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帮我办件事
    从龙源郡出来,邹文直接回庄园了。

    邹武则来到了老城区,他在这里有个外宅,他要在这里泡澡,顺便考虑一件大事。

    来到这里之后,他让保镖把车开走了,自己上楼,按下了门铃。

    很快,一个年轻女人打开了门。

    “武哥,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女人吃惊的问。

    “水放好了么?”,邹武强撑着问。

    “放好了!”,女人赶紧说,“快进来吧。”

    邹武进屋,女人关上门,扶着他向浴室走去。

    女人叫侯燕,今年才二十五岁,已经跟了邹武三年了,去年刚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但因为邹武的岳父是西京地下世界的大佬,他不敢得罪老丈人,所以才没把这个事公开。侯燕得到了这处房产,邹武还另给了她两千多万,她也就安心的带着儿子过,不想争什么名分了。

    十五年前邹家出事的时候,陈道爷到西京后第一件事就是吩咐邹家有名分的女眷,全部离开了西京。所以这一次邹华出事,邹文和邹武一早就把各自的老婆还有邹伟的女朋友送走了。侯燕因为没有名分,所以没被列入遣散名单,这才没有离开。

    现在,这里就是邹武的家了。

    侯燕把他搀进浴室,帮他脱了衣服,搀着他躺进了浴缸。

    水很烫。

    邹武烫的直咬牙,头上很快涌出了汗水。

    侯燕拿了毛巾,细心的给他擦汗。

    慢慢的,邹武觉得没那么难受了,他靠在浴缸沿上,闭上了眼睛。

    侯燕细心的给他垫了块浴巾,然后继续用毛巾给他擦汗。

    “去给我倒杯水……”,邹武吩咐。

    “好!”

    侯燕放下毛巾,起身走去外面,倒了一杯温水,端了过来。

    邹武接过水,咕咚咕咚,几口喝了下去,长出一口气,这才有点精神了。

    他把杯子交给了侯燕。

    侯燕接过来,问他,“还喝么?”

    邹武摆了摆手。

    侯燕放心了,她把杯子放到一边,拿起毛巾,继续给他擦汗。

    邹武心里很热,眼睛跟着一热,眼泪流出来了。

    侯燕一愣,“武哥,你怎么哭了?”

    邹武没说话,从她手里拿过毛巾,擦了擦眼泪,长长的叹了口气。

    “武哥……”,侯燕很心疼,“到底出什么事了?”

    “燕子,这几年跟着武哥,委屈你了……”,邹武闭上眼睛,叹息道,“你是个好姑娘,真是委屈你了……”

    “武哥你别这么说”,侯燕拉住他手,关切看着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邹武沉默不语。

    “武哥!”,侯燕很着急,“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呀!”邹武深吸一口气,打定了主意,他睁开眼睛,吃力的坐起来,看着侯燕,“燕子,天亮后,你帮我去办件事。”

    侯燕一怔,“什么事?”

    邹武拉住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这件事很重要,如果办不好,我可能会死,我死到没什么,我担心咱们的儿子也会受到牵连。所以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办好!”

    侯燕茫然的看着他,“武哥,到底……到底出什么事了?”

    邹武惨淡的一笑,“我们邹家,要完了……”

    侯燕愣住了。

    “邹家……”,她咽了口唾沫,“邹家到底怎么了?”

    “你别问这么多,知道的多了,也没好处”,邹武看着她,“你现在的账户上,还有多少钱?”

    “你给我的两千万,我没动,都还在!”,侯燕说,“够么?”

    邹武放心了。

    “这些钱我先用一下”,他说,“等事情过去了,你放心,我一定加倍补偿你。”

    “你别说这种话”,侯燕说,“这些钱本来就是你的,我既然跟了你,就是你的人。我们母子用不了这么多钱,够生活的就行了,这些钱你要用都拿去,如果不够,我明天就去把房子抵押了!”

    邹武心里一阵愧疚。

    他搂过侯燕,满眼的歉意的看着她,感慨道,“老话说,娶妻要娶贤,当初我只是看你长得漂亮,还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贤惠的女人。你放心,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就和那个母老虎离婚,我要让你和儿子,光明正大的进邹家的门!”

    侯燕眼中闪出了泪花,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武哥,这种话不要再说了,你只说让我怎么做吧。”

    邹武激动的抱紧了她。

    “燕子……”

    侯燕轻轻推开他,擦了擦眼角的泪,认真的看着他,“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邹武看了她一会,一指自己的手机。

    侯燕转身拿了手机,递给他。

    邹武找到一个电话,拨了过去,“老秦,我邹武,帮我查两个人。”

    “好的武哥,您说”,电话那头的人说。

    “一个叫吴悠悠,一个叫唐宁,上京来的”,邹武说,“你查查他们住哪个酒店,哪个房间,然后告诉我。”

    “好的武哥!要抓人么?”,那人问。

    “抓什么人?”,邹武皱眉,“查到酒店和房间就行,这两位是我的贵客,不许惊扰他们,知道吗?”

    “明白了!您等我等电话。”

    邹武放下手机,看看侯燕,“等查到了,我跟你说。”

    侯燕点了点头。

    不一会,那人打过来了。

    邹武赶紧接听,“怎么样?”

    “武哥,查到了,吴悠悠和唐宁,上京人,今年都是十九岁”,那人说,“他们住在西京华府,房间号是1707。”

    邹武松了口气,“知道了,谢谢你。”

    “武哥您客气了,有什么需要,您随时电话”,那人说。

    “好!”

    邹武挂了电话,看看侯燕,“燕子,看你的了……”

    侯燕大概明白了,她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嗯!”

    邹武扔了手机,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欣慰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