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3 你跟我去
    :

      伊和光羽松了口气,“谢谢您!”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双手捧着,恭敬的递到吴悠悠面前,“这是五百万祈福,请您收下吧。”

      吴悠悠看了看,接了过来,放进口袋里,拿着书站起来,“你先回去,守着你妈妈,周六晚上,我去你家。”

      伊和光羽站起来,“您不和我一起回去?”

      “这几天你妈妈不会发作,我这会去了也没用”,吴悠悠说,“你放心,周六晚上,我会准时到的。”

      伊和光羽明白了,“好!”

      吴悠悠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冲她一笑,“周六见。”

      伊和光羽点了点头。

      吴悠悠没再说别的,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伊和光羽目送他离开,重新坐下,释然的笑了。

      ……

      从咖啡厅出来,吴悠悠来到了停车场。

      唐宁见他来了,开门下车,迎了过来,“怎么样?”

      吴悠悠把信封交给她,“回去说吧。”

      唐宁点头,“好。”

      俩人来到越野车前,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驶出了上京大学。

      回到家里,俩人泡了壶茶,聊起了这个事。

      吴悠悠把那本书递给唐宁,“你看看这个。”

      唐宁接过来看了看,问他,“这是秘籍?”

      “是我们吴家的秘籍”,吴悠悠说,“上面记载的,都是吴家的秘术。”

      “伊和光羽给你的?”,唐宁问。

      “确切的说,是我们老祖奶奶给她,让她交给我的”,吴悠悠说。

      唐宁一怔,“老祖奶奶?”

      “对”,吴悠悠点头,“她叫伊和初雪,是我们家老祖慕容云英的妻子。我们吴家出自慕容家,所以伊和初雪是我们的老祖奶奶。她已经修成了地仙,如今依然在人间,这本书就是她交给伊和光羽的。”

      唐宁点点头,“明白了……”

      “这不仅仅是一本书”,吴悠悠看着那书,“这更是一个信物。”

      “信物?”,唐宁不解。

      “伊和家族是阴阳师世家,伊和光羽的妈妈伊和绫又是阴阳藏,也就是伊和家最强的阴阳师,相当于伊和家的家主了。她出了事,是不可能找外人来救她的,按照伊和家的规矩,这件事,必须由伊和家的人来解决才行”,吴悠悠说,“老祖奶奶虽然是慕容家的女人,可她出身伊和家族,是当年伊和家族的阴阳藏。她把这书交给伊和光羽,让她来找我,这里面的用意,不言自明。”

      “老祖奶奶也是伊和家的女儿,而且是曾经的家主”,唐宁看着他,“她送这本书的意思,是让你出面管伊和家的事。这样一来,就不算破坏伊和家的规矩了吧?”

      吴悠悠点点头,“她知道伊和光羽没有那个天赋,学不会吴家的秘术,所以故意让她学,而且让她来找我学。伊和光羽学了两个月,发现自己根本学不会,知难而退的同时,也放下了自己的身段,这才来找我了。”

      唐宁心里一动,“你是说,老祖奶奶让她学吴家的秘术了?”

      “对”,吴悠悠点头。

      唐宁看了他一会,拿起那本书,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吴悠悠问。

      “吴家的秘术,不传外姓”,唐宁看看他,“老祖奶奶的意思,是要撮合你们,如果你们两个走到一起,那对伊和家来说,你就不是外人了……”

      吴悠悠玩味的一笑,“你干嘛说破呢?”

      唐宁心情有点复杂,默默的放下了那本书。

      吴悠悠拉住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我爸爸说过,我的婚事,谁也不能干涉。我喜欢的是你,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

      唐宁眼睛一热,“可是老祖奶奶……”

      吴悠悠安慰她,“我妈妈都管不了,老祖奶奶又能怎么样?伊和光羽也明白这层意思,她自己都知难而退了,你还担心什么?”

      唐宁眼中噙着泪花,轻轻一笑,“我没担心……”

      “那你眼睛里这是什么?”,吴悠悠逗她,“金豆豆么?”

      唐宁被他逗笑了。

      吴悠悠把她搂进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两人深情拥吻。

      吻了一会,唐宁轻轻推开他,擦擦眼角的泪水,清清嗓子,“先说正事吧……”

      吴悠悠淡淡一笑,“好。”

      唐宁转身拿起茶壶,给他倒上茶,接着问他,“伊和光羽的妈妈,到底怎么了?”

      “有一个怨灵藏进了她的神识,得机会就想杀她”,吴悠悠说,“老祖奶奶暂时把这怨灵压制住了,但是却无法把她逼出来。所以,她就让伊和光羽找我来了。”

      唐宁纳闷,“老祖奶奶是地仙之体,她都对付不了?”

      吴悠悠摇头,“神仙也不是万能的,那怨灵来历不一般,她已经在伊和绫的神识里扎根了,如果老祖奶奶来硬的,伊和绫也会跟着魂飞魄散。老祖奶奶纵然力量强大,对此也是无计可施。”

      “那该怎么做?”,唐宁问。

      “这几天伊和绫不会有事”,吴悠悠说,“周六晚上,怨灵会再次发作,到时候咱们去樱花国,见机行事。”

      “我也去?”

      “这件事比较特殊,我自己办不方便。你跟我去,这样比较好。”

      唐宁明白了,点点头,“好。”

      “这两天你把单位的事安排一下”,吴悠悠拉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等办完事,咱们先不回来,去小樽住几天……”

      唐宁被他说的粉腮通红,迟疑了一下,“这样好么?”

      吴悠悠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认真的看着她,“我觉得好!特别好!”

      唐宁轻轻一笑,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