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8 可以开始了
    ???

      “您怎么了?”,唐思佳问。

      “我用了镇魇,现在被反噬了”,王宝顿了顿,“现在不只我,还有我朋友一家,也被拖进了这个事。唐小姐,我解决不了这个反噬,所以,我只能求您了。”

      王宝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想请小少爷帮帮我……”

      唐思佳明白了。

      她犹豫了一下,没说话。

      “唐小姐,是不是不方便?”,王宝问。

      “悠悠已经自立门户了,他的事,我不便干涉”,唐思佳说,“您要找他,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我把他的号码发给您。”

      王宝叹了口气。

      “唐小姐,我明白您的意思。是,按规矩,我应该是直接找小少爷,可是……”,他很惭愧,“我这个事,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身为道家弟子,用镇魇害人,我都没脸跟小少爷提呀……所以,我只能请您帮忙了。唐小姐,我王宝不是怕死的人,我用镇魇对付那家人,我问心无愧!可是现在事态失控了,我死没什么,我怕的是,连累无辜啊……”

      唐思佳听出了他的无奈,轻轻出了口气,“好,那我给他打电话。”

      王宝松了口气,“好,谢谢唐小姐!”

      “您客气了”,唐思佳说,“我和他说一声,但具体怎么做,还得听他的。”

      “我明白”,王宝说。

      唐思佳没再说别的,把电话挂了。

      王宝放下手机,拿过手绢,又吐了一口血。

      他喘息了一会,放下手绢,盘腿坐好,拿过手机,闭上了眼睛。

      ……

      唐思佳并没有急着给吴悠悠打电话。

      她得好好想想,这个事该怎么说。

      想了一会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悠悠,我跟你说个事……”

      吴悠悠气喘吁吁的,“您说……”

      唐思佳一愣,“你在干嘛?”“我刚练完拳……”,吴悠悠说。

      “练拳?”,唐思佳皱眉,“你什么时候练拳喘成这样?说实话,你到底在干嘛?”

      吴悠悠无语了,看了看身边的唐宁,“我真的在练拳,刚才边练边讲,所以才有点喘的……”

      “边练边讲?”,唐思佳纳闷,“跟谁讲?唐宁?”

      “对呀!”

      “哦……”

      唐思佳明白了。

      吴悠悠也明白了,淡淡一笑,问她,“您是不是误会了?”

      唐思佳清清嗓子,不承认,“什么误会?你俩这么晚了不睡觉,练什么拳?”

      “确切的说,是我俩打了一架”,吴悠悠搂过浑身是汗的唐宁,“唐局是格斗高手,我不服气,我俩切磋了一下,打了个平手。然后我就给她讲起了八极拳的用法,然后……”

      唐思佳明白了,会心一笑,“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吴悠悠嘿嘿一笑。

      唐宁很不好意思,小声说道,“你先跟阿姨打电话,我去换衣服……”吴悠悠点点头,“去吧。”

      唐宁转身走了。

      吴悠悠来到一边坐下,问妈妈,“妈妈,您说吧,什么事?”

      “刚才西山王宝道长给我打电话,说他用镇魇被反噬了,想请你救救他”,唐思佳说,“你看你能办么?”

      “我听您的。”

      “别听我的,这事你自己做主,我不管。”

      “我不管,您该没面子了。”

      “你别考虑我的面子,你只看自己能不能管”,唐思佳说。

      吴悠悠想了想,“好。”

      “好是什么意思?”,唐思佳问。

      “这个事和赵大爷说的那个事是同一件事”,吴悠悠拿过水,拧开,喝了一口,“于家找我,我不管,但王宝道长找了您,这事我接了。”

      唐思佳一愣,“这是同一件事?”

      “是”,吴悠悠说,“我给您个地址,您转给王宝道长,让他明天上午九点去那个地址找我,当面跟我说。”

      唐思佳明白了,“好。”

      吴悠悠挂了电话,把唐宁宿舍的地址发给了唐思佳。

      唐思佳收到后,先存下了,然后转发给了王宝,接着拨通了王宝的电话,“王道长,我跟悠悠说了,他说让您明天上午九点去找他,见面说。地址我已经用微信给您发过去了,您看一下。”

      “好!好!”,王宝很激动,“谢谢唐小姐!太谢谢您了!”

      “您客气了”,唐思佳说,“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这就足够了”,王宝感激的说,“谢谢您了!”

      “别的我就不过问了”,唐思佳说,“希望一切顺利。”“借您吉言……”,王宝说。

      唐思佳没说话,把电话挂了。

      王宝长出了一口气,打开微信,把地址保存了,给唐思佳发了一个抱拳的表情,接着扶着桌子吃力的站起来,步履蹒跚的来到门口,打开门喊了一声,“陈太极!陈太极!”

      陈太极是他的弟子,也就是那个小道士。

      听到师父的呼唤,他快步跑了过来,“师父!”

      “去把梁先生和梁太太喊来”,王宝喘息着,“快去……快……”

      “是!”,陈太极把他扶进屋坐下,转身去喊人了。

      王宝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冲上来的血气,闭上了眼睛。

      他的嘴角,抑制不住的笑了。

      ……

      唐宁换好衣服,回到了练习场地。

      吴悠悠已经换好衣服了,正在场地上练习刚才跟她学的招式。

      她来到他面前,问他,“阿姨找你有事?”

      “明天早上回上京”,吴悠悠继续温习着动作,“那个事,可以开始了……”

      唐宁心里一动,“可以了?”

      “对”,吴悠悠说,“那个人,找我了……”

      唐宁松了口气,点点头,“好!”

      吴悠悠看她一眼,“哎,这个动作我练的对不对?”

      唐宁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吴悠悠停下来,走过来搂住她,小声说,“再摔我一次吧……”

      唐宁摇头。

      吴悠悠笑了,“没关系的,来吧……”

      唐宁看了他一眼,抓住他的胳膊,敏捷转身,撤步,想要摔他。

      吴悠悠有了经验了,一个上步封住她的步法,左胳膊一搂她脖子,右手按住了她的腰。

      唐宁顿时用不出力气来了。

      但她反应极快,身子一晃,迅速变招,用一个漂亮的抱腿摔,将吴悠悠摔倒的同时压在了他的身上。

      吴悠悠反应更快,就地一滚,将她压在了身下。

      唐宁一声惊呼。

      吴悠悠捧着她的脸,认真的看着她,眼神炽热。

      唐宁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那眼神太热了,热的她心里直跳。

      吴悠悠凝视她良久,微微一笑,从她身上起来了。

      唐宁有些失望。

      吴悠悠拉起她,把她搂进了怀里。

      唐宁愣了一下,接着,她搂紧了他的腰,幸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