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3 衣钵传人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唐宁不怕蛇。

      但这蛇,太可怕。

      它们好像两只眼镜蛇长了翅膀一般,通体火红,且每条蛇都是四只眼睛,张着嘴巴,毒牙足有一寸长,凶猛无比,令人不寒而栗。

      唐宁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腿有点软了。

      吴悠悠放下茶碗,来到她身边,看了看那蛇,“这是西域飞火蛇,三千多年前就灭绝了。”

      “灭绝了?”,唐宁一怔,“那这盆里的……”

      “这两条是飞火蛇的骨灵”,吴悠悠解释,“王道长身上有一块传承的白玉八卦,是他的师父陈道爷留给他的。这八卦原本是商朝时,西北啸羽人雕刻而成的一条玉蛇……”

      唐宁眼睛亮了,“啸羽人?!”

      吴悠悠点了点头。

      唐宁明白了。

      关于啸羽人的事,她在409的时候,是了解过一些的。

      “啸羽人是天生妖种”,吴悠悠说,“他们那时经常会抓一些动物,取其骨灵符,封入玉石制成镇物,用来加强自己的力量。那条玉蛇就是这样的镇物,啸羽人在里面封入数十条飞火蛇的骨灵,因此这玉蛇非常的强大。只是后来,这玉蛇被毁了,而陈道爷的这个白玉八卦,就是用那玉蛇的一部分作为原材料,制作而成的,所以这两条飞火蛇的骨灵,也就留在里面了。”

      他看看那两条蛇,“这骨灵藏在玉中,平时不会显现,只有遇上热水,才会显现出来。你别看它们凶恶无比,用来帮王道长疗伤,却是一味良药。”

      唐宁点了点头,接着小声问道,“王道长师徒知道么?”

      吴悠悠摇头。

      “那……你会告诉他么?”

      “没必要……”

      唐宁略一沉思,点了点头,“懂了……”

      吴悠悠嘴角一笑,拉着她回来坐下,端起茶,继续喝茶了。

      十几分钟后,陈太极换上了王宝的道袍,回到了中厅。

      他看了看吴悠悠和唐宁,小心翼翼的来到王宝身边,看向了木盆中。

      此时,水已经没那么热了,飞火蛇也消失了。

      陈太极见蛇不见了,愣了一下,赶紧问吴悠悠,“小少爷,刚才那……”

      吴悠悠示意他收声,指了指王宝。

      陈太极愣了一下,明白了。

      小少爷的意思是,这件事,得保密。

      他看了看师父,冲吴悠悠点了点头,转过来跪下,继续守着师父了。

      几分钟后,王宝长长的出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的脸色恢复了红润,眼睛也明显的亮了。

      “师父,您的气色好多了”,陈太极有些激动,“您觉得怎么样?”

      王宝看他一眼,把脚从木盆中拿出,穿上鞋,站起来,冲吴悠悠一抱拳,“多谢小少爷。”

      他的声音,开始有气力了。

      吴悠悠站起来,打量他一番,冲他一笑,“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王宝说,“身上有力气了。”

      吴悠悠点点头,吩咐陈太极,“背上你师父,咱们去于家祖坟。”

      陈太极站起来,“是!”

      他走过来要背师父。

      王宝推开他,“不用,我自己走就行。”

      陈太极一愣,看了看吴悠悠。

      “您不能自己走,必须让他背着”,吴悠悠说,“这位小兄弟以后是您的衣钵弟子,是这西山精舍的第三代主人。除非您还有别的人选,不然,就得让他背着您。”

      王宝不解,“小少爷,我不太明白……”

      “您现在修为尽毁,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必须退出江湖”,吴悠悠看着他,“您有两个弟子,但现在守在您身边的,却只有这位小兄弟。这是天意,您这西山精舍,该传给他了。”

      王宝看了看陈太极。

      陈太极赶紧跪下,“师父,我不要精舍,我只求在您身边伺候您,就行了……”

      王宝犹豫了一下,转过来问吴悠悠,“小少爷,是不是接下来的事,得这孩子替我办?”

      吴悠悠点了点头。

      王宝明白了。

      他深吸一口气,扶起陈太极,认真的看着他,“太极,这件事会很危险,你考虑清楚……”

      “弟子不用考虑”,陈太极说,“您是我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弟子为您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无论多危险,哪怕搭上这条命,弟子也心甘情愿!”

      王宝眼中露出了一丝惭愧和不忍,“太极……”

      “师父您不用为难”,陈太极真诚的说道,“我知道您喜欢师弟,他是您一手带大的,天赋比我好,也比我聪明的多。您放心,这件事弟子来办,若是弟子能活着回来,弟子就留在您身边伺候您,至于这西山精舍,您传给师弟就行了!”

      王宝叹了口气,愧疚道,“太极,你是个好孩子,师父过去确实有些偏心,对不住你了……”

      陈太极眼中闪出了泪花,“师父,您别这么说,您没对不住弟子……”

      王宝噙着泪,淡淡一笑,拍拍他肩膀,“来!背起师父,咱们走。”

      陈太极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嗯!”

      他转身弯腰,让王宝趴在他背上,把师父背了起来。

      王宝看看吴悠悠,“小少爷,咱们走吧。”

      “好!”,吴悠悠说。

      他们转身走出中厅,来到了精舍外面,上了一辆白色皮卡车。

      这是王宝的车,平时下山采购用的。

      吴悠悠让王宝师徒坐前面,自己带着唐宁坐到了后座上。

      陈太极发动了车子,看了看师父。

      王宝神情平静,“去于家祖坟。”

      陈太极点了点头,调转方向,缓缓的向山下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