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5 曹宝
    :

      吴悠悠点点头,“您过来我跟您说。”

      “好”,王宝凑过来。

      吴悠悠压低声音,小声低语了几句。

      王宝一愣,看了看陈太极。

      陈太极见师父看自己,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一脸的茫然。

      王宝犹豫了一下,小声问吴悠悠,“这样……能行?”

      吴悠悠点了点头。

      王宝想了想,问他,“那然后呢?于尚书怎么处置?”

      吴悠悠让他附耳过来。

      王宝凑到他近前。

      吴悠悠又小声低语了一番。

      王宝眼睛一亮,点点头,“好!这主意好!”

      吴悠悠淡淡一笑,“记住这个意思,具体怎么说,到时候您可以自由发挥,意思别错了就行了。”

      王宝兴奋的眼睛直冒光,“好!”

      他看看陈太极,转身走到于尚书的坟前,盘腿坐下了。

      陈太极不太明白,小声问吴悠悠,“小少爷,您和我师父说什么了?”

      “你没必要问”,吴悠悠说,“你把曹宝召出来,我给他加个封印,然后让他附到你的身上。”

      陈太极一愣,“啊?”

      “怎么?你怕?”,吴悠悠问。

      陈太极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不怕!”

      吴悠悠点点头,“你放心,有封印在,他可以用你的身体,却压制不住你的元神。于尚书看到你,就看到了曹宝,他必要先和曹宝下一局生死棋,然后才会想起和你师父的约定来。这局生死棋非常关键,于尚书能不能赢,就看你的了。”

      “我该怎么做?”,陈太极问。

      “在他下棋的时候,你要不断的干扰他”,吴悠悠说,“下棋的人,最忌杂念,而你,就是他的杂念。随便你做什么,念经,念咒,唱歌,说话,甚至骂脏话都行,只要你不断的折腾,他就会心乱如麻,这棋也就没法下了……”

      陈太极懂了,使劲点头,“嗯!我记住了!”

      吴悠悠看了一眼远处的王宝,“好,开始吧。”

      陈太极点点头,掐起指诀,迟疑了一下,问道,“小少爷,于尚书赢了曹宝之后,还会和我师父下棋么?”

      “他赢了曹宝,就会苏醒过来”,吴悠悠说,“等他醒了,自然就不会为难你们了。”

      陈太极放心了,“好!”

      他深吸一口气,定住心神,掐指决默念拘魂咒,一指曹宝的坟。

      一阵夜风吹过,枯草沙沙作响。

      高大的坟茔没有丝毫变化,曹宝也没有出现。

      陈太极愣了一下,赶紧再次念咒,一指那坟。

      曹宝还是没有出现。

      这下尴尬了。

      陈太极红着脸,尴尬的看向吴悠悠,“小少爷,我这修为,可能不够……”

      “你是谁?”,吴悠悠问。

      “我?”,陈太极一愣,“我是陈太极呀……”

      “错了”,吴悠悠看着他,“你不是陈太极。”

      “那我是谁?”,陈太极不解。

      吴悠悠一指他身上的道袍。

      陈太极看看道袍,更糊涂了,“小少爷,您的意思是……”

      吴悠悠压低声音,“你师父没教过你?”

      “什么呀?”,陈太极挠头。

      吴悠悠见他不明白,也不好直接点破,转头看向了王宝。

      王宝正看着这边,见吴悠悠看自己,他也有点懵,不由得站了起来,“小少爷,怎么了?”

      吴悠悠指了指陈太极身上的道袍。

      王宝愣了几秒钟,猛地明白了,赶紧说道,“你的修为不够,观想师父,你就是师父,师父就是你!”

      陈太极愣了一会,突然明白了,“哦哦,弟子懂了,谢谢师父!”

      他转过来冲吴悠悠一抱拳,“多谢小少爷指点!”

      吴悠悠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陈太极深吸一口气,看着墓碑,掐指决,念起了拘魂咒。

      王宝叹了口气,心里一阵自责。

      道家弟子使用法术的时候,若自身修为不够,可以观想师父或者师祖以增强功力。这么基础的东西,自己竟然都没教给陈太极,他这个师父,确实是有些太偏心了……

      等过了这个事吧。

      一定好好弥补太极……

      王宝心里道。

      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陈太极,看这次能不能成。

      陈太极念完了咒语,一指曹宝的坟墓。

      坟内涌出一股黑气,呼的一声滚到墓碑前,变成一个身穿破烂道袍,披头散发的曹宝。他中等身材,脸色青黑,一双眼睛凹入眼眶,变成了两个黑洞,半跪在地上,看着陈太极,呼哧呼哧的喘息着。

      陈太极看傻了。

      他虽然是道家弟子,但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看到鬼。

      这家伙,可比他师父的阴神吓人多了。

      曹宝看出了陈太极的惊恐,咧着嘴笑了。

      他慢慢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向陈太极,冲他伸出了手。

      陈太极掐着指诀,下意识的后退。

      曹宝见他退却,一声怪叫,迎面扑了上来。

      陈太极吓得眼睛一闭。

      曹宝呼的一声化作黑气,冲进了他的身体。

      陈太极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喘息了起来。

      他的神情,慢慢变成了曹宝,眉心内,一道淡淡的白光闪了一下,缓缓的消失了。

      曹宝坐起来,看了看周围,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王宝。

      王宝一直看着这边,他亲眼看到吴悠悠将一道淡淡的白光打进了曹宝的身体,然后隐去了身形。

      曹宝却并没察觉,他站起来,冷笑着,向王宝走了过来。

      王宝心里也有点发紧。

      他故作平静的转过头,默默的看着于尚书的墓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了吴悠悠的声音,“于尚书,出来吧。”

      声音很小,但听得很真切。

      话音一落,一股黑气从坟内涌出,在墓碑前凝聚成了身穿明朝官服,披头散发,手持着金棋盘的于尚书。

      曹宝愣了一下,不由得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