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3 血婆
    :

    唐宁也看到了那个人。

    “就是他?”

    “对”,吴悠悠看着那人,“他吓坏了……”

    “吓坏了?”,唐宁不解,“怎么回事?”

    “他刚才在手术室门口守着,亲眼看到那个被他害死的兄弟从里面走了出来,还笑着对他说了句话。”

    “什么话?”

    “说你不要得意,做不做你儿子,我都能弄死你,就在今晚。”

    唐宁明白了,“难怪吓成这样……”

    “他意识到这孩子是他兄弟来讨债了”,吴悠悠看着那个人,“所以他刚才咨询了一位风水师傅。那人告诉他,赶紧把死胎带去一个地方,卖掉,上面再压一块石头,用自己的血淋在石头上。这样一来,就能镇住厉鬼,不然的话,他今晚必然会死于非命。所以他赶紧把死胎带了出来,来这里拿车,准备去那个地方埋掉。咱们不急,等他出了停车场之后,再跟上去。”

    “好”,唐宁点头。

    吴悠悠转头看了看,一指远处,“血婆来了。”

    唐宁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只见那老太太提着篮子,不慌不忙的走进停车场,向这边过来了。

    “来的还真快”,她自言自语道。

    “她没有神足通,但可以跟着车走”,吴悠悠指了指远处的一辆面包车,“她是跟着那个车过来的。”

    唐宁看了看,点了点头。

    这时,那个男人上了自己的车,发动了车子,缓缓的驶向了门口。

    吴悠悠看了看唐宁。

    唐宁会意,发动了车子。

    何丹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吃力的坐起来,也发动了车子。

    唐宁盯着那人的车,见他驶出大门之后,这才缓缓的向大门驶去。

    何丹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两辆车一前一后,速度并不算很快。

    血婆看着两辆车过来,嘴角一笑,做好了搭车的准备。

    唐宁下意识的加快了速度。

    吴悠悠抓住了车门。

    越野车呼的一声,从血婆身边开了过去。

    血婆扑了个空。

    她愣了一下,转过来准备扑何丹的车。

    何丹的速度很快,没等血婆扑,嗖的一声冲了过去。

    血婆一皱眉,提着篮子,快步追了上来。

    但是她的速度不够快,等她走到门口,两辆车已经上了大路,轰鸣着走远了。

    血婆面若寒霜,孤零零的在冷风中,手中的篮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正在这时,又有一辆车过来了。

    她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在那辆车经过的刹那,猛地扑了进去。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男孩。

    他觉得身上一冷,打了个冷颤,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只见一个身穿红旗袍的白发老太太坐在后座上,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他浑身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刚要喊,老太太猛向前,扑到了他的身上。

    男孩一脚急刹车,停下了。

    接着,他的眼神变成了血婆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保安走过来,问他,“您没事吧?”

    他瞥了保安一眼,一脚油门,冲出医院大门,呼啸着追了上去。

    保安吓了一跳,愤怒的骂了一句,“真他妈傻逼!”

    他怏怏不悦的回到值班室,继续看相声去了。

    ……

    吴悠悠这边,唐宁已经追上了那辆车。

    那人开的很快,像疯了似的,一出门,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但这难不倒唐宁,身为前409局最优秀的女特工,跟踪一个普通人对她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她不需要吴悠悠导航,仅凭着自己的专业素养,很快就追上来了。

    何丹也追上来了。

    紧接着,血婆也追上来了。

    唐宁看到了一辆车不顾一切的追上来,呼啸着超过了何丹和自己,疯狂的向前冲去,愣了一下,问吴悠悠,“血婆?”

    吴悠悠点头,“血婆。”

    唐宁下意识的加速,越野车呼啸着追了上去,很快追上了血婆的车。

    何丹也跟着追了上来。

    血婆瞥了一眼后视镜,嘴角一脚,猛踩油门。

    她的车咆哮着冲向了男人的车。

    就在这时,男人的车却突然减速了。

    血婆的车来不及减速,直接撞上了。

    砰的一声巨响,男人的车被撞的打了几个转,撞进了路边的绿地内,翻了。

    唐宁赶紧减速,一个急刹车,玩了一个漂亮的漂移,将车停下了。

    何丹也紧急减速,越野车在路面上转了几个圈,停到了路的另一边。

    唐宁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吴悠悠拦住了她。

    “那车已经翻了”,唐宁看着他。

    “车翻了,那人还没死”,吴悠悠说,“死胎男身必须被他扔掉之后,何阿姨才能捡回来,否则,是没用的。”

    唐宁想了想,转头看向了何丹的车。

    何丹已经开门下车,步履蹒跚的走向了绿地。

    血婆也下了车,提着篮子,走了过去。

    唐宁见状,转过来问吴悠悠,“血婆也下车了,要不要提醒何局?”

    “不用”,吴悠悠说,“何阿姨知道该怎么做。”

    何丹已经看到了血婆。

    血婆也看到了何丹。

    俩人对视片刻,同时加快速度,冲向了那辆翻了的车。

    就在这时,男人爬出来了。

    他头部受了很重的伤,满脸是血,提着包,摇摇晃晃的向前面走去。

    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刚才撞停的车调转方向,猛然加速,撞向了男人。

    砰的一声!

    男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飞进了路旁的沟里。

    那个死胎男身则飞过沟对面的高墙,掉进了墙那边的公园。

    何丹腿一软,噗通一声,半跪在了地上。

    血婆得意的一笑,提着篮子走过水沟,穿过围墙,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