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1 温玉山
    胡同内,阴冷刺骨。

    马珊珊掐指诀,默念了几句,眼中再次闪出了明亮的火光,身上出现了一层若隐若现的盔甲。

    来到第四个院子前,她停下了脚步。

    大门外挑着一根竹竿,上面挂着一块黑布,看上去格外的阴森。

    她嘴角一笑,走过去,推开大门,走进了院子。

    院子不大,很干净。

    一个身穿黑绸寿衣的老头子坐在一口大黑棺材上,正在闭目养神。旁边有个兵器架,上面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陈列着十八般兵器,月光下,寒光森然。

    马珊珊停下了脚步。

    这个身穿黑绸寿衣的老头子,就是温玉山了。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马珊珊,嘴角一笑,“珊珊,你终于来了……”

    马珊珊冷笑,“珊珊也是你叫的?!”

    “我是你爷爷的师弟,按辈分是你师爷,如何叫不得?”,温玉山笑的很淫,“更何况,我还……”

    “你住口!”,马珊珊厉声道。

    “哈哈哈……”,温玉山笑了,“怎么?害羞了?丫头,你的身子虽然不是我直接破的,但是破你的时候,我比那狐妖可要爽多了,他不过是被我控制的,不过是个替身,真正得到你的,是我,不是他,你懂么?”

    “住口!”,马珊珊怒不可遏,“你卑鄙无耻!”

    “卑鄙无耻?”,温玉山不屑的一笑,“你爷爷背叛尸蛊门,我按照门规,清理门户,我理直气壮!你奶奶当年打伤了我,差点把我变成废人,那时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尝尝她的滋味。只可惜啊……我那时打不过她,不是她的对手,更别说沾她的身子了……”

    他从棺材上跳下来,走到兵器架子前,一边看兵器,一边继续说道,“她我是没希望了,不过她女儿……哦,也是你妈妈,后来慢慢的长大了。小姑娘出落得那叫一个水灵,我就想,老的我吃不到,那就吃小的吧。哎,只可惜,你奶奶看的太紧,我一直也没得到机会,等到我炼成尸蛊灵后,她肚子都大了,我不能沾怀了孕的女人,没办法,只能放弃了。”

    他从兵器架子上拿起一把柳叶刀,看看马珊珊,“丫头,你爷爷的刀法,你学了没有?”

    马珊珊此时已经气得双眼喷火了。

    但她记着吴悠悠的话,强压住了怒火。

    温玉山微微一笑,抓住刀剑,使劲一折,铛的一声脆响,将刀折断了。

    他把刀尖扔到地上,转身来到马珊珊面前,双手捧着断刀递给她,“我师哥用的是短刀,这里只有长刀,你凑合用吧。”

    马珊珊没接,冷冷的盯着他,胸脯不住的起伏。

    温玉山看看她的是胸脯,回味似的一笑,说道,“不拿刀,你怎么杀我?不杀我,你怎么报仇?丫头,我知道你很生气,没关系,用你爷爷教你的本事,一刀劈了我,你就解气了。来,拿着,听话……”

    马珊珊冷冷一笑,一把抄过了刀。

    “这就对了”,温玉山笑了,转身回到兵器架前,继续选兵器,“你妈妈我没能沾上,不过上天总算对我不薄,你这块天鹅肉,最终还是让我吃到了,哈哈哈……”

    “你住口!”,马珊珊疯了,“你别说了!别说了!”

    温玉山瞥了她一眼,得意的一笑,从兵器架子上抽出了一柄大刀,感慨道,“哎,我的刀法,还是当年师哥教的嘞……有时候想起来,就像是昨天的事,我和师哥本来挺好的,可你奶奶那个婆娘,她偏要插一脚,弄得我们兄弟没得做,还成了仇人……”

    他看看天上,大笑道,“师哥!你防了我四十年,结果怎么样?!到头来,我还不是把你孙女给办了?!哈哈哈……”

    马珊珊一声怒喝,冲过来,挥刀便砍。

    温玉山下意识的用刀柄一格。

    咔的一声,大刀的刀柄被齐刷的砍断了。

    温玉山大惊,敏捷的闪到一旁,从兵器架子上抽出了一把长剑。

    马珊珊疯了一般,不住地猛砍。

    温玉山被砍得连连后退,长剑被砍的直冒火星,剑身被砍的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饶是如此,他嘴里依然不干不净,还在继续激怒马珊珊。

    “珊珊,你的身子我太喜欢了……”

    “畜生!”

    “哈哈哈,年轻就是好啊,就是嫩啊……”

    “我杀了你!”

    “你比你妈妈漂亮!更比你奶奶漂亮!老子这辈子睡了你,死也值了!哈哈哈……”

    “我宰了你!”

    马珊珊眼睛都红了,怒吼着一刀劈下,铛的一声脆响,火光四溅,温玉山被劈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中的长剑也被劈断了。

    他扔掉断剑,就地一滚,接着敏捷的站起来,纵身一跃,跳到兵器架前,唰的一声从架子上抽出了长枪。

    马珊珊一声怒喝,冲了上去。

    温玉山也一声怒吼,长枪一抖,刺向了马珊珊。

    马珊珊身形如电,快的吓人,攻势凌厉,锐不可当。

    温玉山被劈的不住地后退,几刀下来,手里的长枪变成烧火棍了。

    他却并没有惊慌,相反的,他笑了。

    他就是要激怒马珊珊。

    因为他已经被尸蛊灵反噬了,为了压制这反噬,他在胸前带了一块镇魂玉。

    这是一块玉佩,也是一面护心镜,此时的尸蛊灵,已经被吸进去了。

    镇魂玉只能压制尸蛊灵两个时辰,时间一过,他的灵魂就会被尸蛊灵吞噬。

    激怒马珊珊,让她在盛怒之下砍中自己胸口的镇魂玉,就能借助这女孩的冲天煞气,将尸蛊灵彻底消灭。那时,他再制服马珊珊,享受一番之后杀掉,这样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尸蛊门的门规,对待叛徒,必须赶尽杀绝。

    这个任务他已经执行了四十多年,现在,终于要完成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

    马珊珊一声怒喝,一刀刺向了他的胸膛。

    温玉山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不但没躲,相反的,还迎了上去。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

    镇魂玉碎了。

    温玉山得意的一笑,低头看了看马珊珊手中的残刀。

    这一看,他的笑容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