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4 争抢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很平静。

    唐宁犹豫了一下,转头继续看向何丹。

    此时,何丹已经站起来了。

    她脸色苍白,满脸的冷汗,一声断喝,几下助跑,嗖的一声跳过了十几米宽的排水沟,如同一只豹子,敏捷的翻过了围墙。

    吴悠悠拉住唐宁的手,俩人身形一闪,来到了公园内,隐住了身形。

    血婆已经捡起了死胎男身,正要往篮子里放。

    何丹一声怒吼,冲过来猛起一脚,踹到了血婆的屁股上。

    血婆一个踉跄,被踹出数米,手里的死胎也脱手了。

    她猛地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何丹,嘴角露出了诡笑。

    何丹盯着她,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红布,呼的一声抖开了。

    血婆看了一眼那红布,讥讽道,“一个废了的青蛇妖,仅凭一块红布,就想跟我争?”

    “少废话”,何丹冷笑,“来吧!”

    血婆笑了,她的脸色变得惨白,一双眼睛变成了黑洞,嘴唇也变成了黑色的,一双手上,指甲慢慢的变长,锋利如刀。

    她是鬼变成的妖,露出厉鬼像,就是要进攻了。

    何丹满眼的不屑。

    这些年,她遇到过太多对手,见过了太多的风浪。

    即使现在很虚弱,她也没把这血婆放在眼里。

    血婆睁圆了眼睛,一声怪叫,呼的一声冲过来,怒吼着抓向了何丹的咽喉。

    何丹不躲不闪,一把抓住血婆的手,反手一拧,往后一带。

    血婆一声惨叫,被拖倒在地上。

    只听咔嚓一声,她的胳膊被何丹一个膝撞,生生的折断了。

    血婆嗷的一声,拼命的挣扎。

    何丹并不恋战,松开她,迅速退到十几米外,扶着一棵大树,喘息了起来。

    唐宁不明白,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示意她继续看。

    她点了点头,继续看向何丹。

    血婆吃力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何丹,肩膀一晃,右臂恢复如初。

    何丹站直了身子,拿着红布,走向血婆。

    血婆发出了一声尖啸,再次扑了上去。

    这一次,何丹不再硬碰硬了。

    她转攻为守,不住的闪躲,不还手,也不碰触血婆。

    血婆见何丹有顾忌,顿时猖狂了起来,动作越来越快,攻势越来越猛,把何丹逼的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边。

    她一声怒喝,一把抓向了何丹的脸。

    何丹敏捷的闪开了。

    血婆一把抓空,没收住,直接抓进了墙内。

    坚硬的墙壁,被她生生的掏出了一个洞。

    她猛地转过身来,继续抓向何丹。

    何丹依然只是闪躲,不住地后退。

    血婆越是抓不着,越是愤怒,她像疯了似的,发出了令人心颤的怪叫,爪子呼呼带风,何丹险象环生。

    唐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几次想冲上去,都被吴悠悠拦住了。

    没办法,她只好继续观战了。

    何丹并不怕血婆。

    但血婆是妖,和她交手的话,不免会沾惹妖气。

    何丹怕因此耽误大事,所以才改变了策略。

    她知道,自己越是闪躲,血婆越是愤怒,越是要置她于死地,而对那地上的死胎男身,反而就不会那么在意了。她要用自己做诱饵,分散血婆的注意力,找机会把死胎男身先夺过来,只要用红布包住那死胎,血婆就是再愤怒,也无计可施了。

    她不住地后退,把血婆引到了两棵树之间,围着树,快速的躲闪。

    血婆能附体,能穿墙,也能用一些简单的妖术,但是这些对于何丹来说,都是没用的。她唯一能用的,就是自己的两只手,其中一只手还因为提着篮子而无法使用。

    此时的她,已经彻底被激怒了。

    死胎男身不重要了,她只想抓住何丹,掐断这青蛇妖的的喉咙!

    她的速度特别快,但每每得手之际,却又总能被何丹巧妙的躲开。眼看这青蛇妖面色苍白,虚弱至极,自己却伤不得她分毫,这伤害不大,侮辱性却强到了极点。

    血婆愤怒至极,放下篮子,挥舞着双手,猛扑何丹。

    何丹等的就是这一刻!她敏捷的躲过血婆的扑击,冲上去,一脚将篮子踢飞了。

    篮子飞过了围墙,落到了外面。

    血婆大惊,一声怪叫,冲过去,穿墙而过,去外面捡篮子了。

    何丹利用这个机会,快步来到死胎男身身边,扑通一声跪下,用手中的红布迅速将死胎男身包好,抱在了怀里。

    这时,血婆回来了。

    她见何丹已经抢到了死胎男身,怒不可遏,冲过来就要抢。

    何丹敏捷的一闪,就地一滚,一个剪刀腿将血婆剪倒在地上,迅速站起来,猛地一脚,踢到了血婆的脸上。

    血婆被踢出数米远,脸都变形了。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提着篮子,一声怒吼,还想冲上来。

    “够了!”,何丹一声断喝。

    血婆停下了,愤怒的看着何丹,胸脯剧烈的起伏。

    “死胎我已经包好了”,何丹冷笑,“现在它不怕沾惹点妖气了,你再没完没了,别怪我不客气!”

    血婆看了一眼她怀里的死胎,脸上慢慢变回了刚才的样子。

    “赶紧给我走!”,何丹盯着她,“否则,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血婆很不甘心。

    她冷冷一笑,“天还没亮,事情还没完,你给我等着……”

    何丹也冷笑,“好,我等着你!”

    血婆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一声冷哼,提着篮子,转身走到墙边,穿墙而过,消失不见了。

    何丹腿一软,半跪到地上,嘴里涌出了一口鲜血。

    她吃力的喘息着,看了看怀里的死胎男身,欣慰的笑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