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9 韩芳
      三个人来到餐厅坐下,佣人们开始上菜了。

      这是唐思佳和杨倩儿的习惯,不出差的话,每周团聚一次,要么来杨倩儿这里,要么去唐思佳那里,十九年来,始终如此。

      饭菜上来之后,姐妹俩一边聊天,一边说起了郭辰龙的事。

      “他跟你借钱做什么?”,唐思佳问。

      “他看上了一家公司,想花二十五个亿收购”,杨倩儿说,“他现在手头有十五个亿,他想让我再借他十个亿。我不答应,他就一个劲的打电话纠缠,因为这事,我跟他发了几次火了。”

      “我说我去教训他,还不让我去!”,吴小鱼说。

      “你姑娘家家的,教训谁呀?”,杨倩儿皱眉,“能不能文静点?”

      吴小鱼哦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这些年,东阳建工发展的不错,郭家每年都分很多钱”,唐思佳不解,“他也不缺钱用,怎么想起做生意来了?”

      “他被人设局,要坑他呗”,吴小鱼插嘴。

      杨倩儿一皱眉,“吃你的饭,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吴小鱼很不服气,“我都十九岁了……”

      “吃你的饭!”,杨倩儿强调。

      “妈妈您看她!”,吴小鱼向唐思佳告状,“她就这样,总不让我说话!”

      唐思佳笑了,对杨倩儿说,“好了好了,让孩子说吧。”

      杨倩儿无奈,看看吴小鱼,“行,让你说,说吧。”

      吴小鱼胜利似的一笑,放下筷子,说道,“郭辰龙去年新认识个女朋友,那女的怀孕了,孩子不是他的。郭辰龙蒙在鼓里,对那女的言听计从,恨不得把她宠到天上去。这次呢,是那个女的和她肚子里那孩子的爹合伙做杀猪局,事成之后,那孩子的爹能分十个亿,钱到手之后,那女的就准备离开郭辰龙,跟她男友去国外了。”

      唐思佳看看杨倩儿,“得提醒他呀!”

      “提醒了,他不听”,杨倩儿说,“他就像中了邪了似的,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我不借他钱,他就一个劲的装可怜,还说要去公司找我。我很生气,所以就跟他吵了起来。”

      “那最后怎么说的?”,唐思佳问。

      “没结果”,杨倩儿说,“我把电话挂了,关机了。”

      “这也不是个办法……”,唐思佳看着她,“他总这么缠着你,时间长了,影响也不好。”

      “是不好”,杨倩儿叹气,“可是能怎么办?他仗着自己是小珺的哥哥,就胡作非为,总不能让小珺来处理这个事吧?”

      “我觉得可以”,吴小鱼说,“我还没见过小珺妈妈呢,她能回来么?”

      “你小珺妈妈在终南山修炼呢”,杨倩儿说,“那是说回来就能回来的?”

      吴小鱼哦了一声,继续吃东西了。

      杨倩儿看看唐思佳,“不说这个了,对了,悠悠怎么样?”

      “我表哥的朋友遇上个事,想找他给办”,唐思佳说,“不过他好像有点顾虑,没答应。”

      “顾虑?”,杨倩儿放下筷子,“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唐思佳摇头。

      “悠悠的本事,不比吴峥当年差”,杨倩儿琢磨,“他有顾虑,难道是那个事主不是好人,他不想助纣为孽?”

      “有这个可能……”,唐思佳点头。

      “不是有这个可能,是就是这么回事”,吴小鱼看看俩妈,“我了解我哥,他是绝不会帮坏人的。”

      俩妈点了点头。

      “我表哥想让我给悠悠电话,我说我不能打”,唐思佳看着杨倩儿,“他说事主家已经死了一个人了,你说这事,我是不是该问问悠悠?”

      “你别问”,杨倩儿说,“孩子已经自立门户了,就不能再干涉他。”

      她看看吴小鱼,“要不,你问问你哥。”

      吴小鱼摇头,“我也不能问。”

      杨倩儿明白了,看看唐思佳,“那就别操心了,让孩子自己处理,咱们吃饭吧。”

      唐思佳一笑,“好,吃饭吧。”

      ……

      于孝正和韩芳赶到赵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见面后,老赵把找阴阳师的事,告诉了他们。

      “阴阳师?”,俩人一愣,互相看了看,接着其声问道,“能行么?”

      “这个不好说”,老赵看看他俩,“你张姨已经通过樱花国的朋友,为你们联系好了,对方是个男的,很厉害,据说是个狐妖转世,天生的阴阳眼,善用咒语,对付厉鬼很有一套。你们要是觉得行,一会吃点饭,然后去机场,连夜飞樱花国。到了那,你张姨的朋友会带你们去见那个人。”

      张晓阳接过来,“那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了,办事很靠谱,你们把钱准备好了就行,那个人,收费很贵。”

      韩芳赶紧站起来,给张晓阳鞠躬,“谢谢张姨!”

      “哎,别这么客气”,张晓阳看看他俩,“这人能不能救你们,我们不好说,这事,我们也只能办到这个份儿上了。”

      “我们知道!”,韩芳感激的看着老赵夫妇,“赵叔,张姨,谢谢你们。”

      于孝正站起来,问张晓阳,“张姨,那个人收费,大概是多少?”

      韩芳一皱眉,“多少都行!”

      于孝正看她一眼,“我不是怕花钱,我是想看看,这个人的身价……”

      张晓阳看了看老赵。

      老赵有些不悦,“孝正,你这话什么意思?”

      “赵叔您别误会”,于孝正赶紧说,“我是觉得,去一趟樱花国要飞很久,如果对方身价很高,那应该就有希望,我们肯定去。但如果对方身价一般,我担心……”

      “你怕耽误你时间是吧?”,老赵冷笑。

      “我不是那意思……”,于孝正想解释。

      “行了,不用说了”,老赵站起来,“去不去的你们自己决定,我们只能做这么多了。要是去,你们现在就去机场,你张姨跟那边联系;要是不去,你们也别来找我了,自己赶紧去找人,别耽误了时间。”

      “赵叔,您别跟他一般见识”,韩芳诚恳的说,“我们这就去机场!”

      于孝正臊的满脸通红,“赵叔,对不起,我们这就去。”

      老赵点了点头。

      夫妻俩互相看了看,一齐给老赵夫妇鞠了个躬,转身走了。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