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5 婴啼
    吴悠悠放心了。

    他拉着唐宁的手,身形一闪,回到了车内。

    唐宁不放心,“何局自己能出来么?”

    “放心”,吴悠悠说,“何阿姨虽然虚弱,但功夫还是有的,这墙,挡不住她。”

    唐宁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吴悠悠一指围墙,“她出来了。”

    唐宁转头一看,只见何丹单手扒着墙头,敏捷的跳到墙外,穿过了水沟,回到了路上。

    她冲这边点了点头。

    唐宁会意,发动了车子。

    何丹走到自己的车前开门上车,把死胎男身放到副驾驶位上,用安全带固定好,接着发动了车子,超过唐宁的车,向前驶去。

    唐宁紧随其后,跟上了她。

    接下来,该去何丹的宿舍,进行下一步了。

    何丹的宿舍也在老城西区,是一个旧小区内的单元房。

    来到这里之后,她停好车,解开安全带,抱着死胎男身下车,等候吴悠悠和唐宁。

    很快,唐宁的车也到了。

    俩人开门下车,来到了何丹面前。

    “我宿舍就在上面”,何丹说。

    “好”,吴悠悠点头。

    他转过来叮嘱唐宁,“你在楼下守着,血婆追来的话,不论她跟你说什么,你都别理她。如果她敢吓唬你,你也别客气。”

    “嗯!”,唐宁点头。

    吴悠悠伸手在她眉心点了一下,转过来看看何丹,“走吧。”

    “她自己能行么?”,何丹不放心。

    “您放心”,吴悠悠说,“血婆不敢碰她。”

    “您不用担心”,唐宁说,“这里交给我,你们快上去吧。”

    何丹犹豫了一下,“好,你自己多小心。”

    唐宁点了点头。

    何丹看看吴悠悠,“咱们上楼吧。”

    “走吧”,吴悠悠说。

    俩人转身进门,向楼上走去。

    唐宁来到门口站定,继续做守卫了。

    何丹的家在三楼,面积九十多平,两室一厅,收拾的非常干净。

    进屋后,吴悠悠来到客厅,让何丹把死胎男身放到地毯上,解开红布。

    何丹小心翼翼的放下死胎男身,小心翼翼的解开了红布。

    刚一解开,她眉头一皱,赶紧捂住嘴,转过头去,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顺着指缝直往下淌。

    “您去洗洗”,吴悠悠说。

    她捂着嘴站起来,走了几步,身子一软,差点摔倒。

    吴悠悠从后面扶住了她。

    “我没事……没事……”,何丹站起来,扶着墙,去洗手间了。

    雪白的墙壁上,赫然留下了她的血掌印。

    吴悠悠看了看那血印,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每一口血,都是她的修为。

    再这么吐下去,她损失的,就不是几十年的修为了。

    现在只有尽快让杨小金转世,这样才能解开何丹身上的符,解开符之后,她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吴悠悠转身来到死胎身边,看了看这死胎的样子。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皱皱巴巴的。

    他浑身是血,脐带都没有剪断,连同胎盘,都在这红布里了。

    吴悠悠是第一次见到这些,觉得有些反胃,下意识的背过身去,轻轻出了口气。

    客厅里满是血腥味。

    他只觉得胃里不住地翻滚,很不舒服,本能的换成了胎息,这才好些了。

    何丹洗完了脸,吃力的喘息了一会,转身回到了客厅。

    “还能坚持么?”,吴悠悠问她。

    她强打精神,“能……”

    吴悠悠点点头,接着说道,“那咱们继续。”

    “好”,何丹说。

    吴悠悠转过来,淡淡的说了句,“杨叔叔,出来吧。”

    话音一落,杨小金在客厅的角落里显现了出来。

    他身上闪着淡淡的金光,冲吴悠悠一抱拳,“小少爷。”

    吴悠悠点了点头。

    何丹激动地看着丈夫,眼圈红了。

    “杨叔叔,您现在可以投胎了”,吴悠悠说,“您先进入肉身,我布置阵法保护您,半个时辰后,您就安全了。”

    “谢谢小少爷”,杨小金很激动。

    “您应该谢何阿姨”,吴悠悠说,“抓紧时间吧。”

    杨小金看了看何丹,噙着泪点点头,“好!”

    他走过来,身材越来越小,变成了一团柔光,飞进了死胎男身的眉心,闪了一下,不见了。

    何丹下意识的想过去。

    吴悠悠拦住了她,“别急,等一下……”

    何丹不解,“怎么?”

    “等他有反应了再说”,吴悠悠说。

    何丹明白了,点了点头。

    等了约莫半分钟。

    红布内的婴儿突然动了一下,苍白的小脸上,开始有血色了。

    “可以了”,吴悠悠看看何丹,“去拿被子。”

    “好!”,何丹赶紧点头,转身进屋,拿来了一床小被子。

    这些,她早就准备好了。

    她拿着被子来到婴儿身边,单膝跪下,把被子铺到地毯上,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婴儿。

    “把脐带咬断”,吴悠悠指挥她,“先把孩子放到被子里,然后用红布包好脐带和胎盘,打一个死结。”

    “好!”

    何丹低头咬断脐带,把孩子放到小被子里裹好,转过来把脐带和胎盘用红布裹好,系上了两个死结。

    她抬起头,问吴悠悠,“然后呢?”

    “孩子放那别动,把红布包拿去楼下,等血婆来了,交给她”,吴悠悠说。

    “嗯!”,何丹点头,站起来拿起红布包。

    “您先下楼”,吴悠悠说,“我布置好阵法,随后就来。”

    “好!”

    何丹看了孩子一眼,转身走了。

    吴悠悠等了一会,来到孩子身边,一指孩子身下的地毯,轻轻说了句,“起。”

    一个淡金色结界显现出来,将孩子包裹住了。

    接着,他掐指决,一指结界,“禁!”

    结界微微颤了一下,金光变成了白光,隐入了地毯中,若隐若现。

    他收了指诀,走向门口。

    刚到门口,客厅里哇的一声,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他心里一动,转身又回到了客厅。

    婴儿的啼哭戛然而止。

    他看了看被子里的孩子,又看了看窗边,玩味的一笑,“别藏着了,出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