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2 砸场子感谢Ryanf4d0f6404 的玉佩!
    :

    “请!”,陈啸天自信的说。

    他心说你随便说,反正你说什么,我不承认,你也是白说。

    小丫头,你还是太嫩了……

    吴小鱼嘴角一笑,“第一局,斗梅花,你让我哥哥先说,然后我哥哥无论说什么,你都会否认,这样,你就赢了第一局了,我说的对么?”

    陈啸天笑了笑,“吴小姐,多虑了……”

    吴小鱼没理他,继续说道,“接下来,是测字,你会写一个吴字,让我哥哥测你的师门。可是呢,你的师门很复杂,你的六爻是跟两个师父学的,梅花是在中原的培训班里学来的,后来又去西京,拜了一个姓白的老师,学了三年,你的测字也是跟这位老师学的;最夸张地是你的铁板神数,你先后拜了六个老师,学了三种流派的铁板,我说的对么?”

    陈啸天惊住了,“你……”

    吴小鱼玩味的一笑,“你这些师父,我哥哥都能给你说出来,但是没用的,你还是会说我哥哥错了,然后你会说,你还有一位师父,是你的启蒙恩师,这个人,是你小学时的校长,姓周,叫周家兴。这位周校长懂一些六爻,曾在你五年级的时候,拿你试过卦……而这,就是你准备用来耍赖的借口,陈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陈啸天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汗下来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竟然能把自己看的这么透彻,连他刚刚编好的借口,都一五一十的给他揭穿出来了……

    打脸!

    真他妈打脸!

    他惭愧不已,下意识的想站起来,“吴小姐,您……”

    “别急,还没说完”,吴小鱼说。

    “不用说了!”,陈啸天赶紧说,“吴家果然名不虚传,小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陈某服了!心服口服!”

    他转头冲吴君玉抱拳赔礼,“大爷,陈某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

    吴君玉站起来,抱拳还礼,“陈先生,言重了,小孩子们不懂事,你别介意……”

    “不不不”,陈啸天赶紧说,“小少爷和小姐都是人中龙凤,吴家后继有人,陈某心服口服!”

    他冲吴悠悠和吴小鱼抱拳,“小少爷,小姐,陈某惭愧!陈某告辞了!”

    说完,他不等回话,快步逃出了客厅。

    吴君玉一看,赶紧去送他了,“陈先生,你等等,我送你……”

    吴小鱼得意的笑了。

    吴悠悠看看她,“哎,你好像砸我场子了……”

    “我是帮你……”,吴小鱼满不在乎,瞥了外面一眼,“我早就说我来对付他,爷爷不让……”

    吴悠悠笑了,一点她鼻子,“你呀……”

    吴小鱼被他点的一皱鼻子,接着问他,“哎,要是我不砸场子,你怎么对付他?”

    “你场子都砸了,还问这个干吗?”

    “说说嘛,我好奇……”

    吴悠悠站起来,“我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去吃饭呢!这边交给你了,我走啦!”

    吴小鱼会心一笑,站起来,“好,你去吧,这里有我。”

    吴悠悠点点头,身形一闪,不见了。

    几乎同时,吴君玉走进了院子。

    吴小鱼不动声色,轻轻一挥手,变出了一个吴悠悠。

    兄妹俩相视一笑,坐下了。

    吴君玉走进来,无奈的看着小鱼,“小鱼,爷爷怎么说的?你怎么就不听呢?你是女孩子!早晚要嫁人的,你怎么能代表吴家呢?”

    “女孩子怎么了?”,吴小鱼不服气,“我不是吴家人么?”

    “你现在是,可是你以后不是啊”,吴君玉叹气,“而且你用的根本也不是吴家的术数,你用的是神通,我们胜之不武,这要是传出去,那咱吴家的名声可就……”

    “爷爷爷爷……”,吴小鱼赶紧站起来,“没这么严重,您扯的太远了,我知道您是君子,可那老头子是个小人,咱们没必要对他这么君子的……”

    吴悠悠也站起来,“爷爷,小鱼说的对,您没必要对小人君子的……”

    “哎,你们呐……”

    吴君玉来到沙发前坐下,略一沉思,问吴悠悠,“悠悠,如果刚才小鱼不参与,你跟爷爷说实话,你能打败他么?”

    吴悠悠一笑,“您放心,我能看透他,他看不透我,他不是我对手……”

    吴君玉这才放心了,“这就好……”

    他看看吴小鱼,叮嘱她,“你这丫头,以后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切……”,吴小鱼小嘴一撅,“重男轻女,老封建……”

    “爷爷不是重男轻女,不是老封建”,吴君玉耐心的说,“丫头啊,你知道为什么你爸爸让你哥哥学咱家的秘术,却不让你学么?那是因为……”

    “我知道,因为爸爸疼我,女孩子学术数,会影响婚姻,女风水师的婚姻,都是有名无实的……”,吴小鱼无奈,“爷爷,您总拿这番话教育我,可您不是您儿子,不是么?爸爸不让我学这些,根本不是怕我嫁不出去,而是因为我有神通,根本用不着这些,您不明白么?”

    “爷爷当然明白,可是吧……”,吴君玉还想说。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笑着走进了院子,“君玉在家吗?”

    吴小鱼一看她又来了,脸顿时沉了下来。

    吴君玉站起来,“哦,是三嫂呀,来来来,快进来坐!”

    女人笑着走进来,“哎呦,悠悠和小鱼都在呀!啧啧啧,你看看小鱼,出落的真漂亮啊!奶奶没记错的话,今年十九了吧?”

    吴小鱼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屑地一笑,一言不发,转身走进里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女人很尴尬,看看吴君玉,“君玉,你看这……”

    吴君玉也很尴尬,“孩子不懂事,三嫂,你别忘心里去,来来来,快坐!”

    女人讪讪一笑,“额……好,好……”

    她来到沙发前坐下了。

    吴悠悠站起来,冲女人一笑,对吴君玉说道,“爷爷,我去二爷爷那玩会,你们聊吧……”

    “悠悠,你这……”,吴君玉一愣。

    吴悠悠瞥了女人一眼,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