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8 你不该听到
    :

      伊和光羽这一觉睡的很沉。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母亲伊和绫坐在自己身边,轻轻吟唱着她从未听过的歌谣,眼中满是哀伤……

      醒来后,天已经大亮了。

      她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耳边似乎还有歌声在回荡。

      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了。

      她觉得很诧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隔壁的方向,起身下床,走出了卧室。

      来到母亲的卧室,伊和绫没在床上。

      她不由得一愣,赶紧转身出来,往楼下一看,这才松了口气。

      伊和绫端坐在沙发上,大敞着衣襟,默默的看着窗外,正在沉思。

      伊和光羽快步下楼,来到母亲身边跪下,拉上她的衣襟,关切的看着她,“妈妈,您没睡?”

      伊和绫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了女儿一眼,把她搂进了怀里。

      “妈妈……”,伊和光羽很担心,默默的抱紧了伊和绫。

      “她回来了,她不许我死,她要报复我……”,伊和绫看着窗外,喃喃自语,“她要报复我,她要报复我啊……”

      “她到底是谁?”,伊和光羽激动地问。

      伊和绫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不能说,我不能说啊……”“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为什么不能说?”,伊和光羽很着急,“妈妈,请您告诉我吧!”

      伊和绫沉默了一会,问她,“你请来的那个人,他在哪里?”

      “我把他和他女朋友安顿在希尔酒店”,伊和光羽说,“您要见他么?”

      伊和绫点了点头。

      “好!”,伊和光羽坐起来,“我这就联系他!”

      “要快”,伊和绫淡淡的说,“再过一会,她就不让我说话了。”

      “是!”

      伊和光羽拿出手机,定了定神,拨通了希尔酒店的电话。

      ……

      希尔酒店这边。

      吴悠悠一早就起来了,正在浴室洗澡。

      客厅内,电话响了。

      唐宁走过来,拿起电话,“喂?”

      “客人您好”,前台女服务员恭敬的说道,“有一位伊和光羽小姐想要和吴悠悠先生通电话,请问吴悠悠先生认识她么?”

      酒店要保护客人的隐私,所以有外面的电话进来之前,都会先询问一下客人。

      唐宁看了看浴室方向,说道,“伊和小姐是我们的朋友,不过吴悠悠先生现在不太方便,麻烦你告诉伊和小姐,让她十分钟后再打过来吧。”

      “好的。”

      唐宁放下电话,来到浴室门口,“悠悠,伊和光羽要和你通电话,我让前台转告她了,让她十分钟后打过来。”

      “好”,吴悠悠说。

      唐宁回到客厅坐下,拿起自己的手机,继续处理工作邮件了。

      几分钟后,吴悠悠从浴室出来了。

      他穿着浴袍来到唐宁身边坐下,一边擦头发,一边看她写邮件。

      唐宁看了他一眼。

      他头发湿漉漉的,身上带着一股沐浴后的清香,阳光而帅气,特别的迷人……

      吴悠悠见她看自己,知趣的移开了目光,“机密是吧?我不看了……”

      唐宁笑了,凑过来,亲了他一下,继续写邮件。

      吴悠悠被她欺负了,很不甘心。

      他放下毛巾,拿过她手机放到一边,把她搂进怀里,热吻了起来。

      唐宁搂住了她的脖子。

      两人一阵缠绵。

      正热吻着,旁边的电话响了。

      唐宁停下来,小声说,“接电话……”

      吴悠悠又亲吻了一会,这才松开她,满意的抹了抹嘴角,转身拿起了电话,“喂?”

      “我妈妈想见您”,伊和光羽说,“您方便么?”

      “方便”,吴悠悠说。

      伊和光羽松了口气,“那我们这就去酒店。”

      “好。”

      吴悠悠说完,把电话挂了。

      唐宁问,“她说的什么?”

      “她妈妈要见我”,吴悠悠说,“我让她们过来了,一会,你给我当翻译。”

      “好!”,唐宁点头。

      吴悠悠站起来,“我饿了,先去吃早饭。”

      唐宁也站了起来,“嗯!”俩人亲了一下,吴悠悠转身走向卧室,准备去穿衣服。

      唐宁突然反应过来,“伊和光羽也来,为什么不让她翻译?”吴悠悠脚步不停,平静的一笑,“一会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唐宁哦了一声,点点头,重新坐下,拿起手机,继续写邮件了。

      ……

      伊和家到希尔酒店,开车只需要十几分钟。

      伊和绫并没有急着出发,而是先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色和服,之后,她把伊和光羽喊过来,让女儿为自己梳头。

      伊和光羽梳的很仔细,将母亲的头发梳的干净利落,一丝不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女儿,伊和绫轻轻一笑,问女儿,“光羽,你看我们像不像姐妹?”

      伊和光羽看了一眼镜子,点了点头,“我长得像妈妈,从小就像。”

      伊和绫笑了。

      她轻轻握住女儿的手,“妈妈很爱你……”伊和光羽的眼睛湿润了。

      她强忍着泪水,继续给母亲梳头。

      伊和绫笑了笑,接着问道,“那个叫吴悠悠的男孩,懂日语么?”

      “他不懂”,伊和光羽噙着泪说,“他女朋友懂。”

      伊和绫点点头。

      “好,一会到了酒店,我自己去见他们。”

      伊和光羽一愣,“妈妈,您……”

      “有些话,你不该听到”,伊和绫深吸一口气,“听妈妈的话,不要跟我上去,在下面等着我吧。”

      “您要和他说什么?怨灵的事?”,伊和光羽看着镜子里的母亲,有些激动的问,“那怨灵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不能听到?妈妈,请您告诉我!”

      伊和绫闭上眼睛,“不该你知道的,你就不要知道,梳头吧。”

      “可是妈妈……”

      “梳头吧!”

      伊和绫不耐烦了。

      伊和光羽话到嘴边,最终又咽了回去。

      她不敢不听母亲的话。

      她沉默片刻,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梳子,继续梳头了。

      伊和绫眼角闪出了泪光。

      她苦涩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