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3 老头子的安排
    ???

    吴悠悠和蒋夕在洲域玩了二十多天。

    四月十九号这天傍晚,他们回到了上京。

    吴小鱼来到机场,将他们接回了唐思佳的豪宅。

    到家之后,蒋夕走进客厅一看,见一切都和平时一样,根本没有布置,不由得一愣,问吴小鱼,“小鱼姐姐,今天不是你们的生日么?怎么家里也没布置一下呢?”

    “这是妈妈的意思”,吴小鱼说,“她说我哥过了今晚就要自立门户了,这个生日,必须简单着过。”

    “简单着过?”,蒋夕皱眉,“怎么个简单法?”

    “妈妈和我妈都在我家,那边布置好了”,吴小鱼看看吴悠悠,“妈妈说,你们回来后,让我带夕夕过去,让你自己在家。厨房里有面条,你自己煮碗面吃……”

    她口中的妈妈,指的是唐思佳。

    这是兄妹俩的习惯,称呼自己的妈妈,叫咱妈,称呼对方的妈妈,就叫妈妈。

    吴悠悠转头看了看厨房,没说话。

    “唐阿姨她怎么能这样?!”,蒋夕很激动,“今天可是悠悠哥哥的生日啊!”“我也说了这话”,吴小鱼无奈,“可妈妈不听,我也没办法。”

    蒋夕看看吴悠悠,“悠悠哥哥,我陪你过生日!”吴悠悠淡淡一笑,“不用,你跟小鱼姐姐去吧。”

    “不!”,蒋夕摇头。

    吴小鱼看看吴悠悠,“哥,让夕夕留下吧,妈妈给管家和佣人都放了假了,厨师也放假了,就你自己,太冷清了。我因为这个已经跟两个妈妈交涉了一上午了,可妈妈说什么也不让我过来陪你,你让夕夕留下,我给你们定一桌饭,你们两个……”

    “这不是妈妈的意思”,吴悠悠说,“是爸爸的意思……”

    吴小鱼轻轻叹了口气,很为难,“可是……”

    “咱们吴家的习惯,儿子大了,要自立门户”,吴悠悠玩味的一笑,“爸爸是想让我从今晚开始就独立,他是为我好……”

    “我真是想不明白!老头到底想干嘛呀?”,吴小鱼有些气愤,“你是他亲儿子,又不是他仇人,干嘛这么对你!这样有意思么?”

    “别这么说爸爸”,吴悠悠看着她,“他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用意。行了,你带夕夕回去吧,我自己没问题的。”

    “不!”,蒋夕态度坚决,“悠悠哥哥,我留下来陪你!”

    吴悠悠淡淡一笑,摸了摸她的头,“你都陪了我二十多天了,为了我,你连学业都耽误了。没事的,我自己煮碗面条,吃完了看电影,一个人在家没人管着,不知道多自由!你呢,就跟你小鱼姐姐去,晚上多吃点好吃的,等明天……”

    “不!”,蒋夕眼圈红了,“我哪也不去,我要陪着你!”

    吴悠悠无奈,看了看吴小鱼。

    吴小鱼明白他的意思,转过来对蒋夕说,“夕夕,听话,你唐阿姨和杨阿姨都在等你,姑姑和蒋阿姨她们也都在,你要是不去的话,他们……”

    “小鱼姐姐,你别说了”,蒋夕含着泪打断她的话,“那边那么热闹,不差我一个。我不能让悠悠哥哥自己在家里,孤零零的吃面条!我一会给两位阿姨和我妈妈打电话,我自己跟他们说,你不要劝我了。”

    吴小鱼略一沉思,看看吴悠悠,“让夕夕留下吧。”

    吴悠悠摇头。

    他劝蒋夕,“夕夕,我今晚必须一个人,你留下,反而不好。听话,跟小鱼姐姐去那边,好么?”

    “悠悠哥哥,我……”

    “听话!”

    蒋夕噙着眼泪,犹豫良久,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悠悠笑了,“这就对了。”

    他看看吴小鱼,“回去吧。”蒋夕凑过来,抱住了他。

    她心疼悠悠哥哥,特别的心疼。

    吴悠悠笑着安慰她,“没事的,跟小鱼姐姐去吧。”

    蒋夕摇头。

    “听话……”,吴悠悠说。

    蒋夕没办法,只好松开了他。

    她强忍着泪水,叮嘱吴悠悠,“晚上我给你打电话,我陪你聊一晚上。”

    吴悠悠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可不行……”

    “可是……”

    “去吧……”

    蒋夕沉默了一会,轻轻地出了口气,抬起头看着他,“那你照顾好自己。”

    吴悠悠点了点头。

    蒋夕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吴小鱼走过来,抱住了哥哥,“哥……”

    “没事……”,吴悠悠安慰她,“道家人不过生日,对我来说,这日子跟平常没区别,不过就是吃碗面条而已……”

    “老头子不公平……”,吴小鱼哽咽着说。

    她心疼哥哥,比蒋夕还要心疼。

    “不许这么说爸爸……”,吴悠悠松开她,“回去吧……”

    吴小鱼擦擦眼泪,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吴悠悠目送她走出门口,转身来到沙发前坐下,拿出了手机。

    这会,他可以开机了。

    开机之后,他看到了唐宁的微信。

    只有一个字,“嗯。”

    这是二十五天前,她回复他那条信息的。

    他淡淡一笑,放下手机,起身去煮面了。

    此时的天,早已黑了。

    吴悠悠自己煮了碗面,煎了个荷包蛋,一不小心还煎糊了。

    他把黑不溜秋的荷包蛋小心翼翼的放到面上,端起碗,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上吃了起来。

    他吃的很香。

    但吃着吃着,他吃不下去了。

    他默默的看着熟悉的家,眼泪漱漱而下,仿佛断了线的珠子。

    心里却说不出来的孤独,寂寞,还有失落。

    今天是他的生日,是他在这个家里的最后一个生日。

    但是妈妈们不在,妹妹也不在,他所有的亲人都在为妹妹庆祝生日,而他自己,连个蛋糕都没有,有的,只是手里的这碗面条……

    他擦了擦眼泪,继续吃面。

    正吃着,门铃响了。

    他愣了一下,放下筷子,擦擦眼泪,起身来到门口,开门一看,竟然是唐宁。

    两个人静静地看着彼此,都没说话。

    沉默了一会之后,唐宁把手里的蛋糕交给他,轻轻说了句,“生日快乐……”

    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

    吴悠悠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拽进怀里,紧紧地抱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