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伊和光羽
      伊和光羽是天生的阴阳眼,她的眼睛很大,很清澈,宛若深不见底的深渊,当她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对方如何暴躁或者悲伤,都能让对方瞬间安静下来。

      韩芳也不例外。

      见她安静下来了,伊和光羽松开了她的手。

      佐藤信子拿过椅子,“伊和小姐,请坐。”

      “多谢。”

      伊和光羽坐下来,看看韩芳,“韩小姐,你的事情我已经大概了解了。你的遭遇,我感同身受,但是事已至此,你还是需要坚强的活下去。毕竟,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这些话,佐藤信子刚才也说了,但是韩芳根本听不进去。

      但奇怪的是,这话从伊和光羽口中说出来,她很自然的听进去了。

      韩芳流着泪,点了点头,哽咽着说道,“谢谢……”

      伊和光羽点点头,接着问她,“那件事情,你还要不要说?”

      韩芳擦了擦眼泪,点点头,“嗯!”

      “好”,伊和光羽看着她,“说吧。”韩芳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抽泣着,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当说到吴悠悠的时候,伊和光羽心里一动,“请等一下!”

      韩芳一愣。

      “二十年前,炎夏有一位很厉害的少年风水师叫吴峥”,伊和光羽看着她,“你刚才说的这位吴悠悠,和吴峥先生,是不是亲属?”

      “嗯”,韩芳点头,“他们是父子。”

      伊和光羽明白了,“原来如此……”

      “伊和小姐,我还要不要继续说?”,韩芳小声问。

      伊和光羽看她一眼,说道,“不必说了,既然吴悠悠是吴峥先生的儿子,那他必然不会袖手旁观的。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且在这里静心调养,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的。”

      韩芳不太明白,“您说吴悠悠会管这件事?”

      “是的”,伊和光羽说,“他会管的。”

      “您和他认识?”,韩芳问。

      “我们并不认识”,伊和光羽说,“但我听说过他父亲吴峥先生的事迹,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想,他是不会看着厉鬼四处杀人而袖手旁观的。”

      “可是他不是他父亲”,韩芳噙着泪说,“他现在不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厉鬼杀人么?我丈夫,我婆婆,我奶奶,还有我的公公和爷爷都是被那厉鬼杀害的,他一直袖手旁观,并没有帮我们啊……”

      “真正的风水大师,所看的真相,往往和凡人不同”,伊和光羽说,“吴悠悠应该是看到了你们祖先的一些秘密,所以才没有出手干预你们的事。但是我有种预感,这件事,最终还是会由他来解决。所以,你只需安心静养,等待事情解决之后,再回去吧。”

      “预感……”,韩芳茫然的看着她,“您的预感,准么?”

      伊和光羽站起来,自信的说道,“我的预感,从来没有错过。”

      “是啊韩小姐,伊和小姐虽然年轻,却是樱花国有名的阴阳师”,佐藤信子说道,“她出身于古老的伊和家族,从七岁起,就以惊人的预言能力驰名全樱花国了,所以她的预言,是不会有错的。”

      韩芳明白了,“好,我相信伊和小姐。”

      伊和光羽转身吩咐佐藤信子,“这个事情,三天之内必会解决,我会在这里守护韩小姐三天,佐藤小姐就不要在这里了,请回去吧。”

      佐藤信子微微一躬,“拜托了!”

      伊和光羽点了点头。

      佐藤信子看看韩芳,“韩小姐,我先回去了,三天后,我再来看你。”

      “谢谢信子小姐”,韩芳感激的说。

      佐藤信子微一点头,转身走了。

      伊和光羽目送她离开,转过来拉住韩芳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不要伤心了,休息吧。”

      韩芳只觉得一阵倦意袭来,木然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睡着了。

      伊和光羽松开她的手,转身来到窗前。

      “吴峥的儿子,吴悠悠……”

      她看着远处的天空,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远处的天上,一道流星划过,消失不见了。

      ……

      在伊和光羽看流星的时候,千里之外的上京,下起了大雨。

      王宝站同样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心情沉重无比。

      于尚书是鬼财神,按说不是他的对手。

      但他中了反噬,受了极重的内伤不说,符咒法术,对于尚书也没有了威力。三天时间如今只剩下两天了,他至今没有想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他不怕死,从他准备用镇魇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现在,这件事的性质变了。

      这关系的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生死,而是两个人,甚至两家人的存亡了。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下意识的从脖颈间拿出了那块白玉八卦。

      陈道爷羽化之前,曾经叮嘱过他,说他数年后将有一劫,那时这白玉八卦能救他一命。

      如今师父的预言成真了,白玉八卦确实救了他一次。

      可是下一次呢?

      他闭上眼睛,皱起了眉头,胸口血气汹涌,阵阵刺痛,他努力压下了那股血气,这口血才算没吐出来。

      良久之后,他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汗,睁开眼睛,轻轻出了口气,疲惫的回到罗汉床前,缓缓的坐下了。

      这时,有人敲门。

      王宝咽了几口,清清嗓子,“进。”

      老头开门进来,走到他面前,跪下了。

      王宝想起身扶他,却又不敢动,生怕触动了刚刚平静下来的血气,只好问他,“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老头抬起头,噙着眼泪问道,“道长,李浩他到底是怎么了?您把实情告诉我,行么?”

      “我说了,他没事”,王宝淡淡的说,“两天后,我会把他救过来的。你和嫂子放心,先回去吧。”

      “道长!”,老头强忍着泪水,“嫣儿走了,我们老两口就剩下李浩了,他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活呀……您告诉我,是不是因为那个事?如果是,您让我替他死,我都六十多的人了,我不怕死,李浩他才二十五岁,才二十五岁呀……”

      王宝沉默了。

      良久之后,他看看老头,“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你们……”

      “不!我们不走!”,老头激动的说,“道长,嫣儿的仇报了,我们的心愿也了了。这件事不能让您替我们扛,更不能让李浩替我们扛,您还是把这因果,还给我们吧!求您了!”

      他一个头磕到了地上。

      王宝叹了口气,“好吧,你们留下。”

      “谢谢道长!”,老头哭着说道。

      “你相信我”,王宝说,“两天后,李浩会好起来的,回去休息吧。”

      “嗯”,老头站起来,“道长,我们做好了准备了,您随时可以开始。”

      王宝淡淡一笑,示意他去吧。

      老头流着泪,转身走了。

      王宝等他走了之后,转身拿过手绢,吐出了一口血。

      他喘息着,看着手绢上的血,心里一阵凄凉。

      反噬越来越厉害了,自己这个样子,怎么对付于尚书?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不行,自己死了没什么,可他们不能死,绝对不能……

      他打定主意,睁开眼睛,吃力的拿出手机,颤抖着拨通了唐思佳的电话,“唐小姐,我遇上麻烦了……”

      他惭愧的说道,“我没办法,只能请您救救我了……”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