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2 一局棋
    “悠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赵忍不住问。

    吴悠悠看看老赵,又看看于孝正,“这个事,我确实不方便管,于先生,你还是另请高明的好。”他站起来,“时间很紧,你赶紧去吧。”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于孝正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小少爷!您别走!”

    他跪着爬过来,哀求吴悠悠,“求求您,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

    唐宁也站了起来。

    老赵起身走过来,看看于孝正,问吴悠悠,“老于家祖上,德行有亏?所以才招来了这个事?”

    “这不是厉鬼索命”,吴悠悠说,“是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老赵一皱眉,“老于家跟那个厉鬼……”

    吴悠悠点了点头。

    老赵明白了,一声长叹,“要是这样,那还真是不好管了……”

    “赵叔,您别这么说啊”,于孝正哭着说,“小少爷,您把话说清楚,什么愿赌服输,我们家到底怎么了?就是死,您也得让我们死个明白啊!……”

    老赵问吴悠悠,“这个能说么?”

    “这个事,要么不碰,碰了就得管到底”,吴悠悠看看于孝正,“我说的这些,已经是看在赵大爷的面子上了。其他的我不想说,你也不要问了,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去找人。不然的话,下一个就是你。”

    他看看唐宁,“我们走吧。”

    “嗯”,唐宁点头。

    俩人走出客厅,去餐厅了。

    于孝正傻了。

    他瘫软到了地上,无助的看向了老赵。

    老赵很为难,“孝正啊,我也没办法了,你还是……”

    他没好意思说出来。

    于孝正沉默了一会,慢慢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赵叔,谢谢您……我先走了……”

    他转身走出了客厅。

    老赵心里很不是滋味,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去送他了。

    送走了于孝正后,老赵来到餐厅,坐下了。

    见他闷闷不乐,张晓阳安慰他,“好了,别拉着脸了,这种事讲缘分,孩子不方便管,那就是缘分不在这,让他们另请高明就是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老赵看她一眼,拉住她的手,叹息道,“于敬廉跟我交往十来年了,他除了抠点,酸点,人还是挺好的。我不是因为悠悠不帮他们想不开,我只是觉的,那么好的一个人,突然这样了,我这心里……哎……”

    他叹了口气。

    赵添看看吴悠悠,“哎,你是办不了么?”

    吴悠悠看他一眼,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管!”,赵添纳闷。

    吴悠悠没说话。

    “赵添!”,张晓阳皱眉,“弟弟的事,轮得着你说话么?别跟着瞎掺和!”

    赵添哦了一声,只好闭嘴了。

    老赵清清嗓子,冲吴悠悠和唐宁一笑,“咱们不提这事了,来,吃饭!唐小姐,你是第一次来,别客气,起筷起筷!”

    唐宁轻轻一笑,“嗯。”

    她没动筷子,看了看吴悠悠。

    “悠悠啊,快起筷”,张晓阳热情的招呼,“鱼头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来来来,吃!”

    吴悠悠看了看老赵。

    “愣着干什么?”,老赵说道,“赶紧动筷子呀!”

    “哎,你不动,我就不能动”,赵添小声说,“你不饿呀?我可是饿坏了……”

    吴悠悠笑了,拿起筷子,夹了块鱼唇放到唐宁盘子里,“这个好吃。”

    唐宁点头,“嗯。”

    吴悠悠接着又夹了一块,看看老赵和张晓阳,“您二老也吃呀。”

    老赵和张晓阳笑了,拿起筷子,“好,吃!”

    吴悠悠笑了笑,把鱼唇送进嘴里,吸溜一声,滑进了嗓子里,咽了下去。他撸起袖子,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吃完饭之后,吴悠悠和唐宁起身告辞了。

    老赵本想留他们住一晚的,但又一想,小两口刚在一起,晚上回去肯定有活动,因此也就没有强留。他和张晓阳,赵添一齐,把他们送上车,目送他们走远之后,这才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唐宁想问于家的事,话都到了嘴边了,还是咽回去了。

    吴悠悠看出了她的心思,问她,“想问于家的事?”

    唐宁迟疑了一下,“……能说么?”

    “这有什么不能的”,吴悠悠淡淡一笑,接着问她,“唐局,你看人的本事怎么样?”

    “跟你比,肯定是不行的”,唐宁说。

    “那你说说,于孝正这个人怎么样”,吴悠悠说。

    “这个人,很会演戏”,唐宁说,“看上去忠厚,实际上小心思很多,哭着求你,眼神却有些闪烁。于家过去的事,他应该是不知道,但这个人的人性,有点问题。”

    吴悠悠点点头,“好,不愧是唐局,看人很准。”

    “你就别逗我了”,唐宁看看他,“我在你面前,纯属是班门弄斧,还是你说吧。”

    “这事说来,其实也不复杂”,吴悠悠说,“两人立了一个赌约,一个人赢了很久,赢了很多钱,突然一把输了,按照赌约,对方赌的是钱,他赌的是命。你说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

    “从法律上来说,赌钱和赌命都不合法,如果因为这个杀人,巡捕一定会管”,唐宁说,“但如果从道义上来说,既然愿赌,就得服输,赢钱的时候他拿了对方的钱,既然输了,那就只能认输了。”

    “可是这个人想要报巡捕,让巡捕杀了对方”,吴悠悠看着她,“你说巡捕该不该管?”

    “不该”,唐宁也看着他,“但一定会管。”

    吴悠悠轻轻叹了口气,“可是,我不是巡捕,我是风水师……如果我帮了他们,那就是作孽了……”

    唐宁略一沉思,问他,“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他们赌了一局棋”,吴悠悠说。

    “一局棋?”,唐宁一愣。

    “对,一局棋”,吴悠悠点头,接着感慨道,“于家逼着对方跟他们下棋,赢了对方五百六十年,但这一次,是对方赢了……”

    唐宁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