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4 灵尚书
    南岛这边,唐宁走进浴室,脱了浴袍,准备洗澡。

    这时,杨小敏的电话打过来了。

    她穿上浴袍,拿起手机,“喂?”

    “唐局,于孝正死了”,杨小敏报告。

    “死了?”,唐宁一皱眉,“怎么回事?”

    “我按您的命令,一直暗中跟着他”,杨小敏说,“他们刚才去了杜家,出来后准备去机场,但就在刚才,他的车突然失控,冲进了一座加油站,爆炸了。”

    “有没有其他人伤亡?”,唐宁赶紧问。

    “于孝正的车上还有他母亲胡晓芬和奶奶宋之华,三个人全死了”,杨小敏说,“除此之外,事故并没有造成无辜伤亡。”

    唐宁轻轻叹了口气,“知道了。”

    “那我还要不要继续跟进这件事?”,杨小敏问。

    “不用了”,唐宁说,“你继续休假吧。”

    “是!”

    唐宁收起手机,想了想,转身走出浴室,脱了浴袍,穿好衣服,然后走出房间,敲响了隔壁吴悠悠的房门。

    吴悠悠已经快睡着了。

    听到敲门声,他起身下床,穿上浴袍,来到门口打开了门。

    “怎么了?”,他问。

    “于孝正死了”,唐宁说。

    吴悠悠哦了一声,“进来说吧。”

    唐宁点了点头。

    俩人来到客厅坐下,吴悠悠问她,“你让人监视他了?”

    “我不放心,所以交待工作的时候,叮嘱了杨小敏一句,让她盯着于孝正,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唐宁说,“刚才她打电话来,说于孝正出了车祸,连同他母亲胡晓芬,奶奶宋之华,三个人都被炸死了。”

    吴悠悠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点点头,“嗯……”

    “你怎么这么平静?”,唐宁不解,“我的话你没听明白么?他们死了!三个人都死了!”

    “这没什么稀奇的”,吴悠悠看她一眼,“于家这次是灭门之祸,这三个人,本来也活不到明天的。”

    唐宁明白了。

    “于尚书开始复仇了”,她看着吴悠悠,“他会杀于家满门?”

    “傍晚那会,于守初已经死了”,吴悠悠说,“现在于孝正也死了,接下来,他会去医院找于心之,于敬廉,还有那个朱志茂,这三个人,都活不到天亮。”

    唐宁站起来,“我们得阻止他!”

    “为什么阻止他?”,吴悠悠问。

    “他在杀人!”,唐宁有些激动,“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灭于家满门!我们得做点什么!”

    “你先坐下”,吴悠悠说。

    唐宁平静了一下情绪,重新坐下了。

    “这件事,我们不能管”,吴悠悠说,“这是于家人欠下的债,愿赌服输,他们必须还。”

    “我明白……”,唐宁叹气,“可是……”

    “没有可是”,吴悠悠看着她,“这是他们的报应。”

    “是报应,可如果我们看着他杀人,却不做点什么,那我们是不是太冷血了?”,唐宁问。

    吴悠悠往沙发上一靠,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唐宁认真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于尚书是个清官,如果当初不是被曹宝算计,他早就轮回几次了”,吴悠悠坐起来,看着唐宁,“我们看着他杀人,不做什么,你觉得冷血,那我们杀了于尚书,保住于家人,你觉得对于尚书来说,公平么?”

    “是不公平,可是……”

    “他们利用九局残谱,算计了于尚书五百六十年。养鬼财神,本就是损阴德的事,容易断子绝孙。于家利用阵法和邪术,靠着每年一次的棋局,发达了五百六十年了,他们亏么?他们利用于尚书敛财的时候,不觉得自己过分,那现在遇上灭门之祸,他们就可怜了么?”

    吴悠悠语气很平缓,但话语却很锋利,听的唐宁心头一颤。

    她沉默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

    吴悠悠冲她一笑,凑过来,握住她的手,“好了,别想这些了,早点睡吧。”

    唐宁看他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站起来,转身走向门口。

    吴悠悠起身送她。

    来到门口,唐宁停下脚步,转过来问道,“那这个事,就只能这么收场了?”

    “不”,吴悠悠摇头,“这才刚刚开始。”

    唐宁心里一动,“你还是会管?”

    “我会管”,吴悠悠说,“但不是为了于家人。”

    唐宁明白了。

    她凑过来,抱了吴悠悠一下,转身走了。

    吴悠悠关上门,打了个哈欠,转身走进卧室,爬上床,继续睡觉了。

    ……

    子夜时分,上京,东桥医院ICU病房。

    空旷的楼道内寂静无声。

    护士站内,两个值班的小护士正在看电影打发时间。

    身穿官服的于尚书赤脚走了进来,他的身形忽明忽暗,走路悄无声息,留下了一串血脚印。

    在经过护士站的时候,两个小护士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其中一个小姑娘摘下耳机,起身拿过外套披上了。

    另一个小姑娘只是缩了缩肩膀,继续看电影。

    于尚书脚步不停,走到一间病房前,穿门而过,走了进去。

    于敬廉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利用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于尚书来到病床前,一跃而起,轻飘飘的落到了于敬廉的胸口上。

    伴着阵阵骨裂的声音,于敬廉口鼻中涌出了鲜血。

    于尚书盯着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原本模糊不清的脸,逐渐显出了五官的轮廓。

    很快,于敬廉断气了。

    于尚书轻轻跳下病床,走向门口。

    外面的护士站内,监控系统发出了警报。

    两个小姑娘听到警报声,赶紧收起手机,跑过来,开门冲进了病房。

    此时的于敬廉,已经惨不忍睹了。

    两个小姑娘吓得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

    她们惊恐不已,互相看了一眼,转身冲出病房,去报告医生了。

    于尚书从门口走出来,不慌不忙走出房间,来到另外一间病房门口,穿过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