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8 赵家兄弟
    《少年风水师》来源:

    “别不吭声!”,二爷盯着他,“说句话!”

    赵老三抬起头,看看二爷,犹豫了一下,问吴君玉道,“那……让狐四娘出面,道个歉,赔个罪,这总可以吧?”

    吴君玉摇了摇头。

    “难道我们就吃这哑巴亏?让乡亲们看我们老赵家的笑话?”,赵老三无奈的问。

    “你们家以前什么日子,你们不清楚么?”,吴君玉看着他,“年轻的时候,你家老叔懒,不爱种地,不出去打工,还喜欢耍钱,家里全靠老婶子维持。自从老婶子供了狐四娘,靠着给人看病的香火钱,你们的日子才好起来的。”

    他看看赵家老大,“你当初做生意,是不是老婶子给的你本钱?还有你们家盖新房,在市区买楼,哪一项老婶子没给你们钱?”

    赵家老大惭愧的低下了头。

    吴君玉转过来看着赵家老二,“你们家就更别说了,你这些年跑运输生意,一直都是狐四娘保着你,保着你的车队,你自己心里没数么?”

    赵家老二脸一红,不敢吭声了。

    吴君玉接着对赵老三说道,“还有三哥你,你的房子,不是老婶子给你盖的么?你儿子女儿这些年上学,办工作,哪一项不是老婶子给拿的钱?”

    赵老三脸也红了。

    吴君玉看看三兄弟,“做人不能忘本,要饮水思源,要没有狐四娘,你们能有今天么?没有她,你们老赵家能不能像今天这么兴旺?且不说这件事并不怪狐四娘,就算真的怪她,你们也不能这么对她,这不公平!”

    赵家兄弟惭愧不已。

    吴君玉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要我说,这件事就算了吧。老婶子今年八十七了,也该封炉了,正好借着这个事,就别给人看病了。至于狐四娘,我出面,给你们两家做个说合,你们摆个酒,拿个态度出来,我让她也给足你们面子,这个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你们过你们的日子,她还在北坟圈子里修炼,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觉得怎么样?”

    赵家老大一愣,“我们摆酒?”

    “对”,吴君玉点头,“因为老婶子当年那点事,人家狐四娘的两个孩子差点折了,这酒,应该你们摆。”

    赵家老大气不过,“那我妈的眼睛……”

    “大哥”,赵老三打断他,叹了口气,“就按君玉说的办吧。”

    赵家老大阴沉这脸,不吭声了。

    赵家老二忍不住问道,“君玉,你总说这事怨我妈,我妈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你说明白行不行?”

    “这个我不能说”,吴君玉说,“等这个事过去,你们问老婶子吧。”他们互相看了看,都不说话了。

    “行不行,说句话!”,二爷高声道,“行的话,我们给你们安排!不行的话,赶紧去外面找人,弄死狐四娘!”赵家老大和老二看向了赵老三。

    赵老三迟疑了一下,站起来,“君玉,我们听你的。这个事,按你说的办吧。”

    吴君玉站起来,看着他,“想好了?”

    “想好了”,赵老三说,“有你吴家大爷出面平这个事,我们老赵家的脸也就保住了。就按你说的,等老太太出院之后,你就帮我们办。”

    吴君玉点了点头,“好。”

    这事,就算说定了。

    赵家兄弟起身告辞,开门出来了。

    吴悠悠和吴小鱼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赵家兄弟沉着脸,没理他俩,径直出门走了。

    吴小鱼有些不高兴。

    吴悠悠冲她一笑,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在意。

    吴小鱼一脸的不屑,坐下来,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了。

    吴君玉和二爷把他们送到门口,抬头一看,只见狐四娘带着两个孩子,在远处冲吴家跪下了。

    赵家兄弟看不到她们母子,出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哥俩等他们走远了,转身来到了狐四娘面前。

    “过几天赵家摆酒,我给你们做说合”,吴君玉说,“到时候,你给老赵家个面子,这事就算过去了。”

    狐四娘噙着泪,点了点头。

    吴君玉看看两个孩子,问她,“孩子没事吧?”

    “没事……”,狐四娘噙着泪,感激的说道,“多亏了少爷和小姐,要不然,这两个孩子就回不来了……”

    吴君玉点点头,“回去吧,等老赵奶奶出院了,我再召你。”

    “嗯!谢谢大爷!谢谢二爷!”,狐四娘领着孩子给他们磕了个头,站起来,身形一闪,化作黑气飞走了。

    二爷看看吴君玉,“这事,就算过去了吧?”

    吴君玉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二爷松了口气,感慨道,“这次幸亏两个孩子在,要不然,吴家的招牌就砸咱们手里了。”

    “咱们俩都老了”,吴君玉也感慨,“很多事,咱们已经办不了了。我想等赵家的和头酒摆完之后,咱俩也该退了。”

    二爷皱眉,“你要封卦?”

    “对”,吴君玉说,“咱爸五十六岁封的卦,咱俩今年都快七十了,该退出江湖了。”

    “那也得等悠悠出道了之后啊”,二爷说,“哥,再等一个月,到时候,咱们一起封卦,一起退出江湖,颐养天年!”

    吴君玉笑了,“好。”二爷也笑了,“那这段日子,咱们就别接事情了,等悠悠过完生日,我就办这个事!到时候把老九,十妹,还有北方风水界各门各派的老哥们儿们全喊来,咱们哥俩封卦的同时,顺便把悠悠推上去……”

    吴君玉摆了摆手,“用不着……”

    “怎么?”,二爷不解。

    “悠悠将来的成就,绝不是你我能比的”,吴君玉说,“他不用我们推,他的路,得他自己闯出来。”

    二爷明白了,点点头,“好!”

    老哥俩相视一笑,转身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