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5 灵狐夜哭
    这是朱志茂的病房。

    血脚印从门口来到病床前,于尚书显出了身形。

    他俯下身,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朱志茂,慢慢爬上病床,踩到了朱志茂的胸骨上。

    咔!咔!咔!

    骨裂的声音细微但清晰。

    鲜血从朱志茂口鼻中涌出,很快积满了呼吸面罩,顺着鼻间的缝隙涌了出来,染红了枕头和被子。

    于尚书的鼻子,嘴巴,眉毛慢慢的清晰了。

    但眼睛,依然是模糊了。

    他踩死朱志茂之后,缓缓的下了床,转身出了病房,继续向下一间病房走去。

    此时,得到消息的医生已经赶过来了。

    当他们看到于敬廉病房内的惨像之后,都惊呆了,寂静的楼道内一时乱成了一锅粥。

    于尚书没理会他们。

    他不慌不忙的来到了于心之的病房内,一跃而起,宛如泰山压顶,狠狠的踩到了于心之的胸骨上。

    咔的一声脆响!

    于心之口鼻喷血,睁大了眼睛,接着头一歪,气绝身亡。

    于尚书的眼睛清晰了。

    他仿佛大梦初醒一般,茫然的看着四周,接着低下头,看向了脚下的于心之。

    看了一会之后,他眼神中闪过一丝凶狠,冷冷一笑,跳下病床,走向门口,几步之后,消失不见了。

    医生开门冲进来,见于心之也死了,腿一软,靠到了门上。

    跟过来的护士们一看,都吓得捂住了嘴,茫然的看向了医生。

    医生哆嗦着摸出手机,拨通了院长的电话,颤声报告,“院长,于心之也死了……”

    打完电话后,他腿一软,滑坐到地上,说不出话来了。

    ……

    此时的于尚书,已经离开医院,来到了西山附近的的一处墓园内。

    这是于家的墓园。

    他的尸体,就埋在于家的祖坟内。

    于尚书来到自己的坟前,冷冷的看了一会墓碑,绕过自己的坟,来到了坟后的一座石雕前。

    这是一座大理石镇墓兽,整个墓园一共雕刻了四座,两座在祖坟旁边,另外两座,守在了墓园的门口。

    于尚书来到镇墓兽前,仔细看了一会,伸出手,摸向了镇墓兽的眼睛。

    镇墓兽上顿时出现了一股血雾,呼的一声,将他和镇墓兽同时笼罩住了。

    于尚书猛然后退,退出了血雾。

    血雾随即消失了。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镇墓兽,良久之后,转身走出墓园,化作黑气,飞走了。

    ……

    西山精舍内,正在打坐的王宝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转头一看,只见于尚书和他同榻而坐,罗汉床的小桌上,摆上了一幅纯金的棋盘,还有两盒纯金棋子。

    他心头一凛,顿时明白了,下意识的掐起了指诀。

    于尚书并不在乎,他闭着眼睛,仿佛在闭目养神,又仿佛在等王宝开口。

    王宝见状,犹豫了一下,收起了指诀,淡淡的问了句,“来下棋?”

    于尚书睁开眼睛,转过来看着王宝,一言不发。

    “贫道不擅棋道”,王宝说道,“先生若要下棋,恕贫道不能奉陪。”

    于尚书笑了。

    他转过来,盘腿坐好,看着王宝,缓缓问道,“道长于我坟后下镇物,害我子孙,所为何故?”

    王宝不看他,“先生错了,贫道没有害过先生的子孙。”

    “镇物乃我亲眼所见”,于尚书冷冷的盯着他,“循着那镇物的味道,我找来了这里。道长既然敢做,为何不敢承认?”

    “若是贫道做的,贫道自然会认”,王宝很平静,“但不是贫道做的,贫道断不会承认。”

    “你用镇魇破我于家风水,迷我心智,害我儿孙”,于尚书冷笑,“我来问你,我与你可有仇?我子孙于你,可有仇?”

    “先生与贫道无仇”,王宝说,“先生的子孙,也与贫道无仇。”

    “既如此,你为何害我子孙?!”,于尚书问。

    王宝依然不看他,玩味的一笑,还是那句话,“贫道并未害过先生的子孙。”

    “铁证如山!就在眼前!”,于尚书怒问,“你为何还要狡辩?!”

    “先生姓于,于家人也姓于”,王宝转头看着他,“但,先生之于,并非于家之于,他们,不是先生的子孙。”

    于尚书拍案,“一派胡言!”

    王宝并不生气,坦然的看着他,说道,“于家人的祖先并非先生,先生被他们的祖先封了口眼鼻耳心,困在坟内,目不能视,口不能言,鼻不能嗅,耳不闻声,且心智为迷局所迷,不得清明。若不是贫道,你岂能坐在这里?贫道杀的不是你的子孙,贫道也没有对不起你,你可明白了?”

    于尚书咯咯的笑了。

    那声音,仿佛是鬼狐夜哭。

    寂静的夜里,这声音穿过了墙,瞬间传遍了整个西山精舍。

    前院内,有人听到了声音,迅速起床,向丹房走来。

    王宝听到了脚步声,一皱眉,再次掐起了指诀。

    “贫道不会跟你下棋!”,他盯着于尚书,“走!”

    于尚书不笑了,看了看棋盘,不慌不忙的说道,“一局棋,定生死,道长下也得下,不下,也得下……”

    “放肆!”,王宝一声怒喝,猛地指向了于尚书的眉心。

    一道凌厉的真气自他指尖发出,瞬间刺穿了于尚书的头。

    于尚书身子一颤,身边猛地出现了一层血雾。

    王宝大惊失色,他知道这血雾是自己的镇魇,再想收指诀已经晚了,血雾沿着那真气,瞬间反噬过来,冲进了他的身体。

    王宝眼前一黑,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于尚书发出一声怪叫,伸手掐住了王宝的脖子,接着一声惊呼,赶紧松开了手。

    王宝趴在棋盘上,又吐了口血,吃力的喘息了起来。

    于尚书的右手,已经被变成了白骨。

    他愤怒的看着王宝,“你……你……”

    王宝无力的看着他,惨淡的一笑,从脖颈间拉出了一块白色八卦玉佩。

    这是师父陈道爷羽化前留给他的玉符,此时,这玉佩已经出现了裂纹,不能再用了。

    于尚书看了他一会,冷冷一笑,伸手拿了棋子,准备下棋。

    这时,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很近了。

    王宝很着急,他拦住于尚书,“今天不下棋,三天后,贫道等你,那时再下这一局!”

    于尚书皱眉,“嗯?”

    “你若应贫道,贫道就与你下棋”,王宝咬牙切齿的说,“你若不应,贫道就与你同归于尽!”

    他从脖子上拽下了八卦玉佩,冷冷的盯着于尚书。

    于尚书看了一眼玉佩,默默的站了起来,转身走向门口。

    刚到门口,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道长,您没事吧?刚才是什么声音?”

    王宝大惊,刚想说话。

    于尚书打开了门。

    外面的年轻人一愣,“你……”

    于尚书伸手冲他一抓,年轻人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七窍流血,不省人事了。

    “你不要害人!”,王宝愤怒的喊道,“此事与他无关!”

    于尚书转过来,“三天后,我来找你,不要失约,否则……”他冷冷一笑,转身走出丹房,化作黑气,消失不见了。

    王宝看了看地上的年轻人,长长的叹了口气,苦涩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