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2 我也认真的
    镇魂玉是碎了。

    但残刀也刺进了他的胸膛,深及刀柄。

    马珊珊盯着他,喘着粗气,冷冷一笑。

    她最终还是没听吴悠悠的话,把尸蛊灵和温玉山,一齐刺穿了。

    温玉山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她,“你……你……”

    马珊珊猛地抽出了残刀,接着反手一刀。

    唰的一声。

    温玉山的头应声而落,滚到了远处。

    死尸倒下,血流成河。

    马珊珊扔掉残刀,轻轻出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天上,噗通一声跪下了。

    “爸爸!奶奶!爷爷!……”,她含着热泪,“珊珊给你们报仇了!珊珊给你们报仇了!”

    她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院子里充满了血腥味。

    吴悠悠走进了院子。

    马珊珊低头啜泣,身子不住地颤抖着,没有回头。

    吴悠悠看了看地上的死尸,来到她身后,“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马珊珊流着泪,释然的一笑,起身转过来,“我忍不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

    马珊珊擦了擦脸上的血,接着擦了擦眼泪,深深地吸了口气。

    “你废了我吧”,她噙着泪,坚定的看着吴悠悠,“这样就不用担心我会害人了。”

    吴悠悠摇头。

    “你要让我自己动手么?”,马珊珊激动地问。

    “你会害人么?”,吴悠悠问。

    马珊珊默默的低下了头,“……我不知道……”

    吴悠悠淡淡一笑,拉住她的手,“走吧。”

    “去哪?”,马珊珊问。

    “你这一身血,怎么回学校?”,吴悠悠说,“去京海酒店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回去吧。”

    她一愣,“回学校?”

    “你明天还得上课”,吴悠悠看着她,“不回去,你学业不要了?”

    她怔怔的看着吴悠悠,“可是我……”

    “这里我会找人来处理”,吴悠悠说,“你的仇报了,这件事,了了。”

    马珊珊眼含着热泪,“我……我……”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吴悠悠看了一眼地上的温玉山,领着马珊珊,转身走出院子,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

    再次回到京海酒店,他们换了个房间。

    吴悠悠让马珊珊去洗澡,自己来到客厅坐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何丹的电话,“何阿姨,有个事,得麻烦您。”

    “悠悠啊,别说麻烦,你说吧,什么事?”,何丹问。

    “西郊那边有个巫师,作恶多端,害了我朋友一家人”,吴悠悠说,“刚才他被自己练养的邪灵反噬,把自己杀了。我把地址发给您,您帮着处理一下,不然天亮后惊动巡捕,我朋友就说不清楚了。”

    何丹明白了,“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来处理。”

    “谢谢何阿姨。”

    何丹一笑,“别这么客气,发过来吧。”

    “好”,吴悠悠挂了电话,用信息把地址发给了何丹。

    何丹回复了一个字,“好。”

    吴悠悠随即又拨通了吴小鱼的电话,“小鱼,你去马珊珊的寝室,拿一身她的衣服,送到京海酒店来。”

    “拿衣服?”,吴小鱼愣了一下,“什么情况?”

    “她在洗澡,之前的衣服不能穿了”,吴悠悠说,“赶紧送来,见面说。”

    “好”,吴小鱼说。

    吴悠悠收起手机,起身看了一眼浴室方向,身形一闪,来到了京海酒店门外。

    不一会,吴小鱼也来了。

    她提着袋子走过来,把衣服交给吴悠悠,抬头看了看楼上,小声问他,“哥,你俩来开房了?”

    “不是开房,是她在上面洗澡”,吴悠悠说。

    “你俩什么情况?”,吴小鱼皱眉。

    吴悠悠看看她,“想哪去了你,我和她能有什么情况?”

    吴小鱼松了口气,“那就好……”

    吴悠悠叮嘱她,“你记住,马珊珊回去之后,关于今晚的事你永远不要问,也不要提。”

    “明白”,吴小鱼点头。

    吴悠悠一笑,摸摸她的头,“回去吧。”

    “嗯”,吴小鱼转身走了几步,唰的一声不见了。

    吴悠悠也身形一闪,回到了房间内坐下,把衣服放到一边,继续玩手机了。

    马珊珊洗了二十多分钟,白皙的皮肤都烫红了。

    洗完后,她裹上浴巾,走出浴室,来到了客厅。

    吴悠悠看她一眼,把袋子递给她,“把衣服换上,我送你回去。”

    马珊珊接过来,犹豫了一下,放到了一边。

    “去卧室换吧”,吴悠悠继续玩手机。

    马珊珊没说话,默默的解开了浴巾。

    浴巾滑落,她纤毫毕现。

    吴悠悠没抬头,身形一闪,来到了窗边,背对着她,“穿上!”

    “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马珊珊转过来,看着他,“如果……如果你不嫌我脏,那我……”

    “别这么作践自己”,吴悠悠说,“把浴巾披上,去卧室换衣服。”

    “我认真的……”,马珊珊说。

    “我也认真的”,吴悠悠说,“我们是朋友,别把这事整复杂了,这样不好。”

    马珊珊明白了。

    她沉默良久,默默的捡起浴巾,拿起袋子,转身去卧室了。

    吴悠悠松了口气。

    他转身回到沙发前,继续玩游戏。

    几分钟后,马珊珊换好衣服,出来了。

    她来到吴悠悠面前坐下,默默的看着他。

    吴悠悠收起手机,站起来,冲她一笑,“走,我送你回去。”

    马珊珊迟疑了一下,站起来,“刚才的事……”“我理解”,吴悠悠看着她,“你不欠我的,别那么想,咱们是朋友,没必要这么客气。”

    马珊珊红着脸,点了点头。

    吴悠悠走过来,拉住她的手,俩人身形一闪,离开酒店,回到了上京大学门外。

    唐宁已经等了一会了。

    吴悠悠看看马珊珊,“回去吧。”

    马珊珊看了看唐宁的车,问他,“你女朋友的车?”

    吴悠悠点点头。

    马珊珊轻轻一笑,点点头,转身走向大门。

    走了几步,她想起个事,转过来问,“对了,温玉山的尸体……”

    “有人去处理了”,吴悠悠说,“忘了这个事,好好上学,好好生活。”

    马珊珊点了点头。

    她转过身,噙着泪,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了校门。

    唐宁开门下车,来到吴悠悠身边,看看远去的马珊珊,问他,“事情办完了?”

    吴悠悠把她搂进怀里,看着马珊珊,欣慰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