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4 旁门左道
    于家祖坟离得并不远。

    来到这里之后,陈太极把车停在了墓园外,开门下车,背起了师父。

    吴悠悠和唐宁也下了车。

    此时明月当空,映照着墓园内的百余座大理石坟墓,肃穆而宁静,整个墓园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雾气,气氛格外的足……

    吴悠悠看了看那雾气,转过来对唐宁说,“里面阴气很重,你是女孩子,就别进去了。”

    唐宁点了点头。

    吴悠悠转过来看看王宝师徒,“走吧。”

    “好”,王宝说。

    陈太极背着王宝走在前面,吴悠悠跟在他们后面,走进了墓园。

    唐宁转身回车上去等着了。

    来到高大的于家祖坟前,三个人停下了脚步。

    王宝师徒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吴悠悠,等着他接下来的吩咐。

    吴悠悠示意陈太极放下王宝,指着于家祖坟对陈太极说道,“于尚书就在这坟内的棺材里,前天晚上,他去了西山精舍,与你师父约定了一场棋局。我一会把它喊出来,你们就在这坟前,下这局棋吧。”

    “下棋?”,陈太极一怔,“我不会下棋呀!”

    他看向了王宝。

    王宝面露难色,跟着说道,“是啊小少爷,太极他不会下棋,我……我也不会……”

    “我知道你们不会”,吴悠悠说,“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你们赢。”

    师徒俩一愣,“怎么赢?”

    “于尚书是怎么死的,你们知道么?”,吴悠悠问。

    “我只知道他是个鬼财神”,王宝说,“至于他是怎么死的,我还真不清楚……”

    “他本是明朝的一位清正大臣”,吴悠悠说,“后来被人陷害,受了廷杖之刑而死,并在死后,被人练养成了鬼财神。”

    王宝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于家人本来并不是姓于,而是姓曹”,吴悠悠接着说道,“他们的祖先叫曹宝,是个道人,五百六十年前,就是他用邪术将于尚书炼成了鬼财神,并封住了于尚书的眼,耳,鼻,口,心。现在于家灭门,于尚书的眼,耳,鼻,口全都恢复过来了,但心还没有恢复。所以,他才把于家人当成了自己的儿孙,这才找您来报仇的……”

    王宝点点头,“也就是说,除非把他的心打开,不然的话,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吴悠悠点头,“于尚书是清正之臣,为奸人所害,变成了鬼财神,我不能打散他,也不能超度他,只有把他的心打开,让他回忆起这一切,才能化解你们之间的误会。”

    “那要怎么打开?”,王宝问。

    “用你们这局棋”,吴悠悠说。

    “用棋?”,王宝看看陈太极,不解的问,“赢了他,就能把他的心打开?”

    吴悠悠摇头,“赢了他,你们就活不了了。”

    “那是输给他?”,陈太极忍不住问。

    吴悠悠继续摇头,“输给他,你们更活不了。”

    “输了会死,赢了也会死……”,王宝茫然,“那该怎么办?”

    吴悠悠看看他俩,“让曹宝跟他下。”

    王宝皱眉,“曹宝?”

    吴悠悠点头,“曹宝当年用半局棋坑了于尚书,让他一念生执,变成了厉鬼。所以只有把曹宝召出来,让他和于尚书下完这局棋,才能把于尚书的心打开。”

    王宝明白了,“让他赢了曹宝,他的心就打开了?”

    “对”,吴悠悠说。

    “那他要是输了呢?”,陈太极问。

    吴悠悠看他一眼,“那你们就没命了……”

    陈太极愕然,转头看向了师父。

    王宝沉思片刻,问,“他和曹宝,谁比较厉害?”

    “棋逢对手,不分伯仲”,吴悠悠顿了顿,“不过,我们只要稍加干涉,那就不一样了……”“怎么干涉?”,王宝问。

    吴悠悠看他一眼,“这个您就别问了,总之,我会让于尚书赢就是了。”

    王宝明白了,点点头,“好。”

    陈太极有些犹豫,“可是……这样做的话,是不是不太公平?”

    “你小孩子懂什么?”,王宝说道,“当年曹宝用棋局算计于尚书,把他变成厉鬼,炼成了鬼财神,对于尚书来说,公不公平?小少爷这么做,恰是为于尚书讨回这个公道,懂么?”

    陈太极脸一红,“懂了……”

    王宝冲他一使眼色,让他跟吴悠悠道歉。

    陈太极转过来,红着脸冲吴悠悠抱拳,“小少爷,对不起,我不该说这种话……”

    吴悠悠微微一笑,“没什么。”

    陈太极尴尬不已,低下头,不敢再乱插嘴了。

    王宝想到个事,问吴悠悠,“小少爷,曹宝已经死了几百年了,恐怕早已经轮回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他早就不在冥界了,咱们就是想召他,也召不上来啊……”

    吴悠悠摇头,“他没有轮回,也没去冥界。”

    王宝一愣,“啊?这怎么可能?”

    “炼养鬼财神的人,死后难入轮回”,吴悠悠说,“这个事,您不知道?”

    王宝一怔,老脸一红,惭愧的摇了摇头。

    他确实不知道,不但他不知道,就连他师父陈道爷,也不知道。

    吴悠悠笑了笑,“您的师门修炼大道丹功,玄门正法,这些旁门左道之术,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王宝红着脸抱拳,“贫道受教了。”

    陈太极也跟着抱拳,“弟子也受教了。”

    吴悠悠也一抱拳,“言重了。”

    王宝深吸一口气,清清嗓子,问道,“那……曹宝现在在哪?”

    吴悠悠转身看了看那百余座坟墓,走到离祖坟不远的一座坟前,一指那坟,“在这里。”

    王宝师徒俩一愣,快步走过来,惊问,“在这里?!”

    吴悠悠点头,“这座坟的位置,是祖坟的儿子,曹宝让子孙把自己葬在这里,于尚书就是于家真正的老祖宗。”

    他看看师徒俩,“这样一来,于尚书纵然失控,只要曹宝不出来,他也醒不过来了……”

    王宝看了看那坟,长长的出了口气,“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