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4 等她出来
    :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周六这天,吴悠悠带着唐宁回到家里,和妈妈唐思佳一起吃了个午饭。

      傍晚时分,他们离开唐家大宅,回到了宿舍。

      停好车之后,俩人开门下车,吴悠悠拉住唐宁的手,身形一闪,来到了樱花国伊和光羽家的别墅外。

      这是一栋豪华别墅,坐落在豪华的海湾区,周围环境极好,非常的安静。

      俩人来到门前,按下了门铃。

      听到门铃声,伊和光羽赶紧起身,快步来到门口,打开了门。

      见到唐宁,她愣了一下。

      “这是我女朋友唐宁”,吴悠悠介绍。

      伊和光羽点点头,主动伸出手,“唐小姐你好。”

      唐宁握住她的手,“你好。”

      “麻烦二位了”,伊和光羽闪身一让,“请进来吧。”

      俩人走进了别墅。

      伊和光羽把他们请到客厅坐下,桌上已经泡好了一壶茶,她亲自给他们倒上了茶水。

      “请用茶。”

      “谢谢。”

      吴悠悠喝了口茶,问她,“你母亲呢?”

      唐宁一听,放下杯子,看向伊和光羽。

      “她在楼上”,伊和光羽说,“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发呆,我和她说话也不回应。”

      她看看唐宁,“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不急,等她出来。”

      “等谁?”,伊和光羽问,“妈妈?还是怨灵?”

      “怨灵”,吴悠悠说。

      伊和光羽想了想,问他,“我们要怎么做?”

      “让她出来”,吴悠悠说,“这一次,不管她做什么,都不要拦着她。”

      伊和光羽一皱眉,“她会杀了我妈妈!”

      “不会”,吴悠悠摇头。

      “不!”,伊和光羽有些激动,“我不能拿妈妈的生命冒险!”

      “我不会拿你妈妈的生命开玩笑”,吴悠悠说,“如果你相信我,就按我说的做。”

      伊和光羽很纠结,“这……我……”

      “这怨灵和你妈妈的关系,非同一般”,吴悠悠看着她,“以往她每次出来,都是有事情要做,但因为你拦着,所以她才会愤怒。这一次,你听我的,等她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在旁边看着,不管她做什么都不要阻拦,更不要惊动她。等她做完要做的事,藏回神识之后,就知道该怎么救你妈妈了。”

      伊和光羽看了一眼楼上,很是为难。

      “伊和小姐,他办事向来有分寸”,唐宁说,“既然他说你妈妈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你相信他吧,好么?”

      伊和光羽看了看唐宁,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转过来问吴悠悠,“那我们要不要躲出去?”

      “不用”,吴悠悠说,“只要藏起来就好。”

      伊和光羽四下看了看,问他,“藏到哪里?”

      “一会我拉住你俩的手,怨灵就看不到我们了”,吴悠悠说,“如果她说话,你就翻译给我听。”

      “她不会听到么?”,伊和光羽皱眉。

      “不会”,吴悠悠说,“只要我们的手不松开,她就看不到我们的身影,也听不到我们对话。”

      伊和光羽明白了,“好!”

      这时,楼上有动静了。

      三个人同时站了起来。

      吴悠悠看了一眼楼上,拉住了两个女孩的手。

      唐宁很淡定。

      伊和光羽不免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吴悠悠拉着两个女孩子身形一闪,来到了楼上,几乎同时,披头散发,身穿白色和服的伊和绫提着一把长刀,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伊和光羽吃惊的看着吴悠悠,一时没回过神来。

      吴悠悠看着伊和绫,淡淡的说了句,“别看我,看她……”

      伊和光羽自觉失态,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伊和绫在门口站了一会,慢慢抬起了头。

      她的眼睛翻了过去,全部变成了眼白,脸色白的像纸,嘴唇青黑,双耳中淌出了血,一滴滴的落到了白色和服上。

      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即使这种状态下,她也依然很美。

      吴悠悠和唐宁不约而同的看了看伊和光羽。

      这母女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太像了。

      伊和光羽见俩人看自己,不明白他们什么意思。

      吴悠悠看了一会,点了点头,“真像。”

      伊和光羽一愣,这才明白了。

      吴悠悠笑了笑,继续看向伊和绫。

      伊和光羽有些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跟着看向了母亲。

      伊和绫仿佛一尊雕塑,慢慢仰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的说了一句日语。

      吴悠悠看看伊和光羽。

      “好冷啊……”,伊和光羽翻译道。

      “冷?”,唐宁不解,看了看吴悠悠。

      伊和绫转身向他们走来。

      她走到很慢,步伐很轻,很稳。

      吴悠悠拉着两个女孩侧身让开一条路。

      伊和绫并没有察觉到他们,平静的走过去,转身下楼了。

      三个人身形一闪,来到了客厅内。

      伊和绫走下楼梯,来到客厅中央,半跪到地上,伸手摸向了地板。

      “她在找什么?”,伊和光羽忍不住问。

      吴悠悠没说话。

      伊和光羽自觉无趣,不再问了。

      伊和绫摸了一会之后,眉头一皱,激动的自言自语起来。

      “她说的什么?”,吴悠悠问。

      伊和光羽很纳闷,“她在找棉被……”

      “那里原来有棉被么?”,唐宁小声问。

      “没有啊”,伊和光羽说。

      吴悠悠看了看伊和绫,身形一闪,来到楼上,领着两个女孩走进了伊和光羽的卧室。

      来到床前,他吩咐唐宁,“拿棉被。”

      “好!”,唐宁单手抄起棉被,夹在了腋下。

      三个人身形一闪,再次回到了客厅内。

      唐宁把棉被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伊和绫身边。

      伊和绫已经很激动了。

      她一边摸索,一边激动的自言自语,“我的棉被……我的棉被呢……”

      很快,她摸到了棉被,瞬间安静下来了。

      “棉被……”,她笑了,眼中却流出了血。

      她放下刀,慢慢的展开棉被,静静的跪下,抬起头,长长的出了口气。

      吴悠悠领着两个女孩来到她面前,看她要做什么。

      伊和绫伸手摸到长刀,放到了身边,接着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和服的衣襟,嗤拉一声,撕开了和服,露出了雪白的身体。

      吴悠悠愣住了。

      两个女孩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