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6 身不由己
      “你爷爷年轻的时候,是尸蛊门的掌门”,吴悠悠淡淡的说,“他这个人,生性不喜女色,原本是准备终身不娶的。可在他三十五岁那年,他认识了一位女巫师,两人亦敌亦友,几番争斗下来,双双坠入了爱河,不久之后,他就和那女子私定了终身。女子说,她得生个孩子,继承自己的法统,而你爷爷修炼的尸蛊门巫术过于阴毒,所以修炼者一般都会失去生育能力。你爷爷为了跟女子生育后代,于是离开了尸蛊门,并让女子废掉了自己的修为,然后重新修炼了女子那一门的巫术。”

      “后来,女子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孩继承了女子的巫术天赋,不过十七八岁,就成了非常厉害的女巫师。这女孩二十岁就嫁人了,一年后也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你。你妈妈在生你的时候,难产而死,你爸爸一个人带着你,去了申城。可就在你两岁那年,你爸爸被人害死了,那个人还要害你,关键时刻,你爷爷奶奶出现了。他们和那个人一番斗法,两败俱伤,但总算是打跑了那个人。你爷爷奶奶把你带回了乡下,几天后,你奶奶因为伤势过重,去世了。自那之后,你爷爷就独自抚养你,并把你奶奶教他的巫术全部教给了你……”

      他看着马珊珊,“这些事,你爷爷并没有告诉你,从小到大,他对你特别的冷淡,并不是因为他不爱你,恰恰相反,他是因为太爱你。他生怕那个人找来,怕自己也死了,你无依无靠,无法生活。所以他就一直对你冷淡,刻意的疏远你,打磨你,为的是让你恨他,这样如果他死了,你就不会太伤心,你就可以一个人生活下去了……”

      “够了……”,马珊珊擦擦眼泪,摆了摆手,哽咽着,“别说了……你别说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好。”

      马珊珊平静了好一会,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他,“那个杀我爸爸,杀我奶奶的人,是谁?”

      “他是你爷爷尸蛊门的师弟,叫温玉山”,吴悠悠说。

      “温玉山……”,马珊珊咬牙切齿,“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

      “尸蛊门许入不许出,一旦离开,就是叛徒”,吴悠悠说,“你爷爷曾是尸蛊门的掌门,后来为了和你奶奶在一起,他放弃了掌门之位,并废掉了自己的修为。温玉山是他师弟,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尸蛊门在他们那一代,只有他们兄弟两个。你爷爷离开尸蛊门后,温玉山就成了掌门,从那时开始,他就开始追杀你爷爷奶奶了。这是尸蛊门的门规……”

      马珊珊苦笑,“门规?”

      吴悠悠点头,接着说道,“按照门规,他必须杀掉你爷爷,你奶奶以及他们的后代,斩草除根。可是当他一年后找到你爷爷奶奶的时候,却被你奶奶打成了重伤,差点成为废人。是你爷爷念在同门一场的份上,阻止了你奶奶,没让她追上去,他这才捡回了一条命。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对你们家恨入了骨髓,伤好了之后,他偷了一具男尸,用二十年时间,炼成了一个尸蛊灵。”

      “就是狐妖身上的那个?”,马珊珊问。

      “对”,吴悠悠说,“尸蛊灵可以控制修为不高的妖,也能控制普通人。温玉山一直在暗中盯着你们家,只是因为忌惮你奶奶,所以一直没敢下手。后来你爸爸带着你去了申城,这才让他寻到了机会。那天晚上,他杀了你爸爸,接着想杀你,幸亏你爷爷奶奶及时赶到,阻止了他。温玉山见他们来了,于是就用上了那个狐妖。”

      马珊珊仿佛受到了电击,“我奶奶……是狐妖杀的?!”

      吴悠悠点了点头。

      马珊珊笑了,“哈哈……哈哈哈……”

      她一边笑,一边流泪,低下头,双手抓烂了自己的头发。

      狐妖当年杀了她奶奶,现在又糟蹋了她的身子。

      可是自己呢?

      她竟然为了毁了自己,还主动召唤过狐妖,任他糟蹋自己……

      这真相太刺激,也太残酷。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击碎,心里一片茫然,孤傲的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了。

      “你之前被狐妖的迷心咒影响,做的很多都是身不由己”,吴悠悠看着她,“现在你知道了真相,没必要责备自己。一切都是温玉山和狐妖所为,他们才是罪魁祸首……”

      他凑近她,凝视着她,“你看着我。”

      马珊珊不笑了,也没抬头,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地落下。

      “马珊珊,你看着我。”

      马珊珊流着泪,摇了摇头。

      “看着我”,吴悠悠的语气不容置疑。

      马珊珊犹豫良久,缓缓的抬起了头。

      “今天晚上,我会帮你报仇”,吴悠悠说,“狐妖,温玉山,这两笔账,今晚跟他们算清楚,让他们血债血偿。”

      马珊珊流着泪,起身给他跪下了。

      “你帮我杀了他们,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她哽咽着说。

      吴悠悠站起来,扶起她,“别这么说,你是我妹的朋友,你帮过她,我现在帮你也是应该的。”

      马珊珊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好了”,吴悠悠安慰她,“别哭了。”

      她擦擦眼泪,点点头,“嗯……”

      吴悠悠让她坐下,接着自己也回到了座位上。

      马珊珊好半天才平静下来,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清清嗓子,问道,“这个温玉山,他现在在哪?”

      “就在上京”,吴悠悠说。

      “你能找到他么?”

      “可以。”

      马珊珊放心了。

      吴悠悠看看表,对她说,“还有点时间,我们也别坐着了,去吃点东西吧。”

      马珊珊根本吃不下。

      但吴悠悠是男孩子,自己吃不下,也不能不让人家吃东西。

      她擦擦脸上的泪痕,站起来,“我去洗把脸,然后请你吃饭。”

      “中午你已经请过了”,吴悠悠一笑,“晚上我请你。”

      “不,我请你!”,她很坚决。

      吴悠悠站起来,“去洗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