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6 她回来了
    :

      从伊和家出来,伊和光羽将吴悠悠和唐宁送到了京都区最豪华的希尔酒店,给他们开了一间豪华套房。

      安顿下来之后,伊和光羽把他们送上了电梯,这才回去了。

      吴悠悠没急着回房间,而是带着唐宁来到了酒店的餐厅,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了。

      他们还没吃晚饭。

      服务员走过来,微笑着打招呼,递上了菜单。

      吴悠悠不懂日语,看了看菜单,吩咐唐宁,“你来点。”

      唐宁点头,“好。”

      她仔细翻了翻菜单,点了几样吴悠悠爱吃的菜,把菜单还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微微一笑,用生硬的汉语说了句,“好的,请稍等。”

      她抱着菜单,转身走了。

      唐宁看了看女孩的背影,转过来问吴悠悠,“那个怨灵到底是什么来路?”

      “现在不能说”,吴悠悠说。

      唐宁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这个事,容易解决么?”

      吴悠悠看她一眼,摇了摇头。

      “怎么说?”,唐宁看着他。

      “如果是普通的怨灵,超度了也就解决了”,吴悠悠说,“但遇上无法超度的怨灵,事情就比较麻烦。”“比如于尚书?”,唐宁问。

      吴悠悠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伊和绫身上这个,比于尚书还要难缠,她也是伊和家的人,生前也是阴阳师,而且是非常强大的阴阳师。她和伊和绫之间的故事,太复杂,所以这个事,没那么容易解决的。”

      “你刚才不是说不能说么”,唐宁纳闷,“怎么现在……”

      吴悠悠淡淡一笑,“我只是说个大概而已,这个没事,关于详细的,明天晚上你会知道的。”

      唐宁明白了。

      她不由得有些惋惜,“要不是伊和光羽没忍住,可能今晚就知道了。她是想保护妈妈,可这样一来,伊和绫反倒要多受一天折磨了。”

      “她这么做,能理解”,吴悠悠说,“她本身就是阴阳师,心高气傲,这样的人,不会轻易信任一个风水师。她不会像普通人一样,无条件的信任我,想让她按我说的做,就必须打掉她的傲气,让她彻底服气,心服口服。”

      唐宁皱眉,“打掉她的傲气?”

      “对”,吴悠悠点头,“就比如马珊珊,她开始对我也是不信任,但她见识到神行符之后,就彻底没脾气了。伊和光羽比马珊珊要厉害的多,所以她这么做,一点也不稀奇。”

      “所以那会你不急着救人,你是在等,等她求你?”,唐宁问。

      “我是要让她自己试试,想清楚,认清自己”,吴悠悠说,“如果她自己能解决,那何必找我?既然找了我,又不能完全信任我,那找我来干什么?她觉得自己行,那就让她试试看,看看现在的怨灵她还能不能制服。”

      唐宁一笑,“你生气了?”

      “这不是生气”,吴悠悠纠正,“这是让她清醒。”

      唐宁表示赞同。

      “是啊,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她感慨,“如果她在这个问题上不清醒,到了后面,一定会耽误大事。”

      “明天晚上,怨灵还会出来”,吴悠悠说,“这次如果再被她打断,伊和绫就活不了了。与其那样,不如让她先受点教训,省的明晚继续冲动。”

      唐宁点了点头,“你做的对。”

      吴悠悠看看表,对她说,“时间还早,吃完饭,咱俩出去玩会吧。”

      “你想去哪?”,唐宁问。

      “先去看场电影”,吴悠悠说,“夜深了之后,去看戏。”

      “看戏?”,唐宁不太明白,“什么戏?”

      吴悠悠一笑,“别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唐宁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女服务生走过来,送来了餐前开胃的小菜,微笑着说了句,“请慢用。”

      吴悠悠笑了笑,拿起筷子,看看唐宁,“来,吃东西吧。”

      ……

      此时的伊和光羽,已经回到了别墅。

      她抱起浑身是血的伊和绫,上楼来到卧室,放到床上,去浴室拿了热毛巾回来,给母亲擦拭身上的血迹。

      伊和绫雪白的身子上,一个赫然的血十字触目惊心,右小腹部位,长刀刺了一个很深的伤口,依然还在流血。

      伊和光羽小心翼翼擦完血迹,抱起伊和绫,脱下了她的衣服,将她赤条条的放到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

      伊和绫轻轻出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伊和光羽一看,赶紧凑过来,“妈妈,您醒了?”

      伊和绫看了看女儿,坐起来,掀开被子,低头看自己的身上。

      雪白的肌肤上,血十字开始慢慢愈合了。

      伤口的血也止住了。

      伊和绫怔怔的抬起头,问女儿,“她没杀我?”

      “刚才的情况很凶险”,伊和光羽有些惭愧,“不过……那都是我造成的……”

      伊和绫皱眉,“你造成的?”

      “傍晚时分,吴悠悠来了”,伊和光羽说,“他对我说,怨灵并不想杀您,是我每次都惊动了她,所以她才那样的。”

      伊和绫一把抓住女儿的手,焦急的问,“他有没有说,她是谁?!”

      伊和光羽摇了摇头。

      伊和绫松了口气。

      她松开伊和光羽,摸了摸自己小腹的伤口,一声长叹,“希望不是她吧……”

      伊和光羽心里一动,“您知道她是谁?”

      伊和绫看她一眼,沉默了。

      “妈妈,您知道她是谁?是么?”,伊和光羽很激动,“请告诉我!请您告诉我!”

      “我不知道她是谁……”,伊和绫仰起头,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有些事,过得太久,已经遗忘了……希望这怨灵,不是她吧……”

      “她在您身上划了血十字,应该是刻密符!”,伊和光羽激动的说,“她要把您做祭品,献祭泰山府君!”

      伊和绫一惊,“泰山府君?!你确定?!”伊和光羽认真的点了点头。

      伊和绫仿佛瞬间苍老了很多,她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口,苦涩的笑了。

      “是她回来了……”

      “她到底是谁?!”,伊和光羽急切的问。

      伊和绫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苦涩的一笑,慢慢躺下,转过身去,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