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2 老道
    《少年风水师》来源:

    病房外,赵老三正在跟吴君玉打电话,抬头一看,见两个年轻的医生走过来,推门进入了病房。

    他没多想,拿着电话走到一边去了。

    进了病房之后,吴悠悠转身把门锁上了。

    两人来到病床前,看了看病床上的老赵奶奶。

    吴小鱼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点点头,掐指决在老赵奶奶眉心处一点。

    老赵奶奶身子微微一颤,头一歪,气息全无,旁边监视器上的心跳停止了。

    吴悠悠冲吴小鱼一使眼色。

    吴小鱼从老赵奶奶头上拔下几根白发,伸手变出一个塑料袋,将头发放进塑料袋,轻轻一抖。

    塑料袋里瞬间出现了一幅血淋淋的心肝。

    吴小鱼手一挥,塑料袋不见了。

    “走吧”,吴悠悠小声说。

    吴小鱼点头,“走。”

    俩人转身走出病房,从赵家兄弟身边经过,走向楼梯口。

    很快,有值班护士跑过来了。

    ……

    兄妹俩来到楼梯口,停下了脚步。

    狐四娘赶紧走过来,“少爷,小姐……”

    吴悠悠看看吴小鱼,“给她吧。”

    吴小鱼点点头,手一挥,变出塑料袋,往狐四娘面前一递,“给!”

    狐四娘接过来看了看,吃惊的问他俩,“这……这真的是……”

    话没说完,远处的病房内传来了赵家兄弟嚎啕大哭。

    “妈!……”“奶奶!……”狐四娘看了一眼病房方向,又看了看手里的塑料袋,不得不信了。

    她噗通一声跪下,感激的看着兄妹俩,“少爷,小姐,我……”

    “不用说了”,吴悠悠说,“你拿着心肝下楼,出去之后,尸煞会来找你,它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狐四娘赶紧站起来,“谢谢少爷……”

    “去吧”,吴悠悠说。

    狐四娘点点头,转身下楼了。

    吴悠悠拿出手机,拨通了吴君玉的电话,“爷爷,您告诉赵老三,老赵奶奶没死,让他们千万不要动她。”

    吴君玉一愣,“怎么回事?”

    “您别问那么多”,吴悠悠说,“告诉他就是了。”

    “哦,好!”

    吴悠悠挂了电话,吩咐吴小鱼,“走吧,跟上她。”

    吴小鱼点了点头。

    俩人隐住身形,跟了上去。

    ……

    狐四娘提着塑料袋,跟在一个女人身后,走出了住院部。

    刚一出来,她突然头疼欲裂,一声哀嚎,摔倒在了地上。

    女人吓了一跳,猛地转过来,却什么都没看见。

    她以为自己幻听了,松了口气,转身走了。

    狐四娘躲进了旁边的阴影中,她紧靠着墙,疼的脸色煞白,却不敢再叫出来了。

    吴悠悠和吴小鱼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没说话,继续隐藏着身形,默默的看着狐四娘。

    狐四娘痛苦的喘息着,贴着墙,慢慢的坐到了地上,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因为疼痛,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

    慢慢的,她仿佛看到了一个身影。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老道士倒提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

    两个孩子面色青紫,已经奄奄一息了。

    狐四娘伤心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泪流满面。

    老道来到她面前,看了看她手里的塑料袋,眼睛一亮,“取来了?”

    狐四娘无力的点了点头。

    老道咧嘴笑了。

    他看看狐四娘,“东边走,狮子桥,北十五里,我在那等你……”

    狐四娘吃力的点头。

    老道转身走向远处,走了几步,呼的一声不见了。

    狐四娘猛地清醒了过来。

    她的头,不疼了。

    “东边走,狮子桥,北十五里……”,她念叨着,站起来,身形一闪,化作黑气,冲向了医院大门。

    吴小鱼看看吴悠悠,“只能用神足通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

    “咱爸不会用雷劈你吧?”,吴小鱼问。

    “要劈的话,刚才那些也足够了”,吴悠悠说,“先办事吧……”

    “好!”

    吴小鱼拉住他的胳膊,身形一闪,俩人离开医院,来到了医院东边的运河桥上。

    这座桥叫运河桥,旁边有一座仿黄鹤楼的建筑,桥的两边,分别镇有四只巨大的石狮,尸煞说的狮子桥,指的就是这里。

    兄妹俩来到运河桥上之后,狐四娘也紧跟着赶来了。

    她来到桥边,显出身形,看了看,接着化作黑气,沿着运河,向北飞去。

    吴小鱼拉住哥哥的手,身形一闪,直接来到了十五里外,来到了一座河边公园内。

    这公园很小,被路灯照的很亮。

    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老道提着两个孩子,坐在河边的长凳上,仿佛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吴小鱼本能的想冲上去。

    吴悠悠把她拉住了,冲她摇了摇头。

    吴小鱼明白哥哥的意思,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时,狐四娘来了。

    她看到了老道和自己的孩子,赶紧显出身形,快步走到老道面前,噗通一声跪下,将心肝举过了头顶,颤声道,“我取来了!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吧……”

    老道没动,面无表情的看着狐四娘。

    “求求你!”,狐四娘哭着哀求,“我孩子快不行了!求求你,把他们还给我吧……”

    老道深深的吸了口气。

    那声音,就好像一个沉睡多年的老魔,苏醒过来了。

    “把她的心给我”,老道的声音,仿佛从水底冒出来似的,令人不寒而栗。

    狐四娘赶紧打开塑料袋,拿出尚在滴血的心脏,递给老道。

    老道凑过来,提着鼻子一闻,满意的笑了。

    “是那丫头……”,他陶醉的看着狐四娘手里的心脏,“虽然老了,但是气味,还是她的……”

    狐四娘不敢看它,低着头,吓得颤抖不止。

    老道看了她一眼,咯咯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