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8 不想杀人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蒋柔知道,不该再问了。

    她是看着吴悠悠长大的,知道这个孩子很善良,根本不会去做杀人的事。肯定是有人找他办事,他为了救人,不得已,才杀了某些坏人。

    而这一次,他不想再杀人了。

    “悠悠,阿姨不问了”,她看着吴悠悠,“这件事,咱们报警。”

    吴悠悠抬起头,冲她一笑,摇了摇头。

    蒋柔不解,“怎么?”

    “没有用的”,吴悠悠说,“巡捕解决不了这件事。”

    “那怎么办?”,蒋柔问。

    吴悠悠吃完了碗里的粥,放下碗,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角。

    “这件事如果不想死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他放下纸巾,看着蒋柔,“拖。”

    “拖?”,蒋柔一愣。

    “对”,吴悠悠说,“拖。”

    蒋柔不太明白,“怎么说?”

    “那个男魂是个老头,是个很厉害的风水师”,吴悠悠说,“他得了绝症,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为了能换个身体继续他的生命,他以噬魂夺舍之法,将自己变成了寄生魂,然后让他的孙女将他送进了苏明明的魂内。他的计划是,先夺取苏明明的肉身,借体重生,然后杀掉苏先生和陈阿姨。这样一来,苏家的一切,就都是她的了。”

    蒋柔一皱眉,“好毒啊他们……”

    “是很毒”,吴悠悠说,“为了这个计划,他还花重金请来了五个杀手,并用符水对这些人施加了灭魂咒。他对这五个人说,只有自己能解开他们身上的诅咒,且事成之后,会给他们五个人一个亿的酬谢。因为这诅咒和重赏,这五个人,就都成了他孙女控制的亡命徒了。”

    蒋柔点了点头。

    “老头现在已经成了寄生魂,但他的肉身并没有死,而只要他的肉身不死,他就可以通过肉身,继续传达命令”,吴悠悠看着她,“昨天在苏家,我如果直接救苏明明,那老头的肉身就会死掉,他的生魂也会魂飞魄散。可是这样一来,他孙女和那五个杀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带着枪冲进苏家,杀光苏家的人。当然,我可以阻止这一切,但是那样一来,我就不得不杀人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两天前,我为我爸爸的朋友办了一件事,事情办完之后,有一百多个人被杀了。虽说那些人都是坏人,是死有余辜,但我毕竟还没出道,所以那天,九道天雷劈我,我这条命,差点就保不住了……”

    蒋柔一惊,“九道天雷?这么严重?”

    吴悠悠点了点头。

    “难怪你刚才那么说……”,蒋柔轻轻出了口气,“现在我理解了……”

    “所以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吴悠悠说,“寄生魂一旦进入宿主的魂内,最长半个月,必须吞掉宿主的魂,否则就会魂飞魄散。算算日子,老头寄生到苏明明的魂内已经十二天了,他现在还有三天时间。但他现在被我困住了,想继续吞噬苏明明的魂,已经不可能了。”

    “那这么拖下去,会怎么样?”,蒋柔问。

    “老头之所以变成寄生魂,是因为他不想死”,吴悠悠说,“可这么拖下去,再过三天,他就会魂飞魄散。而那五个杀手身上有他下的灭魂咒,他们是绝对不能让老头死的,因为老头如果死了,他们也就死定了。现在还有时间,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打开苏明明身上的封印。而我们就以逸待劳,见招拆招,拆到他们绝望,逼着老头求饶,主动离开苏明明,这样一来,苏家也就能保全了……”

    “可这样的话,不是太便宜了他们么?”,蒋柔问。

    吴悠悠摇了摇头。

    “怎么说?”,蒋柔看着他。

    “这个现在不能说”,吴悠悠说,“总之您相信我,他们做了这样的事,一定会遭到报应,不会有好下场的。”

    蒋柔松了口气,点点头,“好。”

    “还有一点”,吴悠悠说,“这些事,您知道就好了,不能告诉陈阿姨他们。对他们,就只说是苏明明中了邪术,其余的,一个字都不能多说。”

    “明白!”,蒋柔点头,“你放心,我不会和他们说的。”

    “嗯”,吴悠悠看看桌上,见盘子里还剩了两个小笼包,他舍不得浪费,拿起筷子,夹过一个,塞进了嘴里。

    “这个凉了,不要吃了”,蒋柔说,“我让厨房给你再拿点来……”

    她起身要出去。

    吴悠悠起身拦住她,“不用了阿姨,我是不想浪费,再说了,这也不凉,还温着呢……”

    蒋柔见他这么说,只好又坐下了。

    吴悠悠笑了笑,坐下来,把另外一个包子也夹过来,塞进了嘴里。

    蒋柔看了他一会,突然想起个事。

    “悠悠,那个老头是怎么做到的?”,她问。

    “那老头的孙女是苏家的常客”,吴悠悠说,“春节前,她去了一趟苏家,送了一件衣服给苏明明。苏明明穿上之后,就变成寄生魂的宿主了。”

    “常客?”,蒋柔眼睛一亮,“送衣服?”

    吴悠悠点了点头。

    蒋柔明白了,点点头,“确实不能说,就他们两口子那性格,说了就打草惊蛇了……”

    吴悠悠也点头,“您说了,他们就知道是谁了,然后就会报警,然后苏家就会血流成河……”

    “会这么快?”,蒋柔皱眉,“苏家有内奸?”

    “有”,吴悠悠说。

    “是谁?”

    “苏明明”

    “明明?”

    “老头的生魂在她的魂内,同时也能通过自己的肉身说话”,吴悠悠说,“稍微走漏风声,他孙女那边,也就知道了……”

    蒋柔深吸一口气,“明白了……”

    正说着,管家来到门口禀报,“蒋小姐,小少爷,苏先生和陈小姐又来了。”

    蒋柔一愣,看看吴悠悠,“这么快?”

    吴悠悠笑了笑,没说话。

    蒋柔站起来,“走,咱们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