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使不得
    何丹有些尴尬。

    毕竟吴悠悠是自己的晚辈,在他面前坦露身子,总觉得有点……

    但吴悠悠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她始料未及。

    只见他背过身去,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红绸子,系到了头上,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绸子何丹认识,是她客厅里奖杯上的。

    她心里一阵感动。

    这孩子,还真是有心了……

    她轻轻出了口气,转过身,解开了浴巾。

    “好了么?”,吴悠悠问。

    “好了”,何丹说。

    吴悠悠转过身来。

    “你这样看不到,会不会不方便?”,何丹问。

    “没事”,吴悠悠说。

    “你把绸子解下来吧”,何丹红着脸说,“这是在办事,阿姨不会多想的。”

    吴悠悠没说话,伸出手指,略一停顿,缓缓的按在了她的后背上。

    他按得很准。

    何丹眉头微微一皱。

    温热的鲜血涌了出来,顺着后背,到腰窝,到臀部,顺着左腿流了下去。

    何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没事的悠悠,阿姨忍得住,继续吧。”

    吴悠悠的手指并没有继续动,他只是点了一下,就离开了何丹的后背。

    何丹背后的痛感瞬间消失,变成了一阵酥麻,热乎乎的,瞬间行遍了全身。

    她吐了口气,浑身出了一层透汗。

    吴悠悠转过身去,解开红绸子,说道,“好了,您再去冲一下吧,我先去客厅了。”

    说完,他走出了卧室。

    何丹回头看了一眼,喘息了一会,拿起浴巾重新裹好,转身去浴室了。

    吴悠悠来到客厅,把红绸子绑到了奖杯上。

    这是何丹五年前得的一个奖,奖杯很大,带双耳,红绸子就是缠在双耳上的。

    吴悠悠整理好奖杯,转身来到沙发前坐下,等何丹出来。

    这一次,何丹洗的很快,简单的冲了一下,就裹着浴巾出来了。

    在她踏进客厅的同时,地毯上的婴儿突然一声婴啼,哭了起来。

    何丹一怔。

    她惊喜的看着婴儿,眼泪瞬间涌出了眼角。

    吴悠悠站起来,来到她身边,看了看婴儿,冲她一笑,“可以了。”

    何丹流着泪,激动的要给吴悠悠跪下,“悠悠……”

    吴悠悠扶住她,“阿姨,使不得……”

    何丹哭了。

    吴悠悠把她扶到沙发前坐下,叮嘱她,“结界消失之前,不要碰他,不然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何丹泣不成声,不住地点头,“嗯……”“还有一件事”,吴悠悠看着她,“他现在转世了,神通和修为是没有了,但是前世的记忆都还在。所以,您不能亲自抚养他,得给他找个人,或者找个机构,等他长大成人之后,你们才能在一起。”

    何丹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她擦擦眼泪,平静了一下情绪,看了看婴儿,转过来对吴悠悠说道,“我明天就把他送去孤儿院,以后每年我只见他一次,等到他十八岁了,我再把他接回来……”

    “嗯”,吴悠悠点头,站起来,“那您守着他吧,我先回去了。”

    何丹站起来,“悠悠,谢谢你!”

    “客气了”,吴悠悠说。

    他转身走向门口。

    何丹跟着送他。

    来到门口,吴悠悠想到一个事,转过身来问她,“他是借尸还魂,又没了修为,这一世终了之后,他就会魂飞魄散,到时候,您怎么办?”

    何丹噙着泪,轻轻一笑,“我陪着他。”

    “您可以让他去修仙”,吴悠悠说。

    “他为了转世,耗尽了修为”,何丹叹了口气,“没有灵性和灵根,修仙不过是空中楼阁,可望而不可得。既然如此,何必还浪费那个时间呢?”

    吴悠悠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何丹心里一动,“怎么?难道他可以?”

    “您说的对,没有灵性和灵根,修仙确实不会有结果”,吴悠悠说,“但他修炼,不是为了成仙,而是为了还能转世……”

    何丹眼睛亮了,“你是说,只要他修炼,他就还可以转世?”

    “世间的修炼者,有几个是有灵性和灵根的?”,吴悠悠看着她,“对于世人来说,修炼的作用,其实就是为保真灵不昧,固本强魂,进而强化元神。所以我觉得,您送他去孤儿院,不如送他去山上,给他找个道观,让他自幼修习内息,静心修身。这样一来,等到他二十多岁下山的时候,根基也就稳了……”

    “明白了!”,何丹感激的看着他,“谢谢悠悠!谢谢你指点我!”

    “您太客气了”,吴悠悠笑了笑,“我先回去了,不要送了。”

    何丹噙着泪,点了点头,“嗯!”

    吴悠悠转身下楼了。

    何丹目送他下楼,关上门,转身回到客厅,坐到了地毯上。

    襁褓内,婴儿依然在啼哭着,一声高过一声。

    何丹看着他,抹了抹眼泪,开心的笑了。

    ……

    来到楼下。

    见他出来,唐宁迎过来,“怎么样了?”

    “没事了”,吴悠悠说,“咱们回家吧。”

    “好”,唐宁点头。

    俩人走到车前,开门上车,调转方向,缓缓的驶出了小区。

    “杨教官这就算转世了?”,唐宁边开车边问。

    吴悠悠嗯了一声。

    “那他还记得前世的事么?”

    “记得。”

    “那他们以后算什么关系?母子?还是……”

    唐宁看着他。

    “明天一早,何阿姨会把他送走”,吴悠悠说,“等他长大后,才会把他接回来。”

    唐宁明白了。

    吴悠悠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可算忙完了,终于可以回去睡觉了……”

    唐宁笑了,点点头,“嗯!”

    吴悠悠侧身往座椅上一靠,闭上眼睛,“不行,我先睡会,到家了喊我。”

    “要不你先回去”,唐宁看着他,“用神行符。”

    吴悠悠看了她一眼,又把眼睛闭上了。

    他不想那样。

    他想和她在一起。

    唐宁明白他的意思,心里一暖,转头看着前面的路,幸福的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