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30 何必如此?
    伊和光羽这边,依然在观察唐宁。

    她又试了几次,无论是看还是听,对唐宁都没有作用,在这个神秘的女孩面前,她的神通全部失灵了。

    越是这样,她越是好奇。

    正好奇着,吴悠悠推门走进了咖啡厅。

    唐宁见他来了,放下杂志,站了起来。

    吴悠悠来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冲她一笑,“走吧。”

    唐宁也一笑,点点头,“嗯。”

    俩人手拉着手,很是亲密,一齐走向门口。

    伊和光羽心里一动,站起来,跟了上去。

    吴悠悠看到了伊和光羽,他故意不理会,拉着唐宁推门走出咖啡厅,走了几步,身形一闪,不见了。

    伊和光羽出门一看,不见了两人踪影,顿时愣住了。

    她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向住院部跑去。

    ……

    吴悠悠和唐宁回到了西山精舍,见门外只有唐宁的车,王宝师徒还没回来。

    “不用等他们了”,吴悠悠说,“咱们回去吧。”

    “等王道长回来,说一声比较好吧?”,唐宁问。

    “我已经和他说过了”,吴悠悠说。

    唐宁明白了,“好!”

    两人开门上车,唐宁发动了车子,调转方向,朝山下驶去。

    刚走出不远,王宝的皮卡迎面开了过来。

    唐宁按了一下喇叭。

    王宝也按了一下喇叭。

    唐宁的车呼啸着开了过去。

    王宝心生感慨,“不愧是少爷的儿子,青出于蓝呐……”

    他看了一眼后面的陈太极,深吸一口气,加速向前驶去。

    ……

    伊和光羽气喘吁吁的冲进病房。

    韩芳赶紧坐了起来,紧张看着她,“伊和小姐,怎么了?”

    伊和光羽快步来到病床前,问她,“刚才没什么事吧?”

    “没……没事啊……”,韩芳有些心虚。

    伊和光羽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真担心自己被调虎离山……”

    她拉过椅子坐下,看看韩芳,“你休息吧,我守着你。”

    “嗯……”,韩芳重新躺下,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伊和光羽并没有多想,她定了定神,从包里拿出那本书,继续看了起来。

    韩芳犹豫了一下,坐起来,对伊和光羽说,“伊和小姐,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了……”

    她拿过手机,“您给我个账号……”

    伊和光羽看了看她的手机,说道,“我保护你不是为了钱。”

    “那我就更不好意思了”,韩芳真诚的说,“您把账号给我,让我略表寸心,好么?”

    伊和光羽凝视着她,没说话。

    韩芳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挤出一丝笑容,“伊和小姐,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有人来过,是么?”,伊和光羽问。

    “没……没有……”,韩芳赶紧说。

    “吴悠悠……”,伊和光羽目光如炬,“对么?”

    韩芳惊住了,“我……”

    “他让你打了一个电话,让你修财神庙”,伊和光羽看着她,“还对你说,这个事绝不能让那个女阴阳师知道,是这样吧?”

    韩芳脸一红,惭愧的低下了头。

    她不需要承认,伊和光羽已经把一切都从她的心里读出来了。

    伊和光羽自觉无趣,玩味的一笑,站了起来,“看来,我是个多余的人,这件事,原不需要我参与的……”

    “不!”,韩芳抬起头,“伊和小姐,您误会了……”

    伊和光羽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夜色,深深的吸了口气。

    她之所以守护韩芳,完全是因为想让韩芳牵线,让她能见到吴悠悠,并和吴悠悠成为朋友。

    但可笑的是,吴悠悠来了,却故意用那个神秘女孩把她引开,且叮嘱韩芳,不能告诉自己他来过……

    这很尴尬,甚至,是一种侮辱!

    她闭上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一种强烈的挫败感,让她心里一阵刺痛。

    见她这样,韩芳惭愧不已。

    “伊和小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瞒您……”,她诚恳的说,“小少爷也是为了救我,他也没有别的意思,您千万别想歪了……”

    “小少爷……”,伊和光羽嘴角一阵冷笑,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转过来问韩芳,“你能帮我做件事么?”

    “好!您说!”,韩芳赶紧说。

    伊和光羽来到病床前坐下,平静的看着她,“我想认识吴悠悠,你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

    韩芳点头,“好!这个我可以安排!”

    伊和光羽点点头,“好。”

    她站起来,“你如今已经安全,我不必在此守护了,你好好休息吧。”

    韩芳坚持,“您给我个账号……”

    伊和光羽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我也不瞒韩小姐,我帮你,其实是有目的的。我想去炎夏,和吴悠悠见个面,我知道你这件事,他一定会管,所以我才守着你的,为的就是让你将来把我引荐给他。所以,你不用报答我,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

    她微一点头,转身走向门口。

    “伊和小姐!”,韩芳喊住她。

    伊和光羽回头一看,“还有事么?”

    韩芳眼含着热泪,“谢谢您……”

    伊和光羽一笑,点了点头,开门走了。

    韩芳擦擦眼泪,重新躺下,盖上了被子。

    这两天,伊和光羽一直陪着自己,所以她并不觉得孤单。

    但现在,病房里只剩下她自己了。

    她想起了于孝正,想起了公婆,想起了于心之,宋之华,想起了曾经的幸福生活,不由得悲从心生,咬着被角,泪如泉涌。

    “孝正……”,她蜷缩在被子里,哭成了一个泪人。

    于尚书悬浮在窗外,静静地看着病床上哭泣的韩芳,眼中闪过了一丝愧疚的神色。

    “一局生死棋,一念善恶心,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呀……”

    他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