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5 灵面具
    吃完晚饭,吴悠悠早早上楼休息了。

    他住的是蒋夕的隔壁,每次来蒋家,都住这个房间。

    睡到半夜,外面起风了。

    吴悠悠睁开眼睛,坐起来,拿过了衣服。

    他不慌不忙的穿好裤子,起身下床,接着拿过上衣穿上,转身来到窗前,身形一闪,离开蒋家,来到了苏家大宅附近。

    苏家大宅门外,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正在作法。

    这两个人都披着宽大的黑色法袍,头戴青铜鬼面具,从身形可以看出,左边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她左手执人骨铃,右手执红纸扇,念念有词;右边是一个老者,他手里捧着一面大青铜镜,在女子前面跳来跳去,不断的用镜子照苏家的大门。

    在他们身后,马路对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没熄火。

    吴悠悠看了看那轿车,来到那女子身后,轻轻咳了一声。

    女子正在念咒,听到身后有人,猛地转过身来,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她不由得愣住了。

    老头动作不停,低声斥责,“怎么停下来了?继续念咒啊!”

    女子回过神来,“哦,好……”

    她继续摇动人骨铃,继续念咒语。

    刚念了几句,身后又有人轻轻一咳。

    她心头一凛,猛地转过来,“谁?!”

    “你干什么?!”,老头很生气。

    “师父,有人……”

    “哪里有人?”,老头压着嗓子,“再说了,你什么没见过?鬼都不怕,你怕人?!”

    “真的有人!”,女子很着急。

    “继续!”,老头命令。

    女子无奈,看了看四周,深吸一口气,继续念咒。

    吴悠悠又咳了一声。

    这次声音比较大,不但女子听到了,老头也听到了。

    女子猛地转过身来,惊恐的看着四周,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老头也害怕了。

    “您听到了吧?”,女子问老头。

    老头收起铜镜,“走!”

    女子点了点头。

    俩人快步穿过马路,上了那辆黑色轿车。

    此时的吴悠悠,已经坐到轿车的后座上了。

    两人摘下面具,脱掉法袍,扔到了后面。

    吴悠悠默默的看了一眼,接着继续看那两个人。

    女子二十五六岁,一头紫色短发,左耳钉着六个耳钉,脖颈间纹了一只凶猛的齐天大圣。她长得并不好看,但也不算难看,属于那种混进人群绝对没人注意到的那种。

    老头大概六十多岁,满头的白发,脸色蜡黄,一脸的凶相。他后背上也有纹身,从脖后露出的部分看,纹的是一头的黑狮。

    这两个人,都是巫师。

    老头明显吓坏了,他哆嗦着抹了抹脸上汗水,命令女子,“快走!”

    女子紧张的看了一眼苏家大宅,匆忙的发动了车子,加速向前驶去。

    老头拿出烟,叼了一支,打火点着了,使劲吸了几口,这才平静些了。

    “师父,刚才到底是什么人?”,女子不安的问。

    “你问我,我问谁?”,老头没好气,狠狠的吸了口烟,“这个事看来挺麻烦,咱们还是别触这个霉头了。去公园,找那个女人,拿了第二笔钱,赶紧离开金陵!”

    “可她交代的的事,我们并没有办好啊”,女子说。

    “她能知道没办好?”,老头瞪她,“咱们说办好了,就是办好了!她自己说的,办好之后另给我们一笔酬谢!这钱,不拿白不拿!”

    女子不敢顶嘴了,点了点头。

    吴悠悠默默的看着两个人,玩味的笑了。

    他其实没必要跟着去,只是闲着也是闲着,反正回去暂时也睡不着,不如跟着去看看热闹了。

    轿车沿着主路开了约莫十几分钟,在一个十字路口转了弯,来到一座公园外。女子把车停到路边,师徒俩开门下车,走进了公园。

    吴悠悠身形一闪,从车里出来,悄悄地跟上了他们。

    进入公园后,师徒俩沿着路往前走,一直来到了湖边,来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后。

    老头停下脚步,“苏小姐,我们来了!”

    女人转过身来,看了看师徒俩,“办好了?”

    她身材高瘦,长发,颇有姿色,一双大眼睛,非常的勾人。

    “办好了!”,老头说道,“封印已经打开了,他的灵魂已经重新苏醒过来了!”

    “真的办好了?”,苏小姐盯着他。

    老头神情坦荡,“对!”

    苏小姐看看老头,又看看那女子,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你笑什么?”,老头皱眉,“事情办好了,你不是说,事成之后,另给我们一笔酬金么?拿来吧!”

    “我再问你一遍……”,苏小姐盯着他,“你到底办好了没有?”

    “你这话什么意思?”,老头皱眉,“信不过我们吗?”

    “你们胆子不小……”,苏小姐眼神一冷,“连我都敢骗……”

    “谁骗你了?!”,老头还想狡辩,“我们……”

    苏小姐一指师徒俩,厉声道,“抓住他们!”

    话音一落,从不远处的树后窜出几个人影,冲过来,三下五除二,将师徒俩摁到了地上。

    女子一阵惨叫。

    老头也吓坏了,赶紧求饶,“苏小姐!苏小姐!我们错了!我们错了!你饶了我们吧……”

    苏小姐面若冰霜,冷冷的看着师徒俩,“我让你们去苏家打开封印,把我爷爷的灵魂释放出来,你们可倒好,收了我的钱,事情没给我办,还想来骗我,要我的酬金!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我的钱都敢骗,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苏小姐!我们没骗您!”,老头赶紧说,“我们去了苏家了,正在作法的时候,有人来了!那人是个高手!我们只闻其声,却未见其人!不是我们不想打开封印,实在是那个人在那里,我们打不开封印啊!苏小姐!你饶命,饶命啊……”

    “哼!”,苏小姐冷笑,“我当然知道他们请了高手,不然,我为什么让你们去?你这个老东西,给我吹得天花乱坠,还什么暹罗第一巫师……明告诉你,酬金不过是个诱饵,你们要是救出我爷爷,我自然会给你们;但你们呢?事情没办好,还想来骗我的钱,那就怪不得我了……”

    老头大惊,“苏小姐,苏……”

    两个黑衣人用袜子堵住师徒俩的嘴,他们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了。

    “小姐,怎么处置他们?”,领头的黑衣人问。

    “扔湖里,喂鱼吧”,苏小姐淡淡的说。

    “好!”

    黑衣人俯下身,咔嚓咔嚓几声,随着一阵惨叫,他生生的卸掉了师徒俩的四个大关节。另外几个黑衣人抬起动弹不得的两个人,转身扔进了湖中。

    噗通,噗通两声。

    两个人无力挣扎,很快沉入了湖底……

    苏小姐轻蔑的一笑,带着黑衣人,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