睛一翻,瘫倒在他怀里,手中的花瓶随即滑落。

    吴悠悠接住花瓶,放到床头,接着把她交给了马珊珊,“抱她上床。”

    “嗯”,马珊珊抱起小猪,将她放到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

    此时的狐妖,已经挣扎着站起来了。

    他眼冒红光,恶狠狠的盯着吴悠悠和马珊珊,怒问道,“没完了是不是?你们想赶紧杀绝吗?”

    马珊珊一愣,看看吴悠悠,“他怎么……”

    “他身上有尸蛊灵”,吴悠悠说,“就像打了吗啡,不怕疼了……”

    马珊珊明白了。

    狐妖冷冷一笑,“我已经给过你们面子了,别太过分了!这个女孩跟你们没关系,别再抢我嘴边的肉,不然的话……”

    “你能怎么样?”,吴悠悠问。

    狐妖没脾气了,他知道,自己并不能怎么样。

    他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小猪,一咬牙,呼的一声化作黑气,冲向了门口。

    吴悠悠早有准备,伸手一弹,又一道五雷符自他指尖发出,打到了黑气上。

    狐妖一声哀嚎,落到地上,显出人形,痛苦的挣扎了起来。

    吴悠悠来到他面前,命令他,“把迷心咒解开!”

    “我解开!我这就解开……”,狐妖求饶,“你先给我解开,先给我解开啊!……”

    吴悠悠伸手一弹,解开了五雷符。

    狐妖躺在地上,喘息了很久,眼中的红光闪烁不定,时强时弱。

    “起来,把迷心咒解开!”,吴悠悠命令。

    狐妖吃力的站起来,虚弱的靠在墙上,问吴悠悠,“我可以解开……但求求你……你别再跟着我了,行不行?”

    “你说呢?”,吴悠悠反问。

    狐妖苦笑,看了一眼马珊珊,不解的问道,“我不过是睡了你几次,你也出气了,为什么非要缠着我,非要赶尽杀绝呢?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马珊珊冷冷一笑,强忍着怒火没说话。

    狐妖转过来问吴悠悠,“你们为什么?啊?”

    吴悠悠一指床上的小猪,淡淡的说了句,“解开。”

    狐妖没办法,吃力的伸出手,一指小猪,一股黑气从他指尖发出,打到了小猪身上。

    小猪身子猛地一颤,头歪到了一边。

    狐妖看看他俩,哀求道,“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

    “科大还有一个女孩”,吴悠悠看着他,“自己去把她身上的迷心咒解开,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也不会再为难你。如果你不肯,你放心,我随时可以找到你,灭了你。”

    “肯!我肯!”,狐妖赶紧说,“我这就去科大,这就去给她解开!”

    他看看马珊珊,小心翼翼的问吴悠悠,“解开后,你真的就不为难我了?”

    “我不想看你害人”,吴悠悠说,“你只要不在上京害人,那我就不为难你。”

    他看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你去科大,解开那女孩身上的迷心咒,然后马上给我离开。如果到九点,你还在上京,别怪我不客气。”

    “好好!”,狐妖赶紧点头,“我这就去科大,解开迷心咒就离开上京!你放心,我这就去!这就去!……”

    他化作黑气,转身跑了。

    马珊珊拳头攥得咯咯响,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吴悠悠来到她面前,“走吧,去科大。”

    “他如果离开上京,你真的就不为难他了?”,马珊珊问他。

    吴悠悠嘴角一笑,“他不会离开上京的。”

    马珊珊皱眉,“不会离开上京?”

    “我说过会帮你报仇”,吴悠悠看着她,“而且我答应过你,让你亲手杀了他,你放心,我不会食言的。”

    马珊珊这才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吴悠悠看了一眼床上的小猪,拉住马珊珊的手,俩人身形一闪,离开了京海酒店。

    此时的总统套房内,陈京海正在女保镖身上恶狠狠地发泄着怒火。

    陈京海动作不停,拿过手机,“谁?”

    “纪文珊。”

    陈京海一愣,赶紧停下了,“纪……纪小姐……”

    他身下的女保镖微微喘息着,睁开了眼睛。

    “听说你儿子被人打了”,纪文珊语气很淡,“有这个事么?”

    “额……有……”,陈京海纳闷,“您是怎么知道的?”

    “打你儿子的那个人,是我们家小少爷”,纪文珊说,“他打你儿子,是因为你儿子不仅挑衅在先,而且还四处散播谣言,侮辱我们家小姐的名声。”

    “您……您家小姐?”,陈京海一怔。

    “吴小鱼”,纪文珊说。

    陈京海傻了,赶紧解释,“纪小姐,这是个误会,您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说”,纪文珊打断他的话,“我正式通知你,从现在起,我们之间的一切合作全部终止。三天之内,你要把提前预付给你的十五亿采购款全部退回,不然的话,我就没收你在上京以及凤山市的所有财产。哦对了,你那个大舅子朱辰那边,我的人已经打过招呼了,他说了,这事,他不管。”

    “纪小姐,您别这样!您听我说,你听我说呀……”,陈京海急的快哭出来了,“这真的是个误会,求求您,您给我个机会……”

    “之前你儿子散播谣言,我就想收拾你了”,纪文珊冷笑,“是我们主母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才没让我动你们。你们现在本事大了,挑衅我们小少爷不说,还想让巡捕抓他,还准备花钱疏通,判他几年,是不是?你把事情做到这份上,我只能教教你怎么做人了。”

    “纪小姐!您听我说,您……”,陈京海哀求。

    纪文珊把电话挂了。

    陈京海彻底傻了。

    他像丢了魂似的,放下了电话,看了看身下的女保镖。

    女保镖一把推开他,拉过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陈京海一声长叹,四仰八叉的躺倒床上,怒骂道,“陈天宇!你这个败家子!败家子啊!……”

    他嗷嗷叫着,嚎啕大哭起来。

    女保镖冷冷一笑,拿过浴巾裹好身子,下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