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爸爸的惩罚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是!”唐宁说。

    她分开众人,护着吴悠悠往外走。

    那些人赶紧拦他,“小少爷,您别走!您等等……”

    何丹拦住他们,“大家听我说,小少爷刚为我们的亲人做完超度,他现在需要休息。这个事情,我会统一安排,请大家放心……”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了。

    他们双手合十,感激的看向了走远的吴悠悠。

    吴悠悠很感慨,这还没出道,后面的事,就先排上号了。

    果然爷爷说的对,这种事,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走到门口,他下意识的拦住了唐宁。

    唐宁一愣,“怎么?”

    吴悠悠看了看天上,小声叮嘱她,“先别跟着我……”

    唐宁不解,“怎么了?”

    “别跟着我……”吴悠悠说着,走出了主楼。

    唐宁本能的想跟上去。

    吴悠悠转身一指她,“别跟着我!”

    唐宁停下了脚步,“吴悠悠……”

    吴悠悠没理她,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他走的很慢,小心翼翼的,仿佛地上埋了地雷似的。

    唐宁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

    这时,何丹和那些亲人也来到了门口。

    他们茫然的看着吴悠悠,也不敢说话,生怕吵到他似的。

    吴悠悠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数数,“十五……十六……十七……”

    当他数到二十四步之后,停下来,轻轻的出了口气。

    他已经感知到自己将遇到什么了,但只要自己平安的走过二十五步,那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天上,继续往前走。

    刚一抬脚,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而降,咔嚓一声,劈到了他前方的地面上。

    烟尘顿起,石屑纷飞!吴悠悠被震的一缩脖子,本能闭上眼,捂住了耳朵。

    这还没完!

    巨大的闪电像发了怒似的,一道一道的劈了下来。

    咔嚓!

    咔嚓!

    咔嚓!

    ……

    一连八道闪电,围着吴悠悠,劈了一圈。

    第九道闪电紧接着从天而降,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劈向了缩成一团的吴悠悠。

    吴悠悠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那闪电却在最后一刻,有意无意的避开了他,横着劈向了远处的一辆跑车。

    轰的一声!

    跑车被劈的冒了烟,着火了。

    唐宁傻了。

    何丹也傻了。

    那些亲人们更是吓得不轻,一个个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吴悠悠捡回了一条命!

    他松开耳朵,抬起头,心有余悸的看向了天上。

    “谢谢爸爸……”

    他哆嗦着摸出手机,开机,打给了妹妹吴小鱼,“妹,那些话,不用跟妈妈说了……”

    欲光天宫内,上尊吴峥看着巡天镜里灰头土脸的儿子,忍不住笑了……

    ……

    傍晚时分,唐宁把吴悠悠送回了南河镇。

    来到吴家大宅,刚一下车,吴小鱼就迎出来了。

    “哥!”她快步跑过来,扑进了吴悠悠的怀里。

    吴悠悠笑了笑,给唐宁介绍,“这是我妹,吴小鱼。”

    唐宁一时没反应过来。

    眼前的这位吴家小姐,长得实在太漂亮了,她虽是个女孩子,也被这姑娘的美貌给惊住了。

    吴小鱼松开吴悠悠,看了看唐宁,大方的冲她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吴小鱼!”

    唐宁这才回过神来,“哦,你好,我叫唐宁……”

    她握住了吴小鱼的手。

    吴小鱼微微一笑,“谢谢你送我哥回来,进屋吧!”

    “额……不了”,唐宁看了看吴悠悠,“我还得赶回去,就不进去了。”

    吴悠悠淡淡一笑,“行,那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唐宁点了点头。

    她看了吴小鱼一眼,转身上车,发动了车子,缓缓的开走了。

    吴悠悠目送她走远,冲吴小鱼一笑,“走,回家!”

    吴小鱼笑了,“嗯!”

    兄妹俩手拉着手,走进了院子。

    十几秒后,唐宁调头回来了。

    她把车停到路边,熄了火,降下车窗,默默的看着吴家老宅,心里一阵失落。

    看了一会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发动了车子,调转方向,加速离开了。

    二爷吴君玉提着两瓶好酒,哼着小曲,走了过来。

    他和唐宁走了个对面,下意识看了一眼。

    “这车不赖……”

    他嘀咕了一句,“还是个小丫头,这么年轻,挺有钱呐……”

    一边说,一边哼着小曲拐进胡同,走进了吴家大宅。

    吴悠悠刚洗完脸,正好从东厢房出来,迎面遇见了二爷,冲他一笑,“二爷爷!”

    “听小鱼说你回来,二爷爷给你带酒来了”,二爷赞许的看着他,“好小子,办事真麻利!真给咱老吴家长脸!”吴悠悠笑了笑,“都是些小事,您要去了,办的更麻利。”

    “哈哈哈……”,二爷笑了,“你这小子,真你爷爷的会说话!走,进屋!今晚,二爷爷陪你们好好喝几杯!”

    吴悠悠看看那酒,“二爷爷,我妈妈不让我喝酒……”

    “你都十九了!怎么不能喝?”,二爷大手一挥,“喝!听二爷爷的,今天咱就喝了!”

    吴悠悠会心一笑,“好!”

    他从二爷手里接过酒,爷俩一齐进屋了。

    ……

    此时的唐宁,已经驶出了南河镇。

    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话没和吴悠悠说。

    到底是什么话,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慢慢的放慢了车速,把车停到路边,解开安全带,接着松开了衬衫的领口,往座椅上一靠,长长的出了口气,单手扶着额头,看向了窗外。

    她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发着呆,不知不觉的,路灯亮了,天黑了。

    寂静的公路上,时不时有车经过。

    她不想动,满脑子都是吴悠悠的身影……

    我这是怎么了……

    她闭上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伸手拿过手机,瞥了一眼,愣了一下,赶紧坐了起来。

    是吴悠悠打来的。

    她下意识的系上口子,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接听了,“喂?”

    “樱花国的房还没退”,吴悠悠说,“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不如我们再去住一晚吧,别浪费了……”

    唐宁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

    她转头看向了外面,她的眼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