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1 马珊珊
    陈天宇看了看手里的钢棍,转身就跑。

    吴悠悠身形一闪,瞬间追上他,猛起一脚踹到了他的屁股上。

    陈天宇一声惨叫,向前飞出十几米,扑了个狗啃屎。

    他痛苦的挣扎,想要爬起来。

    吴悠悠一脚踩到他的脸上,将他踩到了草地上。

    陈天宇吓坏了,想求饶,却说不出话来了。

    “我叫吴悠悠,是吴小鱼的哥哥”,吴悠悠盯着他,“这一次,我留你条命,再敢意淫我妹妹,传闲话侮辱她的名声,我就宰了你……”

    陈天宇这会反倒不怕了。

    他咬牙切齿的盯着吴悠悠,“孙子,你等着……这事没完……”

    吴悠悠嘴角一笑,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球门。

    陈天宇一咬牙,抓住吴悠悠的脚踝,想要搬开他的脚。

    吴悠悠踢开他的手,用脚尖一勾陈天宇的肚子,将他提起来,甩到空中,一个的帅气转身踢,陈天宇哀嚎着,如同一个皮球,飞进球门,重重的摔到地上,滚出了老远。

    整套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

    陈天宇口吐鲜血,吃力的喘息着,动弹不得了。

    周围的人一声惊呼。

    还有些人忍不住叫出了好。

    吴悠悠没理会那些人,他来到陈天宇面前,蹲下来看着他,“你舅舅是个副长,你小姨是个高级巡捕,你可以找他们来抓我。我把你们家连根拔起,总好过你们全家被灭门。”

    陈天宇被摔傻了,也被吓傻了,喘息着,没敢接茬。

    吴悠悠伸手拍拍他的脸,“记着,找我。”

    他站起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站在Cota门口,正默默的看着自己。

    他迈过陈天宇,来到女孩面前,打量她一番,“马珊珊?”

    马珊珊点了点头。

    吴悠悠冲她伸出手,“我是吴小鱼的哥哥,吴悠悠。”

    “看出来了”,马珊珊看着远处的陈天宇说道。

    吴悠悠回头看了看。

    陈天宇像条死狗,有气无力的,好像被打傻了。

    “你当着这么多人打他,不怕摊上事么?”,马珊珊看着他,“他家很有势力的,上次我教训他,就有巡捕来抓我,还是小鱼给解决的。”

    “那就让她再解决一次吧”,吴悠悠说。

    马珊珊深吸一口气,清清嗓子,“那个……小鱼跟我说了昨晚的事,谢谢你救了我。”

    “客气了”,吴悠悠说。

    “……我请你吃个饭吧。”

    “行!”

    马珊珊看他一眼,“你想吃什么?”

    “那肯定得吃好的了”,吴悠悠说,“你请什么,我吃什么。”

    马珊珊点点头,“那去吃日料吧。”

    “好”,吴悠悠说。

    马珊珊看了看操场上的那些人,转身走向林荫道。

    吴悠悠拿出手机,想给唐宁打电话,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打。

    陈天宇这个祸害,必须除掉。

    他不想再给他机会了。

    他看了一眼草地上的陈天宇,轻蔑的一笑,离开了操场。

    两个人走出学校,打了个车,来到国贸附近,走进了一家很有名的日料店。

    吴悠悠和吴小鱼来过这里,知道这里消费很高。

    马珊珊并没有多少钱,她也没来过这里,只是她觉得既然吴悠悠想吃好的,那就得吃最好的。她在手机上查到了这家店,因而就带着吴悠悠来了。

    坐下之后,服务员走过来,恭敬的递上了菜单。

    马珊珊翻了翻,对吴悠悠说,“我没吃过这些,你来点吧,喜欢什么就点什么。”

    “我不习惯点菜”,吴悠悠说,“你随便点吧,能吃饱就行。”

    马珊珊见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打开菜单看了看,对服务员说,“这个刺身拼盘给我来一个,然后这个鹅肝要一份,还有这个牛肉,我看量不大,给我来两份……这个鳗鱼好吃么?……行,那来一份……这两份寿司……嗯……主食么……我们吃面吧?”

    最后这句,她问吴悠悠。

    吴悠悠点头,“好。”

    她点点头,对服务员说,“两碗骨汤拉面。”

    “好的”,服务员说,“这些两个人应该足够了。”

    “男孩子饭量大”,马珊珊合上菜单,递给她,“不够的话,我们再点。”

    “好的”,女服务员点头,转身走了。

    马珊珊看了吴悠悠一眼,低下头,默默的喝茶了。

    吴悠悠见她脸色很不好,气息也有些虚弱,知道她这是还没恢复过来,于是问她,“昨晚的事,你有记忆么?”

    马珊珊摇了摇头。

    “那个狐妖,是你男朋友?”,吴悠悠问。

    “不是”,马珊珊淡淡的说。

    “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把他召来?”,吴悠悠看着她。

    马珊珊没说话。

    很明显,她不愿意提这个话题。

    “不想说?”,吴悠悠问。

    马珊珊看他一眼,玩味的一笑,“非要提这个话题么?”

    “当然不是”,吴悠悠说,“你不愿意提,那就不说了。”

    马珊珊沉默良久,叹了口气。

    “我没有男朋友,我也没喜欢过谁”,她看着吴悠悠,“那狐妖趁我不备,侮辱了我的清白,不管我认不认,我都是他的人了,不是么?一个女孩子,被狐妖沾了身子,我还能有未来么?我要么杀了他,要么跟着他,除此之外,你告诉我,我还有第三种选择么?”

    “你是巫师”,吴悠悠说,“巫师有两种,在男女关系上,一种是格外的乱,一种是格外的纯,你就是属于后者。”

    他喝了口茶,接着说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毕竟是人类,而他是妖,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

    “你理解?”,马珊珊嘴角一笑,眼神有些挑衅,“你理解什么?你虽然也是风水师,可是从小有亲人,有朋友,你怎么可能理解?你试过一个人被丢在大山深处,在乱葬岗中与野狗抢供品吃么?你体会过被同学排斥,被老师打击,被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出卖,名誉尽毁么?你体会过从小到大没人疼,没人爱,只有一个所谓的爷爷,还直到死都不对你笑的滋味么?你体会过一个女孩子,为了活着不得不学巫术,从初中开始就得一边读书,一边养活自己和爷爷的辛苦么?!”

    吴悠悠没说话。

    她喝了口茶,缓和了一下情绪,“我和你不一样,你没法理解我……”

    吴悠悠静静的看着她,默默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