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6 血痕
    窗边没有动静。

    吴悠悠一皱眉,“出来!”

    窗外,血婆的身影慢慢的显现了出来。

    她像壁虎似的,趴在了玻璃上,一头白发在风中飞舞,一双黑洞似的眼睛贴在玻璃上,看上去特别的诡异。

    吴悠悠冷冷一笑,绕过婴儿,走向了窗户。

    血婆如梦初醒,惊恐万分,一声怪叫,转身跳了下去。

    吴悠悠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往下看。

    血婆掉到了地上,敏捷的爬起来,捡起篮子,一溜烟似的跑了。

    吴悠悠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楼下。

    唐宁一愣,“你……”

    吴悠悠将她揽到身后,一指远处的血婆,“站那!”血婆身子一僵,瞬间被定住了。

    她惊恐不已,惊叫道,“我不敢了!不敢了!……”

    唐宁这才看到血婆。

    “她怎么……”

    “站这别动”,吴悠悠说完,走向了血婆。

    血婆吓得浑身哆嗦,颤声哀求,“我眼睛瞎了,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吴悠悠来到她身后,看了看她,问道,“你怕什么?”

    “你别杀我!别杀我……”,血婆哆嗦着说,“我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出你是带金光的,我错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我没想杀你”,吴悠悠说,“不让你走,是因为事还没完。”

    “我不要那死胎了,我不要了……”,血婆赶紧说。

    “我现在给你解开”,吴悠悠说,“不过你不要跑,如果你跑,那我就只能灭了你了。”

    血婆一怔,随即点头,“是!我不跑……不跑……”

    瞬间,她能动了。

    她赶紧转过来跪下,惊恐的看着吴悠悠,“多谢……多谢……”

    这时,何丹下楼来了。

    她因为身体虚弱,走的很慢,所以直到吴悠悠制服血婆,她才来到楼下。

    见此情景,她不由得一愣。

    唐宁想扶她,“何局……”

    “不”,何丹赶紧摆手,“你不能碰我……”

    她绕过唐宁,来到吴悠悠身边,“悠悠,这……”

    “把东西给她”,吴悠悠吩咐。

    何丹点头,把还在滴血的红布包交给血婆,“给!”

    血婆没敢接,诧异的看着他们,“你们……”

    “这是那死胎男身的脐带和胎盘”,吴悠悠说,“你不能白来一趟,把这个拿走吧……”

    血婆看了看那红布包,有些为难,“这……”

    “拿着吧”,何丹说。

    血婆犹豫了一下,接过来,转身放到了篮子里,用红布盖上了。

    吴悠悠示意她起来说话。

    血婆站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那这死胎,我带走了?”

    吴悠悠看了看何丹。

    何丹说,“我不要了,你带走吧。”

    血婆如释重负,看了看篮子,又看了看他俩,转身走了。

    唐宁走过来,问他们,“怎么回事?”

    “血婆所到的地方,或者有女人难产而死,或者有胎儿胎死腹中”,何丹解释,“那个死胎男身已经被血婆带走了,杨小金可以活下来了。”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

    “血婆也是要面子的”,吴悠悠说,“死胎男身没能带走,带走脐带和胎盘,也算是没有白来。这件事今夜起今夜了,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不相欠了。”

    唐宁明白了。

    吴悠悠看看何丹,“上楼,我把符给您解开。”

    “好”,何丹说。

    吴悠悠转过来吩咐唐宁,“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咱们回家。”

    “不会再有情况了吧?”,唐宁问。

    “不会了”,吴悠悠说。

    唐宁放心了,点了点头,“好。”

    吴悠悠绕过她,向单元门走去。

    ……

    回到楼上,吴悠悠先来到客厅,看了看阵法中的婴儿。

    何丹紧跟了过来。

    她见婴儿还是没有气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问吴悠悠,“悠悠,这孩子……”

    “没事”,吴悠悠站起来,看看她,“您去洗个澡,用滚烫的水洗,洗完之后,去卧室。”

    何丹看了一眼婴儿,点点头,“好。”

    她转身去浴室了。

    吴悠悠来到沙发前坐下,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何丹来到浴室,吃力的脱下衣服,打开了水龙头,把水温调到了最热。

    滚烫的水冲淋到皮肤上,烫的她眉头一皱,身子不由得缩了起来。

    她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挺起了胸膛,任滚烫的热水冲淋着自己的脸和身体,一动不动。

    她的皮肤很快被烫红了。

    背后的符文慢慢显现了出来,呈黑红色,符文四周还出现了数条粗壮的血痕,蜿蜒着布满了她的后背,上到脖颈,下到臀部,中间裹腰,触目惊心。

    她眉头一皱,扶着墙壁,闭上眼睛,痛苦的喘息起来。

    血痕不断的扩张,蜿蜒到了她的胸部,小腹,大腿,还有两根到了她的脸上,慢慢扩散开来。

    何丹一声闷哼,嘴里涌出一口黑血,身子一软,扶着墙,滑到地上,宛如一条蛇,蜷缩了起来。

    地上的水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她失神的看着天花板,任热水落在脸上,瞳孔越来越小,逐渐变成了一条线,眼中闪出了绿光。

    血痕已经布满了她的全身,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失去了意识。

    过了不知道多久。

    她猛地清醒了过来,赶紧扶着墙站了起来。

    身上的血痕已经消失不见了。

    后背的上的符也不见了。

    她茫然的喘息着,咽了口唾沫,使劲搓了搓脸,低头看了看身上。

    皮肤被烫的通红,身上早已冲洗干净了。

    她关了水龙头,拿过浴巾擦了擦头发和身上的水,接着换了另一条,裹住身子,转身走出浴室,来到了卧室里。

    “悠悠,我好了”,她喊道。

    吴悠悠起身来到卧室,看了看她,问道,“刚才晕过去了么?”

    “嗯”,何丹点头。

    “好”,吴悠悠说,“转过去,把浴巾解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