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6 残局
    于尚书也看到了曹宝。

    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绕过王宝,走向了曹宝。

    曹宝明显有些紧张,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了。

    于尚书来到他面前,打量他一番,冷冷一笑,“曹道长,好久不见呐……”

    曹宝很平静,不慌不忙的一抱拳,“于尚书。”

    于尚书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坐下,放下棋盘,将两盒棋子摆好,抬头看看曹宝,“你我当年那局棋,可还记得?”

    曹宝点头,“记得。”

    他在于尚书对面坐下,拿起棋子,在棋盘上摆了起来。

    于尚书也跟着摆起了棋子。

    很快,当年的残局在纯金棋盘上重新摆好了。

    曹宝看看于尚书,“这一次,我们赌什么?”

    于尚书面无表情,“赌生死。”

    “生死?哈哈哈……”,曹宝笑了,“你我都已是阴人,是死后的孤魂了,哪里还有死?”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死为希,希死为夷,夷死为微,微死无形”,于尚书淡淡的说,“是者孤魂野鬼,亦有生死……”

    曹宝不笑了。

    于尚书伸出满是白骨的右手,拿起一枚棋子,看了看棋盘,思索了起来。

    “别看了”,曹宝说,“当年你已经输了,这棋盘上的形势,已经无法改变,救不得了。”

    “此既是残局,亦是新局”,于尚书看他一眼,嘴角一笑,“不过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行涅槃,入地狱,转生死,而后重入轮回而已。生即是死,死即是生,怎么就说救不得了呢?”

    曹宝冷冷一笑,讥讽道,“好,贫道倒要看看,你怎么救。”

    于尚书同样冷冷一笑,看了看棋盘,落下了棋子。

    这一落不要紧,棋盘上的形势瞬间崩溃,他把自己的十几枚棋子,全部送给了曹宝。

    曹宝笑了,笑的很不屑,讥讽道,“这就是你的高招?”

    于尚书点了点头。

    “哈哈哈……”,曹宝纵声狂笑,一指棋盘,“这还用下么?”

    于尚书很淡定,“用。”

    “用?”,曹宝冷笑,“你看看这棋盘上,你大势已去,已经输了,让我如何落子?”

    “你随便怎么落。”

    “胜负已分,我无需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于尚书嘴角一笑,眼中透出了摄人的红光,缓缓道,“你若不落,我便灭了你,让你魂飞魄散……”

    曹宝心里一冷,“你……”

    “当年你是有法术的道士,而我是个将死之人”,于尚书盯着他,“但如今,你不过是个孤魂野鬼,而我,是鬼财神,是厉鬼……要是打起来,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你打不过我,你就得跟我下棋,在这残局上,重新下一局……”

    曹宝阴沉着脸,看了看棋盘。

    “我知道,你喜欢赌”,于尚书讥讽道,“那我就和你赌,若你赢了,你可以继续藏在我于家的阴宅内,我绝不为难你;若你输了,那我就把你撕碎,让你永不超生。”

    曹宝看他一眼,冷冷一笑,“若我赢了,你要做我的奴仆,为我效力!”

    于尚书皱眉,“你已经死了,我为你效什么力?”

    “我是死了,但我现在又活了”,曹宝看看陈太极的肉身,自信的一笑,说道,“我以生葬之法,将自己活埋,同时以密咒保住了元神,五百多年来,藏在肉身内,吸收地气,滋养阴元,已经修成了煞体。只要我在这个年轻人的肉身中待上三十六个时辰,我就能借体重生,重新活过来。你如果输了,那你就是我的奴仆,你要保护我,直到我活过来,然后,你就像以前给你的子孙们效力一样,给我效力!”

    于尚书没说话。

    “你若答应我,我就跟你下这盘棋”,曹宝看着他,“若你不答应的话,那你尽管撕碎了我好了。反正我魂飞魄散,你想翻盘赢我,也不可能了……”

    他的语气中,明显有些威胁的成分。

    不远处的王宝看着这俩老鬼,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

    他在担心陈太极。

    但是转念一想,吴悠悠既然这么安排,肯定是心里有数的。

    想到这些,他这才踏实些了。

    不过,两个老鬼面对面的坐着,谁也不搭理他这个废了的道士,这场景多少有些尴尬……

    王宝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闭上眼睛,干脆闭目打坐了。

    于尚书沉默了好一会,最终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他看着曹宝,“你若赢了,我做你奴仆。”

    曹宝得意的笑了,“好!”

    他拿起一枚棋子,看了看,落到了棋盘上。

    两个老鬼不再说话,稳稳的开始下棋了。

    吴悠悠站在他俩旁边,默默的看了一会,转身走出了墓园。

    看两个老鬼下棋没意思,墓园内的阴气实在太重,不如出来透透气。

    唐宁见他回来了,开门下车,迎了上来,“怎么样了?”

    吴悠悠一指皮卡车,意思上车说。

    唐宁点了点头。

    俩人回到车上,关上了车门。

    “于尚书和曹宝正在下棋”,吴悠悠说,“这俩老鬼都是棋道高手,一样的炉火纯青,且得下一会才能分胜负,我先出来了。”

    “曹宝?”,唐宁一愣。

    “他就埋在这墓园内”,吴悠悠解释,“我让陈太极把他召出来了。”

    “然后,让他们下棋?”,唐宁不太明白。

    “他们这局棋,必须得下”,吴悠悠解释道,“只有赢了曹宝,于尚书的心才能打开,他才能真正苏醒过来。等他醒过来,自然就不会为难王道长了。”

    唐宁明白了。

    吴悠悠看看表,拿出手机,“我打个电话。”

    “嗯”,唐宁点头。

    吴悠悠想了想,收起手机,“算了,我还是直接去吧。”

    “去哪?”,唐宁问。

    吴悠悠看她一眼,拉住她的手,“你跟我一起去,到了那,你就知道了。”

    唐宁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