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7 黑龙棺
    “黑龙棺?”,吴小鱼故作惊讶,“那是什么?一条黑龙的棺材?”

    “那是一个很大的黑石棺,上面刻着一条巨大的盘龙”,二爷说,“那龙盘着棺材,刻的跟真的似的,特别的凶猛。”

    “这东西,什么来历?”,吴悠悠问。

    “这黑龙棺,是当年明成祖大修上京时,从武当山运来的”,二爷说,“那里面是一个老道和一条龙,朝廷把它从南方运来,计划将它埋在紫禁城承天门下,以旺龙气。当时为了运这黑龙棺,明太祖命人专门制造了一艘黑龙宝船,运送时派兵船护卫,岸上更有两万兵马沿途护送,声势浩大。船队从江南出发,一路北上,用了一个多月,来到了南河镇附近。当时已经是半夜了,船队到了这里之后,突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三艘船被雷电击中,全部焚毁,那黑龙棺也随着船的残骸,落进了运河,消失不见了……”

    “消失了?”,吴小鱼皱眉。

    二爷点了点头。

    “事情发生了之后,朝廷专门派人,在这附近封河,打捞了将近一个月,始终也没找到”,他说,“朝廷没办法,只好不了了之了。”

    “后来呢?”,吴悠悠问。

    “这黑龙棺消失了好几百年”,二爷说,“但是七十多年前,它却突然出现了,而当时发现它的,就是老赵奶奶……”

    “老赵奶奶?”,吴小鱼一愣。

    “那时候,她只有十七岁,出落的特别水灵”,二爷说,“据你太爷爷说,那时候的她,是咱们南河镇的村花,可漂亮呢。”

    “她是怎么发现黑龙棺的?”,吴悠悠问。

    “她在河边洗衣服,见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浮上来了”,二爷说,“她水性好,好奇,就跳进河里,游了过去,到了跟前一看,发现那是一条龙,吓了一跳,呛了好几口水。”

    二爷看着他俩,“等她看清楚那龙是石头的时候,她又不怕了,游过去,骑到了那龙的身上。她看到那龙的眼睛像真的一样,闪闪发光,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双宝珠,她就用手去抠那龙的眼睛,可是抠不动。她不死心,干脆回到岸上,拿了块石头,然后游回黑龙身上,把那对龙眼给砸下来了。”

    “砸下来了?”,兄妹俩异口同声。

    二爷点了点头,“对,砸下来了。这位老赵奶奶年轻的时候,胆子大的出奇,就没她不敢干的事。”

    “那后来呢?”吴悠悠问。

    “这件事说来很巧”,二爷说,“她当时砸龙眼的时候,正好来了例假了,血透过裤子,就流到了那龙的身上,最后,那一片水都红了。那些血和着水,流进了龙眼中,黑龙棺里传来了动静,就好像是有人在怒吼,砸棺材。老赵奶奶这时候害怕了,她拿着龙眼跳下黑龙棺,游上岸,连衣服都不要了,直接跑回家了。”

    兄妹俩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这位老赵奶奶就出事了”,吴君玉说道,“第二天,她父母一觉醒来,发现她不见了,然后地上还有血,出来一看,他家的大门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血手印,上面还画了两只巨大的眼睛,看着特别的吓人。两口子吓坏了,于是就来找你太爷爷了。”

    “然后呢?”,吴小鱼问。

    “你太爷爷当时算了一卦,这才搞清楚了黑龙棺的来龙去脉”,二爷接过来,“老赵奶奶砸了龙眼,下身的血又污了黑龙棺里的东西,那东西不干了,半夜上岸,把她抓走,封进了棺材里,一齐沉进了运河。它在抓人的时候,愤怒难消,于是就用老赵奶奶的血,在她家门上画了一双龙眼,留下了那些手印。他想告诉南河镇上的人,它要血祭,不然的话,它就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它到底是什么?”,吴悠悠问。

    “是一个老道士”,二爷说,“他在武当山修炼了百余年,自知难以渡劫,于是他就造了这黑龙棺。如此一来,若他修炼不成,天劫来临之时,就可以进入这黑龙棺,入深定以躲避冥界鬼差。那黑龙的两只眼睛,是两枚东海蛟珠,能吸收灵气,可以让他在棺中修炼,待到时机成熟,他就可以破关而出,得道成仙了。”

    吴悠悠心里一动,“这老道士,不会就是张三丰吧?”

    二爷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吴悠悠看看吴小鱼,“当年明成祖发动靖难之役,和建文帝的军队几次大战,都有大风相助,这才让他死里逃生,反败为胜,最后打进金陵,坐上了皇帝的宝座。当时有人对他说,这是武当山真武神在保佑他,所以他当了皇帝之后,就开始大修武当山,同时为了长生不老,他派人在武当山秘密寻找张三丰。看来最后,他是找到这黑龙棺了……”

    “他不是想把这黑龙棺埋在紫禁城下”,吴小鱼说,“他是要把张三丰请出来,让他教自己长生不老的密法……”

    “而张三丰不愿意教他,所以就在船队到了南河镇的时候,以雷法召唤天雷,焚毁了宝船,沉入河地,藏进了淤泥中”,吴悠悠说,“他在河底继续修炼,终于在七十年前修炼有成,浮出了水面。却没想到,刚一上来,就被老赵奶奶看到了……”

    “老赵奶奶砸了龙眼,她的血气也随着水流进了黑龙棺”,吴小鱼说,“老道士眼看就要阳神出体了,却被血水浇了头,三花顿散,经络逆行,本来是假死修炼,这下却成了死人,成了尸煞了……”

    “是啊”,吴悠悠感慨道,“躲了几百年,眼看要成仙了,却被一个小姑娘给灭了,张真人这口怨气出不来,只能变尸煞了……”

    二爷茫然的看着兄妹俩,“你们……”

    兄妹俩互相看了看,冲他一笑,“您继续说吧。”

    《少年风水师》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