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9 一切如常
    唐宁拿起酒壶,给他倒上了酒。

    吴悠悠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如果不让你打那个电话,而是按你们的程序走,那根本就是来不及的。我知道你们不容易,也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所以就让你打电话了。”

    唐宁点了点头。

    “何局说过,这件事409自己是处理不了的”,她喝了口酒,放下杯子,看着吴悠悠,“在E国修道院损失的五个人,都是我们的骨干,精英,何局说我们的对手太强大,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何阿姨想多了”,吴悠悠说,“那些阴阳师并非是不可战胜,只不过是一物降一物,他们所擅长的,恰好可以克制你们而已……”

    “一物降一物?”,唐宁心里一动,“怎么说?”

    吴悠悠看她一眼,“409麾下那些有神通的人,其实都是妖……”

    唐宁惊了一下,“妖?”

    “嗯”,吴悠悠点头,“他们是得了人身的妖,所以他们是人,但也有妖的神通。这是你们409的秘密,这个秘密,连上面都不知道,何况你?”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唐宁怔怔的看着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不用这么看着我”,吴悠悠继续吃东西,“后面的,还要不要听?”

    唐宁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听!”

    “樱花国有一种很厉害的阴阳术,叫做冥蝶之祭”,吴悠悠说,“这是一种幻术,通过式神来施展,能迷惑人的心智,使人堕入幻境,无法自拔。它不但对人有效,对妖更是有效,尤其是得了人身的妖,一旦被带入幻境,基本也就逃不出来了。”

    “那会怎么样?”,唐宁赶紧问。

    “会迷失心智,敌我不分”,吴悠悠看着她,“那五个人,都是中了幻术,然后自相残杀而死的。”“自相残杀……”,唐宁想了想,问他,“那为什么还剩下了一个?”

    “那是他命大”,吴悠悠说,“他第一个被冥蝶之祭控制,但没等他杀人,就被你们杨教官给打晕了,直到那五个人死了之后,他才苏醒过来,这才保住了性命,但也被吓疯了……”

    唐宁轻轻地出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她看看吴悠悠,接着问道,“那白天……”“白天的事别问”,吴悠悠看她一眼,“吃东西。”

    唐宁话到嘴边,又强咽了回去,默默的点了点头,拿起了筷子。

    吴悠悠给她夹了一只烤好的生蚝。

    “谢谢”,她想了想,抬头问道,“你真的还没出道么?”

    “没有”,吴悠悠摇头。

    “那你这些神通,怎么用的这么熟练?”,她不解。

    吴悠悠看了她一眼,“不是神通,是符……”

    唐宁清清嗓子,“好吧,符……”

    “这些符,我十四岁就会用了”,吴悠悠说,“只是十九岁之前,我不能做风水师而已……”

    “那你平时也用这些符么?”,唐宁看着他,“比如你出去玩,会不会也像今天这样,直接过去?”

    吴悠悠摇了摇头。

    唐宁静静的看了他一会,会心一笑,不再继续问,低头吃东西了。

    ……

    吃完晚饭之后,两人回到了酒店。

    回到房间之后,吴悠悠关上门,压低声音,吩咐唐宁,“我先去睡会,你去洗澡,浴室的门别关……”

    唐宁一怔,“不关门……”“别问这么多,照我说的做”,吴悠悠认真的看着她,“不管看到什么都别惊慌,要一切如常……”

    唐宁的心瞬间揪紧了,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明白我的意思么?”,吴悠悠问。

    她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点了点头,“明白!”

    “嗯”,吴悠悠绕过她,走进卧室,把门关上了。

    唐宁心跳的很快,下意识的看了看门。

    “一切如常……一切如常……”,她小声念了几句,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走进了浴室。

    门外走廊内,那股黑气又出现了。

    它宛如黑蛇一般,沿着地毯,缓缓的爬到门口,涌进门缝,接着化作了浑身是血的陶茵茵……

    浴室内,唐宁脱了衣服,打开了淋浴,开始洗澡了。

    按照吴悠悠的吩咐,她没有关门。

    她一边洗,一边隔着浴帘,听着门口的动静。

    她相信吴悠悠不会来偷看。

    她怕的是有别的东西来。

    洗了一会之后,外面一切正常。

    她松了口气,习惯性的打湿了头发,开始洗头了。

    正洗的时候,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她冲了冲脸,下意识的去拿手机。

    一只血手拿着她的手机,送到了她的面前。

    她心里一颤,猛地抬起了头。

    是陶茵茵!

    她的心瞬间到了嗓子眼,就差跳出来了。

    但很快,她冷静下来了,冲陶茵茵一笑,“谢谢!”

    她接过手机一看,是何丹打过来的。

    她看了陶茵茵一眼,拉上浴帘,接电话,“喂,何局……”

    “唐宁,情况怎么样?”,何丹问。

    “一切正常”,唐宁说,“他办事很靠谱,您放心。”

    “那就好”,何丹说,“照顾好悠悠,千万不能让他有闪失。”

    “明白!”唐宁说。

    何丹没再说别的,把电话挂了。

    唐宁拉开浴帘,看了看外面,陶茵茵已经不见了。

    她松了口气,把手机放到衣服上,拉上浴帘,继续洗澡。

    这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嬉笑着对她说,“一起洗吧……”

    唐宁吓得一声惊呼,猛地转了过来。

    陶茵茵已经脱掉了衣服,她浑身是血,身上的伤口却已经不见了。

    “怎么了?”,她诧异的问。

    唐宁努力静下心来,一推她,“你干嘛?人吓人吓死人,不知道吗?”陶茵茵嘴角一笑,“知道啊!不过我不是人,我是鬼……”

    唐宁心里一颤,脸上却满不在乎,“切!我洗好了,你自己洗吧!”

    陶茵茵笑了,笑的前仰后合。

    她胸前和小腹的肌肤开始裂开,鲜血和内脏一齐涌了出来。

    唐宁装作看不见,拉开浴帘走出来,用浴巾擦干净身子,接着穿上了衣服。

    她看上去一切正常,只是手,一直在抖。

    穿好衣服之后,她转身走出了浴室。

    刚一出来,门后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她本能的看向了卧室。

    吴悠悠只说一切如常,没说要不要开门……

    她一时没了主意。

    “愣着干什么呀?”,陶茵茵喊道,“他们来了,快去开门啊!哎对了,你把门先给我关上!”

    唐宁哦了一声,略一深思,关上浴室的门,转身来到了门口。

    外面的人又敲了几下门。

    唐宁努力平静了一下,打开门,冲外面一笑,“杨教官,你们来啦!”

    杨小金等人冲她一笑,“唐宁。”

    “进来吧”,唐宁说。

    杨小金点了点头,带着两个死去的同事,飘进了房间……

    唐宁默默的看了他们一眼,把门关上了。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