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1 买命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们是求他”,邹文说,“但如果他不让我们活,那就大家都不要活了。”

      “你能动的了他们?!”,邹武激动的问。

      “我动不了他们,可我能动他妈妈”,邹文说,“上京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如果吴悠悠不帮我们,那就别怪我们了。”

      “大哥!”,邹武大怒,“你会害了咱们全家的!”

      “我是为了救咱们全家!”,邹文怒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问你,今天早上,你那个二房去西京华府干什么了?!”

      “我……”,邹武无言以对。

      邹文冷冷一笑,“你背着我和爸爸,自己去花钱买命,我说什么了么?吴悠悠能收你的钱,就不能收我的钱?!他要是这么不识抬举,那索性大家就都不要活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收这个场?”

      邹武懊恼不已,“你!……哎……”

      他一声长叹,转身看向外面,不看邹文了。

      邹文盯着他看了一会,问道,“邹武,你还是不是我弟弟?我还能不能信任你?”

      邹武气呼呼的,没理他。

      “回答我!”,邹文抓过他衣领,怒吼道,“你还是不是我弟弟?!我还能不能信任你?!”

      邹武一把拨开他,冷冷一笑,“正因为你是我大哥!我才不能让你作死!”

      “我这不是作死!我是为了救全家!”,邹文怒道,“昨晚我们差点死在龙源郡,你忘了吗?这次不一样了!十五年前,那女鬼只是缠着爸爸和二叔,这一次,她是要灭邹家满门了!你懂吗?”

      “小少爷会救我们的!”

      “他会救我们,也会把我们送进监狱!你明白吗?”

      邹武沉默了。

      邹文抓住他的衣领,盯着他,“唐宁是天武集团的董事长,她有背景!有背景你懂吗?地宫里的事他们可以知道,但我们不能说,说了就等于认罪了,认罪了,我们就是死路一条!你懂吗?”

      邹武当然懂。

      他纠结不已,长长的叹了口气。

      邹文松开他,抱住他肩膀,认真的看着他,“邹武!跟我一起去!咱们跪下求他!咱们给他磕头!只要不说地宫里的事,让我做什么都行!你相信我,我了解他们这些风水师,只要我们有态度,只要钱足够,他会答应的!至于地宫里的事,他知道也会装糊涂的,你相信我!”

      邹武看他一眼,苦涩一笑,“哥,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我当然知道!”,邹文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唯一的了!”

      邹武沉默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我跟你去。”

      邹文松了口气,拍拍他胳膊,“好!好!这就对了!”

      “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动唐思佳”,邹武说,“你要是胡来,邹家可就真的要被灭门了!”

      “你放心”,邹文说,“我跟唐思佳无冤无仇,这么做不过是为了给吴悠悠个台阶下而已。”

      “台阶?”,邹武冷笑,“拿人家妈妈当台阶?”

      “总得给他一个破坏规矩的理由,不是么?”,邹文玩味的一笑,“他不是什么都知道么?这些话不用我们说,他自然就明白了!你瞧着,咱们去那之后,他或许会做做姿态,但这钱,他一定会收下!”

      “你这么自信?”

      “当然!”

      邹武看了他一会,点点头,“好,我跟你去。”

      邹文拍拍他胳膊,“走!”

      他转身开门,走向门口。

      邹武冷冷一笑,跟上了他。

      兄弟俩下楼走出别墅,来到外面,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

      保镖们纷纷上车。

      邹文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跟着。

      保镖们愣了一下,只好关上了车门。

      邹文调转方向,驶出邹家庄园,向西京华府驶去。

      ……

      此时的吴悠悠和唐宁,已经收拾停当,来到了餐厅。

      他们衣服已经洗好,换好了,现在可以踏实的出来吃早餐了。

      外面的雨下的特别大,打的窗户啪啪作响,再加上怒号的狂风,听的人心惊肉跳。

      俩人拿着盘子,选了一些自己喜欢吃的食物,来到角落里坐下。唐宁放下盘子后,又去盛了两碗粥,端了过来。

      吴悠悠起身接过来,俩人一齐坐下,开始吃早饭。

      唐宁看了看窗外的雨,担心的对吴悠悠说,“这样下几天,估计整个西京都得内涝了……”

      吴悠悠看了眼一雨,夹起油条,咬了一口,不慌不忙的吃了起来。

      “真要让这雨下几天?”,唐宁小声问。

      吴悠悠冲她一笑,“不然呢?”

      “可如果车库真的内涝了,怎么进地宫啊?”,唐宁问。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安排”,吴悠悠说,“先吃东西,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唐宁点头,“好。”

      吴悠悠很快把油条和炒饭吃完了。

      唐宁放下筷子,“我再去给你拿点……”

      吴悠悠摆了摆手,端过粥,“我喝粥就行了,你快吃吧。”

      唐宁没听他的,起身拿起盘子,去给他拿吃的去了。

      吴悠悠看着她性感的背影,幸福的一笑,转头看着外面的雨,陷入了沉思。

      不一会,唐宁回来了。

      她把炒饭放到他面前,“趁热吃,刚出锅的。”

      吴悠悠回过神来,“哦,好……”

      他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唐宁看看他,“你想什么呢?”

      “他们来了”,吴悠悠说。

      “他们?谁呀?”,唐宁纳闷。

      “邹文和邹武”,吴悠悠说,“他们正在来的路上。”

      “他们来干什么?”,唐宁问。

      “来送钱”,吴悠悠说,“邹文带了五千万,用来买邹家人的命,他不想让我们知道地宫的事,或者说,起码装作不知道。”

      唐宁想了想,问他,“那这钱,能收么?”

      吴悠悠看了看外面的雨,“雨很大,风也很大,路上不好走啊……”

      唐宁看了看外面的风雨,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吴悠悠淡淡一笑,“吃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