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8 你试试看吧
    二爷有些尴尬,下意识的看向了吴君玉。

    吴君玉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二爷硬着头皮,清清嗓子,“好吧。”他看看兄妹俩,继续说道,“老道士变成了尸煞,把老赵奶奶抓进了棺材里,想吸她的元神,借尸还魂,重回人间,杀人噬魂。他虽然是尸煞,却不是普通的尸煞,只要他吞掉足够的魂魄,就有机会恢复修为,甚至修炼成仙。”

    兄妹俩点了点头。

    “你太爷爷当时很为难”,二爷说,“老道士虽然变成了尸煞,但他并没有作恶,相反的,他是受害者。要救人,就得伤他,而他又是道家的前辈,你太爷爷于心不忍;但如果不救人,老赵奶奶或许死有余辜,可如果让老道士借尸还魂,那到时候就会连累岸上的百姓,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所以反复衡量之后,他还是把这件事接下来了。”

    “太爷爷怎么做的?”,吴悠悠问。

    “当天晚上,你太爷爷带人去了运河边”,二爷说,“子时末刻,那黑龙棺浮出了水面。你太爷爷在岸上布阵,用咒语封住了黑龙棺,然后让人们把它拖上了岸,打开之后,只见一个老道士抱着奄奄一息的老赵奶奶,一人一尸泡在血水里,景象特别的骇人……”

    “后来呢?”吴悠悠接着问。

    “你太爷爷让人把老赵奶奶救了出来,然后把黑龙棺封好,加了道镇尸符,重新沉入了运河”,二爷说,“老赵奶奶在棺材里泡了一天一夜,人虽然没死,却落下病了,且从那以后,她就有了阴阳眼,能通灵了。她那病,你太爷爷本来可以给她治好,但你太爷爷说,她因为贪心而毁了张真人数百年道行,所以这个病,不能给她治。不过这话,他并没有直说,是后来对我们说的。”

    “她得了什么病?”,吴悠悠问。

    “白天她没事,和正常人一样”,二爷说,“到了晚上,子时一过,她的腰就疼的直不起来,大概疼半个小时左右,就好了。因为她有这个病,而且在棺材里和尸体待过,所以没人敢娶她。一直到她二十一岁那年,赵老三他爸赵猴子因为死了婆娘,这才把她收了,做了填房,这才算成了家了。”吴悠悠点点头,“明白了……”

    “她嫁给赵猴子后,连续生了三个儿子,可是这腰疼的病,却一直也没好”,二爷说,“她也来找过你太爷爷,求你太爷爷给治病,你太爷爷说治不了,就把她打发走了。就这么过了十几年,她三十七了,那年,她就遇上了那个狐四娘,后面的事,你们就知道了……”

    “狐四娘治好了她的病,她来求太爷爷点头,允许狐四娘进南河镇”,吴悠悠缓缓的说道,“太爷爷碍于情面,最后只好答应了。”

    “对”,二爷说,“当时你太爷爷就说过,说你可以供奉狐四娘,但将来你的两只眼睛,会被她弄瞎。老赵奶奶听到这话,犹豫了,但是隔了一天,她又来了,说狐四娘说了,绝不会那样。她说狐四娘来南河镇只是为了积功累行,绝不会害人,更不会害她,她说她相信狐四娘,求你太爷爷点这个头。你太爷爷没再说别的,就点头了。”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五十年了,你太爷爷的预言,到底是成真了,老赵奶奶的这双眼睛,还是被狐四娘给扎瞎了……”

    “是啊……”,吴君玉叹了口气,“老婶子自从供奉了狐四娘,一直在做好事,可她当年欠下的这笔债,最终还是没逃过,这双眼睛,最终还是还给人家了……”

    二爷点点头,看看兄妹俩,“今天上午,我去河边下网,想抓点鲫瓜子回来下酒……”

    吴小鱼一皱眉,“您去抓鱼了?”

    二爷一阵尴尬,“额……这个……”

    “小鱼”,吴悠悠看她一眼。

    吴小鱼哦了一声,看看二爷,“算了,说正事吧。”

    二爷松了口气,清清嗓子,“我在河边待了一上午,那会正收网的时候,发现河中心翻了很多黑水上来。我当时愣了一下,仔细看那些黑水,然后就看到一条石龙浮出水面,从龙眼中涌出一股黑气,向南河镇飞了过来。我心说坏了,扔了网,就过来了。”

    “当年你太爷爷封黑龙棺的时候,用朱砂胶泥封住了龙眼”,吴君玉看着兄妹俩,“现在龙眼开了,黑龙棺重现天日,南河镇必将面对一场浩劫。悠悠,小鱼,咱们吴家世代住在这里,有义务保护这里的乡亲们。这件事,就是咱们吴家的事,咱们责无旁贷!”

    “对!”二爷也说,“老道士这是要出来了,咱们不能让他出来!不然的话,乡亲们可就遭殃了!”

    吴悠悠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小鱼站起来,“爷爷,二爷爷,这不叫什么事,不就是黑龙棺么?我这就去河边,把它弄出来,砸烂了它!”

    她转身要走。

    吴悠悠拉住了她的手,冲她摇了摇头。

    “怎么?”,吴小鱼不解。

    吴悠悠站起来,看着她,“那里面是张三丰……”

    “他当年是张三丰,现在是尸煞”,吴小鱼说,“不砸烂它,它就要杀人了,我们有别的选择么?”

    吴悠悠想了想,“超度他……”

    “没用的”,吴君玉站起来,“它不是普通的尸煞,能超度话,你太爷爷当年就超度它了,不然又怎么会封印它?”

    二爷也站了起来,“是啊。”

    “他修行多年,无罪而死,本来就很冤了”,吴悠悠说,“太爷爷不是不能灭它,但他为什么没那么做?”

    他看看吴小鱼,“是因为这样不对……”

    “你有信心能超度他?”,吴小鱼问。

    吴悠悠沉思片刻,摇头,“没有……”

    “那不就结了?”,吴小鱼看着他,“最后还不是砸烂它?”

    “你确定你能找到它,然后砸烂它?”,吴悠悠问。

    “当然!”,吴小鱼说。

    吴悠悠笑了,“好,那你试试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