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0 陈天宇
    ???

      吴小鱼很快回来了。

      她来到吴悠悠身边,四下看了看,诧异的问,“狐妖呢?”

      “跑了”,吴悠悠说。

      “跑了?”,吴小鱼一愣,“在你眼皮底下跑了?”

      “那狐妖身上有东西”,吴悠悠看着她,“它把狐妖控制了。”

      吴小鱼皱眉,“把狐妖控制了?是什么?”

      “是尸蛊灵”,吴悠悠说。

      “尸蛊灵?”,吴小鱼不解,“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用蛊术炼养死尸,形成的一种灵体”,吴悠悠说,“有个人用尸蛊灵控制了那狐妖,然后利用狐妖来侵犯马珊珊,夺她的神气。这事已经不仅仅是狐妖的事,变得有点复杂了。”

      “难怪珊珊变成那样……”,吴小鱼明白了,“原来是神气被夺了……”

      “她现在怎么样了?”,吴悠悠问。

      “倒是没有生命危险”,吴小鱼说,“只是今晚,肯定得受点罪了。”

      “明天她能恢复过来么?”

      “可以。”

      吴悠悠略一沉思,“那就明天中午,让她请我吃饭。”

      吴小鱼点头,“好!”

      吴悠悠看看表,“不早了,回去吧。”

      “嗯!”

      吴小鱼拉拄他的手,兄妹俩身形一闪,离开了校园。

      ……

      当夜无话。

      转过天来,吃过早饭之后,唐宁去上班了。

      吴小鱼要回学校上课,吴悠悠跟她一起,再次来到了上京大学。

      到了之后,他一个人来到Cota咖啡厅,点了杯咖啡,拿了本杂志,看了起来。

      马珊珊已经醒过来了。

      他要在这等着,等她来找他,请她吃饭。

      上午十一点多,一群身材高大的男生开门走进咖啡厅,来到吴悠悠面前,将他团团围住了。

      吴悠悠看看他们,放下杂志,问道,“有事么?”

      一个短发男生分开众人,来到他对面坐下,冷冷的打量了他一番,问道,“你跟小鱼什么关系?”

      吴悠悠看了看这个人,顿时明白了。

      “你就是陈天宇?”

      “你认识我?”,陈天宇纳闷。

      吴悠悠看了看他带来的那些人,问他,“你想干什么?”

      “没听到刚才宇少的话么?”,一个黄毛敲桌子,“你他妈的和小鱼什么关系?”

      吴悠悠并不生气,微微一笑,“你们看呢?”

      “你是他男朋友?!”,黄毛问。

      吴悠悠没说话,端起咖啡,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

      “你真是她男朋友?”,陈天宇皱眉。

      吴悠悠没理他。

      “艹!宇少跟你说话呢!”,黄毛怒道,“你丫摆什么谱儿?!”

      吴悠悠看了他一眼。

      黄毛只觉得心里一凉,身上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他一阵茫然,看看自己,又看看陈天宇,“宇少,我怎么……”

      陈天宇没理他,看着吴悠悠,冷冷一笑,“我不管你和小鱼什么关系,我只告诉你,小鱼是我女朋友,无论是谁,敢打她的主意,就是跟我作对!我看你也不像我们学校的人,识相点,离我女朋友远一点,省的伤了和气。”

      吴悠悠放下咖啡,“这地方不合适,人家还得做生意,去操场吧。”

      陈天宇不屑,“你挺自信啊?”

      吴悠悠站起来,淡淡一笑,抱拳道,“哥几个,手下留情。”

      陈天宇一声冷哼,站起来,“走!”

      他们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吴悠悠来到前台,拿出手机,“结账。”

      咖啡店老板小声劝他,“同学,你别惹他们,那个陈天宇家很有势力,你惹不起的。把你打坏了,你自己受罪,把他打坏了,你就闯了大祸了。赶紧的,快走吧……”

      吴悠悠笑了笑,结了账,说了句谢谢您,从桌上拿了些纸巾放进口袋,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老板叹了口气,“哎,这孩子,不听劝……等着被教训吧……”

      店里的女服务员忍不住走到窗户前,看向了外面的操场。

      吴悠悠来到操场,陈天宇等人已经准备好了。

      这些人都是篮球队的,个个人高马大,手里还都拿了家伙,清一色的精钢甩棍。

      吴悠悠看看他们,不慌不忙的撸起袖子,对陈天宇说,“我本来就想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甭废话了,一起上吧!”

      陈天宇手一挥,“上!”

      篮球队员们抡起钢棍,怒吼着冲过来,打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身形一闪,冲上去一记霸王挥鞭,啪的一声,打翻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那人一声惨叫,被打掉了半嘴牙,口鼻喷血,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毫不畏惧,十几条钢棍从不同方向,猛砸吴悠悠。

      吴悠悠并不躲闪,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一招一个,中者立扑。

      八极拳刚猛无比,尤其善于近战,招招攻击要害,杀伤力极强。

      吴悠悠不想打死人,所以没用轻身符,也没用神力符,只是凭着自己的功夫,顷刻间就将这十几个篮球队员打的骨断筋折,一个个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动弹不得了。

      咖啡厅内的女孩看傻了。

      “哇塞!你们快来看啊!那男孩好帅!”,她激动的叫喊。

      另外两个服务员和老板都凑了过去,都看呆了。

      陈天宇也呆了,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手里拿着钢棍,腿却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吴悠悠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将带血的纸团扔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脸上。

      陈天宇惊恐的看着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吴悠悠抬起头,冲他一笑,轻蔑道,“孙子,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