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6 另有缘由
    回到吴家老宅。

    吴君玉,杜红和二爷见他们回来了,一齐迎了出来。

    “怎么样了?”,老哥俩齐声问。

    杜红特别的紧张。

    吴悠悠冲他们一笑,“没事了。”

    “解决了?”,二爷问。

    “嗯”,吴悠悠点头,“他成仙了,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吴君玉一怔,“成仙了?”

    二爷也是一怔,“他都那样了,还能成仙?”

    吴君玉也想问,被杜红拉住了。

    “先让孩子们进屋,洗把脸”,杜红埋怨,“有什么话不能进屋说么?”

    “哦哦,对”,吴君玉这才反应过来,“咱们进屋说。”

    兄妹俩点了点头。

    进屋之后,吴小鱼和吴悠悠先去洗了脸,然后来到客厅坐下了。

    “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二爷迫不及待。

    吴悠悠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给他们讲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两个老头明白了。

    “这事办的漂亮!”,二爷兴奋的看着孙子和孙女,“两个小东西果然争气,没给你太爷爷丢脸!”

    吴悠悠笑了笑,没说话。

    吴小鱼看看哥哥,说道,“刚才回来的路上,我们差点被雷劈到,那雷明显就是冲我哥来的!爷爷,二爷爷,我哥十九岁生日之前,绝不能再让他办事了!”

    她说的很严肃,很认真。

    一听这话,两个老头都是一惊,“有这事?”

    杜红赶紧拉住吴悠悠,“没伤着吧?啊?”

    “没事”,吴悠悠一笑,“您放心。”

    吴君玉沉思片刻,看看二爷,“从现在起,再有事,决不能让孩子办了!”

    二爷点了点头,“嗯!”

    吴君玉转过来看着吴悠悠,“悠悠,这雷没劈上你,事也就过去了吧?”

    吴悠悠点了点头。

    吴君玉松了口气,“那就好……”

    “黑龙棺的事现在是办完了,不过狐四娘的事还没完”,吴悠悠说,“爷爷,后面的事,就得您和二爷爷出面了。狐四娘虽然扎瞎了老赵奶奶的眼睛,但这事从根上说,是老赵奶奶自己贪心造成的,怪不得狐四娘。老赵家的人一定会来咱家闹,您和二爷爷心里得有个准备。”

    “好”,二爷点头。

    “你放心,剩下的事,我们来处理”,吴君玉说,“你们忙了一天,赶紧去洗个澡,早点睡吧。”

    兄妹俩点了点头,“好!”

    他们起身走出客厅,互道晚安,各自回房间了。

    吴家老宅早就重新装修过了,东西厢房全部都有浴室,都有洗手间。

    他们回自己的房间,就能洗澡了。

    当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吴悠悠和吴小鱼正吃早饭的时候,老赵家的人来了。

    吴君玉把他们让进了里屋。

    吴悠悠和吴小鱼互相看了一眼,继续吃饭了。

    赵家老大先拿出了一封厚厚的红包,双手捧着,送到了吴君玉面前。

    吴君玉没接,给他推了回去。

    “老爷子当年留下了话,这个事,是我们吴家应该办的,不能收祈福”,他说。

    “这……”,赵家老大看了看两个兄弟。

    赵老三站起来,“君玉,虽然四叔留下了话,但这次你和老二救了我妈的命,这是我们哥仨的一点心意,钱也不多,你就收下吧。”

    “是啊”,赵家老二也站了起来,“君玉,收下吧!”

    吴君玉站起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快收起来吧。”

    “君玉……”

    “收起来吧。”

    赵家老大无奈,只好把红包收起来了。

    吴君玉请他们坐下,自己跟着也坐下了。

    赵家老大清清嗓子,“君玉啊,那狐狸,怎么样了?”

    “放回去了”,吴君玉说。

    “放回去了?”,赵家老大一皱眉,“她差点害死我妈,这事就这么算了?”

    “是啊!怎么能放回去呢?”,赵老三也一皱眉,“我妈供了她五十年,她却恩将仇报!君玉,这狐狸不能留啊!”

    “还能抓回来么?”,赵家老二问。

    “能,但不能那么做”,吴君玉很平静,“老婶子出了这样的事,你们生气,这能理解。但这件事另有缘由,怪不得狐四娘,你们想杀她,这肯定不行。”

    “你什么意思?”,赵家老大不解,“另有缘由?怪不得狐四娘?难道这事还能怪我妈?”

    “说到根上,就是怪老婶子”,吴君玉看着他,“老年间的一些事,你们不知道,老婶子也没和你们说。这次的事,说到底,是当年的事惹起来的,再说了,老爷子早就说过,老婶子只要供了狐四娘,这双眼睛将来一定会瞎了,你们不记得了么?”

    “四叔的话,我们都记得”,赵家老大说,“可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这当儿子的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对得起老太太么?君玉啊,我不问当年出了什么事,我就问你一句,你帮我们抓狐四娘,弄死她,这事能不能办?”

    “多少钱都行!”,赵家老二激动地说,“我们就想弄死那狐狸!”

    “君玉,你说个数吧”,赵老三看着他,“只要你帮我们弄死那狐狸,别说钱了,就是让我们哥仨折几年寿,我们也愿意!现在这点事,全镇的人都知道了,要是不弄死那狐狸,以后我们老赵家怎么在南河镇待?你说是不是?”

    “不行”,吴君玉摇头。

    “真的不行?”,赵家老大皱眉。

    “真的不行!”,吴君玉语气很坚定。

    赵家老大脸一沉,冷冷一笑,“君玉,咱们哥们儿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你老婶子喜欢你们哥俩,从小对你们可不错。现在我们老赵家遇上事了,来求你了,你真的就不给我们这个面子?”

    “这是两码事”,吴君玉说,“老婶子的命,吴家救过来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我们就要那狐狸死!”,赵家老大很激动,“你就直说,帮不帮我们吧?你要是不帮,那我们就请外人!到时候,你可别说我们不顾及交情,不给吴家面子!”

    吴君玉冷冷的看着他,玩味的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