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7 来救你
    樱花国这边,韩芳已经沉沉的睡了一天了。

    伊和光羽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一本古老的线装书。

    这是一本关于炎夏术数的书,是不久之前,一位神秘的女人交给她的,那个女人,名叫伊和初雪……

    伊和光羽看的很认真,同时也看的有些郁闷。

    这书里记载的,都是很高级的秘术,但是她看了两个多月了,却只学会了一点点皮毛,而关于里面记载的指心决和那些精妙的阵图,她却始终不得要领,越看头越大……

    看了一会之后,她无奈的合上了书,闭上眼睛,揉了揉鼻梁。

    她的那位前辈伊和初雪说过,这里面的秘术,源自炎夏沧城吴氏家族,如果想要学会,必须去炎夏,找那个叫吴悠悠的男孩。

    伊和光羽深吸一口气,把书收好,起身来到窗前,再次看向了炎夏的方向。

    “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就去炎夏,我一定要学会这书中的秘术!”,她喃喃自语,“光羽,加油……”

    韩芳听到她说话,睁开眼睛,吃力的坐了起来。

    伊和光羽听到动静,转过来,“你醒了?”

    韩芳很不好意思,“嗯,您在这守了我一天?”

    伊和光羽来到她身边坐下,“我说过,我会守着你。”

    韩芳点头,“嗯!”

    伊和光羽冲她一笑,刚要说话,耳边突然传来了式神的声音。

    式神禀报,有一个身上带有金光的年轻女孩来到了医院外面,看样子好像来历不一般。

    伊和光羽心里动了一下。

    身上带着金光的女孩子?那是有神通的人吧?

    这个时候来这里,肯定不是巧合。

    她略一沉思,站起来,对韩芳说,“我去外面买点东西,一会回来。”

    “好”,韩芳说。

    伊和光羽转身走到门口,开门出去了。

    韩芳重新躺下,盖上被子,准备再休息一会。

    这时,吴悠悠显出了身形。

    韩芳无意间看到了他,吓得赶紧坐了起来,“你……”“不用怕,我不是坏人”,吴悠悠说,“你是于孝正的老婆,韩芳小姐吧?”

    韩芳惊恐的看着他,不住地往后缩,拉紧了被子,“你……你是谁?”

    吴悠悠很平静,“我叫吴悠悠。”

    “吴悠悠?”,韩芳一怔,“你……你就是吴悠悠?”

    吴悠悠点了点头。

    韩芳眼圈红了,哽咽着问道,“你真的是吴悠悠?”

    “你很恨我,是吧?”,吴悠悠问,“恨我不管你们家的事,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于家灭门而无动于衷,对么?”

    “我没资格恨你……”,韩芳噙着泪,“你不肯帮我们,我们也不能强求……但你既然不管,那你现在还来找我干什么?我丈夫死了,我公公死了,我婆婆他们也都死了,你还来干什么?”

    她泪如泉涌,伤心的哭了。

    吴悠悠点点头,站起来,“好吧,那我不说了。”

    他转身往外走。

    “等等!……”,韩芳强忍住激动地情绪,含着泪问他,“你来找我干什么?”

    吴悠悠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她,“来救你。”

    “救我?”,韩芳皱眉。

    吴悠悠点了点头。

    韩芳犹豫了一下,坐正身体,擦擦眼泪,“您……您坐下说吧……”

    “谢谢。”

    吴悠悠来到她面前,拉过椅子坐下,平静的看着她,“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听着就好,听完之后,不要告诉任何人,只照着做就行,明白么?”

    韩芳噙着泪,点了点头。

    “你们于家的祖先是一位道士,当年他把一位清正之臣炼成了鬼财神,埋进了于家的祖坟,靠着这鬼财神,你们于家才世代兴旺,发达了五百六十多年”,吴悠悠看着他,“这五百六十年来,你们的每一代家主在每一年的正月十三都要关上门,和那位鬼财神下一局棋,赢了那鬼财神就继续为于家敛财,输了,于家就会家破人亡。”

    韩芳一怔,“鬼财神,您是说……”

    “听我说”,吴悠悠看着她。

    韩芳擦擦眼泪,点了点头,“嗯!”

    “鬼财神的棋局,是你们家祖先为他设的局,是个圈套,是帮于家控制他的”,吴悠悠说,“这位鬼财神是个清官,是个很正的人,他当年因为被人陷害,受廷杖而死,死后原本是可以投生到富贵人家的。你们于家的老祖因为一己之私,把他炼成了鬼财神,从那时起到现在,困了他整整五百六十年。所以于家的这个秘密,不出事就没事,一出事,就是灭门。这是你们于家欠鬼财神的债,你们必须得还,这个没得商量。”

    韩芳惭愧的低下了头。

    “抬起头,看着我”,吴悠悠吩咐。

    韩芳抬起头,强忍着泪水,看着吴悠悠,点了点头。

    “于家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吴悠悠看着她,“鬼财神不会放过你,即使他清醒过来,他也不会放过你,因为只有杀了你,他才能真正的从于家的诅咒中解脱。于家其他人我不救,但你,我得救,因为你是个好人,我不能让你也死于非命。”

    “谢谢小少爷……”,韩芳爬起来,想给他磕头。

    吴悠悠拦住她,“坐好了,听我说。”

    韩芳跪在床上,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我女朋友把那个女阴阳师引走了,你现在马上给赵大爷打电话,把西山王道长的电话要过来”,吴悠悠说,“等到九点,记住,是九点,你就给王道长打电话,对他说,你决定了,给于家老祖宗修一座财神庙,请王道长帮忙选址,设计,督建,并为老祖宗的神像开光。你要拿出你最诚恳的态度来说这句话,千万容不得一丝犹豫,一丝迟疑,打完之后,你就不会有事了。”

    韩芳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吴悠悠站起来,“记住,这个事只能你自己知道,跟谁都不能说,尤其是那个女阴阳师,决不能让她知道。”

    “我明白!”,韩芳说。

    吴悠悠看看表,“我女朋友会拖住那个女阴阳师,帮你争取时间,你抓紧打电话吧。”

    “好!”,韩芳匆忙的从床边摸出手机,赶紧给老赵打电话。

    吴悠悠转身走出病房,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