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6 这是报应
    天亮后,韩芳走出羽田机场,见到了张晓阳的朋友佐藤信子。

    简短寒暄之后,俩人转身往外走,准备去见那个阴阳师。

    刚走出机场,韩芳的电话响了。

    她对佐藤信子说了声抱歉,拿出了手机,“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于家管家的哭声,“少奶奶,不好了,少爷,夫人还有老太太昨晚出事了,他们……”

    韩芳怔怔的听着,整个人都傻了。

    佐藤信子见她这样,小声问,“韩小姐,怎么了?”

    韩芳茫然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挂了电话,缓缓的蹲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眼泪在她眼眶中打转,她仿佛遭到了雷击,脑子一片空白,思维陷入了停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佐藤信子赶紧扶她,“韩小姐……”

    韩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泪夺眶而出,抽泣了起来。

    “韩小姐,出什么事了?”,佐藤信子担心的问。

    韩芳强忍着巨大的悲痛,扶着佐藤信子站起来,流着泪,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之后,她眼前一黑,倒在佐藤信子怀里,不省人事了。

    “韩小姐!韩小姐!”,佐藤信子大惊,她四下看了看,向周围的人请求援助。

    远处的机场巡捕见状,快步跑了过来,问她,“怎么回事?”

    “我朋友刚从炎夏过来,她晕过去了”,佐藤信子请求巡捕,“请帮我一下,我必须马上送她去医院!”

    “好的!”,巡捕从她手里接过韩芳,抱了起来,“请跟我来!”

    “拜托了!”

    巡捕转身走向了巡逻车。

    佐藤信子拿出手机,跟在巡捕身后上了车,随即拨通了张晓阳的电话,“晓阳,我接到韩小姐了,可是她现在晕倒了,我正送她去医院!”

    张晓阳看了看身边的老赵。

    于孝正的事已经上了新闻,他们全都知道了。

    老赵叹了口气,“告诉信子,让韩芳回来吧,现在于家就剩下她一个了。”

    张晓阳也叹了口气,对佐藤信子说,“麻烦你,先送她去医院,至于那个阴阳师……”

    “伊和小姐那边,我来和她说”,佐藤信子说,“等韩小姐醒过来之后,安排她们在医院见面!”

    “可以么?”,张晓阳问。

    “可以的”,佐藤信子说,“伊和小姐人很好,她会体谅的。”

    “好,那麻烦你了”,张晓阳说,“等韩芳醒了,麻烦你告诉她,让她和伊和小姐见面之后,尽快回来。于家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所有人都在等她回来主持大局。”

    “好的!”,佐藤信子说,“等她醒了,我转告她!”

    “拜托了”,张晓阳说。

    佐藤信子挂了电话,接着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喂,伊和小姐,很抱歉,这边出了点状况……”

    “没关系,我可以等”,伊和小姐说道。

    佐藤信子松了口气,“谢谢伊和小姐,太谢谢你了!”

    “这是应该的”,伊和小姐说,“你先忙吧,我等你电话。”

    “好的”,佐藤信子挂了电话,看了看身边的韩芳。

    韩芳眼角带着泪,雪白的裤子上,出现了血色,缓缓的正在扩大。

    佐藤信子大惊,赶紧对巡捕说,“请快点!请快点吧!拜托了!”

    “好的!”,巡捕点头。

    巡捕车瞬间加速,离开机场,呼啸着向最近的医院驶去。

    ……

    张晓阳打完电话,想了想,问老赵,“这个事,要不要跟悠悠说?”

    “不用说了”,老赵说,“这会说,你让孩子怎么说?”

    张晓阳叹了口气,感慨道,“悠悠和少爷真不一样,要是少爷,这事他肯定会管的,起码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于家家破人亡……”

    “少爷是少爷,悠悠是悠悠”,老赵说,“少爷办事,是救人为先;悠悠办事,是公道为先。于家人当年做了孽,现在家破人亡,说好听的叫还债,说难听的,这就是报应,孩子不管,我觉得没错。”

    张晓阳点了点头,纳闷道,“你说于家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事?”

    “我要是能知道,那还是我么?”,老赵无奈,“反正你想啊,悠悠都不管他们,于家人当年做的孽,能少的了么?”

    他叹了口气,“咱们呐都是俗人,只知道于家人和咱们有交情。悠悠不一样,他看的比咱们深,比咱们远。你记住,这事不能再提了,尤其是跟悠悠,再提,那就是咱俩不对了。”

    “我明白”,张晓阳点头,接着问他,“那于家那边,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现在于家都没人了,我去了也不能做什么”,老赵说,“还是等韩芳回来吧,到时候,咱们再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张晓阳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

    韩芳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佐藤信子见她醒了,赶紧凑过来,拉住了她的手,“韩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韩芳茫然四顾,吃力的想坐起来。

    “不要动”,佐藤信子拦住她,“你刚做完手术,不能动的。”

    “手术?”,韩芳一愣,这才赶到腹部隐隐作痛,顿时一惊,问她,“我的孩子?”

    佐藤信子惋惜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孩子……”,韩芳心如刀绞,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如泉涌。

    佐藤信子安慰她,“韩小姐,你不能太激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确很令人遗憾,可是你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你要坚强啊……”

    韩芳泣不成声。

    佐藤信子心疼的看着她,“韩小姐,你还年轻……”韩芳的心都碎了。

    丈夫死了,婆婆死了,奶奶也死了,一夜之间,婆家几乎灭门,只剩下了她一个。而现在,她那未出世的孩子,也流产了。

    她觉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她心如死灰,已经生无可恋了。

    佐藤信子不住的安慰她。

    但是无论她怎么安慰,韩芳都听不进去。

    无奈之下,佐藤信子只好站起来,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她带着一个女孩回来了。

    这女孩个子不高,像个学生,长得很清秀,目光深邃,宛若星辰。

    她来到病床前,拉住了韩芳的手,“韩小姐,我叫伊和光羽,请看着我的眼睛。”

    韩芳哭着看向了她,这一看,她瞬间安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