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7 威慑
    《少年风水师》来源:

      郭辰龙一听这话,吓坏了,“爷们儿,你别乱来,你听我说……”

      “我说了,不打您”,吴悠悠说,“找个清净的地方,咱们聊聊。”

      郭辰龙暗中叫苦,哀求道,“别别别……我还有事呢,你们小哥俩儿也挺忙的,咱们改天行不行?”

      “不行”,吴悠悠说。

      郭辰龙无语了。

      他看了看兄妹俩,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好吧……”

      几分钟后,他把车驶出主路,停到了路边。

      路边有一家茶楼。

      他解开安全带,回头问兄妹俩,“这地方行么?”

      兄妹俩没说话,开门下车。

      郭辰龙解开安全带,跟着下了车,恭恭敬敬的把兄妹俩请进了茶楼。

      他们找了个雅间,点了碧螺春,四碟茶点,郭辰龙还要了一个茶道师。

      茶道师是个姑娘,真要打起来也不会帮他,但有个人在,他心里稍微能踏实点。

      很快,第一道茶好了。

      吴悠悠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抬起头看着郭辰龙,一言不发。

      吴小鱼也是一样的动作,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郭辰龙心里没底,讪笑着问,“悠悠,小鱼,你们的意思舅舅明白……你们放心,我以后再也不去打扰你们的妈妈了。你看我也一把年纪了,你说你们突然就来我车上,差点没吓死我,以后可别这么玩了啊,我这小心脏受不了……”

      吴小鱼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微微一笑,没说话。

      吴小鱼转过来想说话。

      吴悠悠轻轻握住了她的手,那意思不让她说。

      吴小鱼看了他一眼,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郭辰龙见俩人不吭声,心里更没底了,“悠悠,你别这样,说句话呀……小鱼,要不你说?”

      俩人盯着他,默不作声。

      郭辰龙尴尬不已,额头上的汗下来了。

      茶道师奉上了第二道茶。

      吴悠悠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慢慢的喝了下去。

      吴小鱼端起茶,也喝了。

      郭辰龙心里直打鼓,端起茶,手直哆嗦,送到嘴边刚要喝。

      吴悠悠咳嗽了一声。

      郭辰龙一惊,茶水洒了一手,赶紧放下杯子,认真的看着吴悠悠,等着他说话。

      茶道师看了看他们,继续泡茶。

      吴悠悠放下杯子,继续看着郭辰龙。

      郭辰龙紧张的不行,笑的很不自然,“爷们儿,你……你说句话行不行?有必要整这气氛么……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舅舅啊,你爸爸吴峥当初欺负我就算了,你说你们哥俩怎么也……我怎么也是个长辈,咱们别这样行不行?”

      吴悠悠笑了笑。

      吴小鱼面若冰霜。

      郭辰龙抱拳,语气近乎哀求,“爷们儿,闺女,你们说句话行不行?你们这样,我害怕呀……”

      茶道师看了他一眼,奉上了第三道茶。

      吴悠悠端起茶,不慌不忙的喝了下去。

      吴小鱼也跟着喝了。

      郭辰龙却喝不下去了。

      他满头大汗,紧张看着兄妹俩,不住的咽唾沫。

      吴悠悠见差不多了,站起来,淡淡的说了句,“谢谢您的茶。”

      吴小鱼一愣。

      郭辰龙也是一愣。

      吴悠悠看看妹妹,“咱们走。”

      “不是,就这么……”,吴小鱼不解。

      吴悠悠冲她一使眼色,转身往外走。

      吴小鱼明白了。

      她看了一眼郭辰龙,跟上了哥哥。

      俩人走出雅间,下楼去了。

      郭辰龙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他端起茶,一口喝了,放下杯子,长长的出了口气……

      茶道师诧异的看着他。

      他看了一眼茶道师,苦涩的笑了。

      ……

      走出茶楼,吴小鱼忍不住问哥哥,“就这么算了?”

      “这种败类,自作聪明,你越搭理他,他越来劲”,吴悠悠解释,“妈妈说的对,咱们不能打他,也不能跟他说太过分的话,不然,他会满世界的去编排咱们吴家,说咱俩没家教,欺辱长辈的。”

      “那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吧?”,吴小鱼不解,“不揍他,起码也该警告他一番,不然他还得去纠缠妈妈。”

      “你放心,他不敢了”,吴悠悠说,“刀在鞘中,才是最大的威慑,咱们能上他的车,就能取他的命,一言不发就是咱们的态度,他虽然败家,但却是个明白人,你就是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纠缠妈妈了。”

      “不说话,就是无话可说,不废话了……”,吴小鱼明白了,“他要是再敢过分,咱们就直接灭他……”

      “咱们什么都没说”,吴悠悠看着她,“至于他怎么想,那就是他的事了……”

      吴小鱼会心一笑,点点头,“嗯!”

      “走吧,回家”,吴悠悠说。

      “好!”

      吴小鱼拉住哥哥的手,俩人身形一闪,不见了。

      茶楼上,郭辰龙站在窗前,心情复杂的看着兄妹俩离开,忍不住落下了委屈的泪水。

      “妈的,你们老子欺负我就算了,你们也欺负我……”,他委屈的不行,“凭什么呀?艹!……”

      茶道师有些尴尬,小心翼翼的问,“先生,您没事吧?”

      郭辰龙没理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没好气的说道,“喂?是我!那个项目我不做了!你他妈的爱咋咋地,老子不受这个气了!”

      他挂了电话,回来拉过椅子坐下,呜呜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