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0 台前幕后
    唐宁不解,“你笑什么?”

    “我们吴家的规矩,你很清楚嘛”,吴悠悠逗她,“提前做了功课了?”

    唐宁脸一红,“这是前段时间,何局告诉我的……”

    吴悠悠笑了笑,拉起她的手,“走,回去喝茶,慢慢跟你说。”

    唐宁点头,“嗯。”

    俩人回到客厅坐下,端起茶碗,各自喝了几口茶。

    喝完之后,吴悠悠放下茶碗,拉开了话匣子,“我太爷爷吴念生,江湖人称梅花圣手,一辈子为人断卦,从来就没错过。据我爷爷说,那时候老爷子给人算卦,有时候一卦千金,有时候又分文不取,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唐宁问。

    “因为卦是缘分,不是商品”,吴悠悠看着她,“既是缘分,讲究的就是个随心,随心才能随缘。太爷爷一生,只收该收的钱,那些没必要的,或者不该收的,则是分文不取。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吴家在江湖上如今的地位……”

    唐宁想了想,问道,“那吴峥少爷当年,为什么不这么做?”

    “我爸爸不一样”,吴悠悠说,“太爷爷用的是卦,我爸爸用的则是风水。卦可以随心,风水不行。吴家的传统,是一代风水一代卦,我爸爸是我太爷爷的衣钵传人,太爷爷用卦,广结仁义,到了我爸爸这代,就用风水,为子孙积累资财……”

    他顿了顿,自嘲道,“我爸确实赚了钱了,不过跟我也没关系。我妈妈说,爸爸赚的几十亿,一半给我妹,一半等我将来生了孩子,给孩子,反正没我的份……”

    唐宁点了点头。

    吴悠悠看看她,冲她一笑,“没我的份,但有你的,你将来可以用那些钱……”

    唐宁一怔,“我?”

    “对啊,你给我生了孩子,钱就是孩子的了”,吴悠悠一本正经的说,“到时候母以子贵,你儿子女儿拿到钱,你就可以……”

    “停停停!”,唐宁尴尬无比,赶紧按住他的嘴巴,“别说这个了,接着刚才的说……”

    吴悠悠握住她的手,问她,“怎么?唐局害羞了?”

    唐宁脸很红,“你别闹了好不好,说正事……”

    吴悠悠笑了,点点头,“好。”

    他清清嗓子,继续给她讲,“我爸爸用风水,所以他决不能自降身价,不然的话,影响会很不好。我和他不一样,按照一代风水一代卦的传统,到了我这辈,应该是以卦为主了。当然了,这个卦指的不是单纯的卦,还包括术……”

    唐宁听的很认真,“嗯。”

    “像于尚书这个事,根本用不上风水,用术就能解决”,吴悠悠解释道。

    “这个事,我可以为于家办,也可以为王道长办”,吴悠悠解释道,“如果是为了赚钱,那我完全可以选择于家,那样我要一个亿,他们也得给我。可那样一来,于家是安全了,对于尚书,王道长和梁嫣的父母以及未婚夫来说,这公平么?”

    唐宁摇头,“不公平。”

    “对”,吴悠悠点头,“所以我没帮于家。”

    唐宁想了想,“也就是说,你只要站在道义这一边,那祈福少一些也就没有影响了?”

    “不是”,吴悠悠说,“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道义不道义的,是人心定义的,不是天地定义的,所以不管是作恶还是行善,只要动风水,影响就一定会有,不会因为你做好事,影响就会变少,你做坏事,影响就消失。比如王道长,他下镇魇,是为了给梁嫣讨还公道,不能说他有错。但是镇魇这个东西,不反噬就没事,一旦反噬,管你什么好人坏人,照旧整的你生不如死。”

    唐宁心一紧,“那你怎么还……”

    “我是看那两位老人家太可怜”,吴悠悠说,“他们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优秀的孩子,却被人以这种方式害死了。那一千五百万,是梁嫣用命换来的,这钱谁也不能动,必须留给他们养老。所以,我不能要那个钱……”

    “可是你怎么办?”,唐宁心疼看着他。

    “我好办”,吴悠悠说,“这个事,可以用风水,也可以用术。这点祈福,用风水肯定不够,但用术还是可以的。”

    “用风水和用术,有什么区别么?”,唐宁问。

    “用风水的话,就是直接用阵法,烧掉于家祖坟内的于尚书尸体,然后把他引出来,超度了他”,吴悠悠说,“用术的话,就比较复杂些,简单来说就是,我不能在台前,只能在幕后……”

    “不能在台前,只能在幕后……”,唐宁看着他,“这样就可以了?”

    “嗯”,吴悠悠点头。

    唐宁看了他一会,凑过来,抱住了他的腰。

    吴悠悠轻轻一笑,安慰她,“放心,不会有事的……”

    唐宁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不许骗我……”吴悠悠点头,“好。”

    唐宁依偎在他怀里,抱紧了他,“我和你一起去。”

    吴悠悠继续点头,“嗯。”他低下头,在她鼻尖上轻轻吻了一下。

    唐宁身子仿佛过了一阵电流。

    她凝视着吴悠悠,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吴悠悠同样紧张。

    他小心翼翼的向她的唇靠近,心跳的特别快……

    唐宁闭上了眼睛。

    两个年轻人的唇几乎要碰上的时候,吴悠悠的手机不识趣的响了起来。

    吴悠悠停下了。

    唐宁睁开了眼睛。

    两人静静的看着彼此,谁也没说话。

    时间停滞了几秒钟。

    电话消停了。

    吴悠悠咽了口唾沫,不再迟疑,宛如一个勇士,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唐宁的心几乎跳了出来。

    她微微喘息着,慢慢的把眼睛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