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0 你想玩火?
    宋之华赶紧点头,“好,谢谢老姐姐,谢谢老姐姐……”胡晓芬和于孝正也赶紧道谢。

    “谢谢张阿姨!”

    “谢谢张奶奶!”

    张宁看他们一眼,“你们也别跪着了,起来吧。”

    母子俩点点头,这才站了起来。

    张宁扶着宋之华坐下,想了想,对她说,“这个电话我可以打,不过这话我得说在前头。悠悠是我孙子不假,但他现在已经自立门户了,办事的事,别说我,就是他亲奶奶,也不能干涉。所以,我只能说试试,但如果孩子为难,我也不能勉强他,这点,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理解……”,宋之华流着泪说,“只要老姐姐肯开金口,小少爷肯定会答应的……”

    她先给张宁架起来了。

    这要是吴悠悠不答应,张宁的面子反而不好看了。

    但张宁何许人也,她能怕这个?

    她拉住宋之华的手,不动声色的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做奶奶的,哪有不心疼孙子的?我先问问情况,看看孩子到底是不愿意管,还是不方便管,先问清楚再说。”

    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宋之华瞬间没脾气了。

    她只好点头,“好,老姐姐,你先打电话。”

    宋之华拿出手机,看了宋之华一眼,拨通了吴悠悠的电话。

    此时的吴悠悠和唐宁,已经到了南岛了。

    俩人走进Kingway酒店,正准备办入住,张宁的电话恰巧这时候打过来了。

    吴悠悠看了看,没接,也没挂,略一沉思,把手机交给了唐宁,“你来接。”

    唐宁一愣,“我?”

    “这是我张宁奶奶”,吴悠悠小声说,“她是我爸爸的干妈,从小就疼我,现在于家人把老太太架起来了,逼着她给我打电话,她不打不合适。我不接,是对奶奶不尊重,但我要接了,这事就得管,不然就是不给奶奶面子。所以我不能接,你来接。”

    “那我说什么呀?”,唐宁小声问。

    “你就说,我在洗澡。”

    “洗澡?”

    吴悠悠点头。

    唐宁看了他一眼,清清嗓子,接通了电话,“喂?”

    张宁一愣,“你是……”

    “奶奶您好,我叫唐宁”,唐宁说,“我是悠悠的朋友……”

    “哦……你好”,张宁说,“悠悠呢?”

    “他在洗澡。”

    “洗澡?”,张宁一愣,“你们在哪?”

    “我们在南岛,Kingway酒店”,唐宁说。

    张宁明白了,会心一笑,“哦,好,那行……你们先忙,我一会再打……”

    唐宁脸一红,“好的奶奶。”

    她挂了电话,把手机交给了吴悠悠。

    吴悠悠一笑,收起手机,拉着她的手,转身去前台了。

    ……

    张宁这边放下手机,看看宋之华,“悠悠去南岛了……”

    “南岛……”,于孝正一愣。

    宋之华也是一愣,问张宁,“他去南岛干什么?”

    “接电话的是个姑娘”,张宁说,“你说去干嘛了?”

    “难道他就是为了去度假,所以才不救我们?”,宋之华问。

    “别这么早下定论”,张宁说,“孩子正在忙,我等一会再给他打,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宋之华无奈,只好点了点头。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张宁拿起手机,再次拨通了吴悠悠的电话。

    这一次,响了很久也没人接。

    张宁想了想,把电话挂了。

    “怎么样?”,宋之华赶紧问。

    “没人接”,张宁放下手机,“估计俩孩子正忙,等会吧。”

    “正忙?”,宋之华皱眉,“他们忙什么?”

    “你说忙什么?”,张宁看着她。

    宋之华无语了。

    孤男寡女,独处酒店,刚才在洗澡,洗完澡,还能忙什么?

    她叹了口气,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等着了。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十一点多了。

    张宁估摸着俩人该完事了,第三次拨通了电话。

    这次,唐宁接了,“喂?”

    “姑娘啊,悠悠现在能接电话了么?”,张宁问。

    唐宁看了看对面的吴悠悠,迟疑了一下,“他……他睡着了……”

    “睡着了?”,张宁一愣,“刚才你没和他说?”

    “我说了”,唐宁说,“不过他说太晚了,明天给您回电话。”

    张宁一听就明白了。

    孩子这是不想管,但又不能伤自己的面子,所以才让姑娘这么说的。

    她清清嗓子,淡淡一笑,“好吧,其实奶奶也没别的事,就是想他了。既然他睡着了,那就别打扰他了。明天等他醒了你告诉他,等你们回来之后,来奶奶这吃饭。”

    “好,我明天告诉他”,唐宁说。

    “早点休息吧。”

    “奶奶晚安。”

    “晚安。”

    张宁挂了电话,看看宋之华,“今晚没法和他说了,我让姑娘转告他了,让他们回来后来我这里,我当面和他说。”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宋之华问。

    “这个我没问”,张宁说,“应该很快吧。”

    宋之华继续演戏,抹着眼泪道,“老姐姐,等他回来,心之和敬廉还能有命么?你就不能让他起来接电话?”

    “孩子很累,已经睡着了”,张宁说,“我做奶奶的,难道不心疼孙子?再说了,他现在在南岛,你就是让他赶回来,最快也得明天了,让孩子先睡个好觉吧。”

    宋之华反应过来了。

    她戏也不演了,脸一沉,“老姐姐,你这是什么话?他睡个好觉,那我们家怎么办?咱们几十年的交情了,你就真的见死不救吗?”

    张宁不悦,“你这是什么话?我是没打电话么?”

    宋之华冷冷一笑,站起来,“你们祖孙俩拿我们当傻子么?一唱一和的,说到底,不就是不想救我们么?行!你们就这样,我把话撂这,若是我们不好了,你们也别想好!咱们走着瞧!”

    她看看胡晓芬和于孝正,“咱们走,去武当山!不就是个厉鬼么?我就不信了,除了那小子,就没人治得他了?!笑话!”

    胡晓芬和于孝正站起来,跟在她身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剩下张宁被晾在了客厅。

    杜凌下楼来到她身边坐下,“于家人都是伪君子,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张宁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幸亏悠悠没接我电话,不然呐,我就真的没脸了……”

    她叹了口气,拍了拍女儿的手,站起来,转身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