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7 教官
    她慢慢凑近唐宁,呼的一声化作黑气,试图钻进唐宁的身体。

    唐宁身子一紧,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身子动弹不得了。

    那黑气不慌不忙的钻进了她的嘴巴,鼻子,耳朵,还有眼睛,她雪白的肌肤上青筋暴起,沿着脖颈向下延伸,鲜血涌出眼角,和着泪,滴到了她的衣服上……

    唐宁拼命的挣扎。

    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被吞噬,慢慢的变成了陶茵茵……

    她试图反抗,却无济于事。

    她绝望了。

    几秒种后,黑气消失了。

    陶茵茵占据了唐宁的身体,她扶着墙,缓缓的站起来,轻轻出了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接着,她走向了门口。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吴悠悠探出头,看了看唐宁,一声断喝,“哎!”

    唐宁身子猛地一颤,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黑气涌出她的眼睛,嘴巴,耳朵和鼻孔,宛如几条黑蛇,沿着地毯迅速穿过门缝,逃走了。

    唐宁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光泽,趴在地毯上,气若游丝。

    吴悠悠走过来抱起她,将她抱到客厅,放到沙发上,从桌上拿起咖啡,掐指决默念了几句,往杯子里一弹,扶起她,把咖啡给她灌了进去。

    唐宁喝了几口,噗的一口喷了出来。

    喷了吴悠悠一脸。

    她倒在吴悠悠怀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吴悠悠放下杯子,抹了一把脸上的咖啡,抱住她,轻拍她的后背。

    好一会,她这才不咳嗽了。

    吴悠悠等她平静下来了,端起半杯咖啡,继续给她灌。

    这一次,唐宁喝下去了。

    喝完之后,她倒在吴悠悠怀里,微睁着双眼,喘息了起来。

    “好点了么?”,吴悠悠问。

    唐宁喘息着点了点头。

    吴悠悠扶她坐好,“我去洗脸。”

    她拉住了他的手,无助的看着他。

    “我很快回来”,吴悠悠说。

    唐宁犹豫了一下,这才松开了手。

    吴悠悠转身去洗脸了。

    唐宁目送他走进浴室,使劲搓了搓脸,长长的出了口气。

    那半杯咖啡,已经让她恢复了神志。

    她虽然还有些心有余悸,但已经不是那么害怕外面的鬼魂了。

    “我不能被吓倒……不能被吓倒……”

    她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向了门口。

    要战胜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面恐惧本身。

    唐宁不服输,她来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向了外面。

    僵尸般的杨小金依然站在外面,瞪着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盯着这边的唐宁,身后的巨大翅膀缓缓的闪动着,整个走廊,似乎都被他带来的黑气充斥了。

    这一次,唐宁没有退让。

    她想起了当初受过的训练,想起了杨小金当年教导她的话,“人都怕鬼,其实鬼更怕人。人的煞气,杀气,正气,以及人的神火,都可以对鬼魂造成致命的威胁。鬼害人,都是先以幻象吓人,动摇人的心气。人的心气一乱,神火就会削弱,身上的防御跟着也就乱了,这样,鬼魂就有了可乘之机。所以,见到鬼,千万不要怕,你只要把精神集中到眉心,盯着鬼,就可以震慑住它,甚至,将它冲的魂飞魄散……”

    教官当年的话在耳边回响,唐宁的心迅速稳定下来了。

    她把精神全部集中到了眉心,目光瞬间凌厉了,如同利剑一般,刺向了外面的杨小金。

    师徒俩隔着猫眼,盯着彼此,谁也不退让。

    唐宁的目光没有冲散杨小金的鬼魂,但杨小金,也无法撼动唐宁的内心了。

    此时,吴悠悠已经洗完脸,脱下浴巾,把衣服穿好了。

    他走出浴室,走向唐宁。

    杨小金惊了一下,呼的一声化作黑气,消失了。

    唐宁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吴悠悠来到她身边,问她,“你教官走了?”

    唐宁看他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悠悠哦了一声,转身去客厅了。

    唐宁平静了一下情绪,跟着来到客厅,自己倒了杯水,慢慢的喝了下去。

    吴悠悠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接着拿起桌上的蛋糕,吃了起来。

    唐宁喝完了水,长长的出了口气,转头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正一边吃蛋糕,一边看他根本看不懂的樱花国新闻。

    唐宁来到他身边坐下,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吴悠悠不解,“干嘛?”

    “我刚才差点被吓死”,唐宁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你连句安慰都没有么?”

    “你现在不是没事了么?”

    “可是刚才我差点被吓死!”

    “你不是没被吓死么?”

    唐宁无语了,“吴悠悠,你……”

    “你受过特殊训练,虽然没有神通,但你却并不怕鬼”,吴悠悠说,“刚才你是中了铁蝴蝶的幻术,乱了心念了,所以你才害怕了。现在这不是没事了么?”

    唐宁没说话,幽幽的看着他。

    “你别这么看我”,吴悠悠很坦然,“我这么做是有用意的。”

    “什么用意?”,唐宁问。

    “现在不能说”,吴悠悠看着她,“晚上你就明白了。”

    “晚上?”,唐宁心头一凛,“晚上……还会来?”

    吴悠悠不置可否,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继续看新闻。

    唐宁夺过来,关掉了电视,激动的看着吴悠悠,“吴悠悠!我在问你话!”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吴悠悠不慌不忙的从她手里拿回遥控器,“去吧。”

    唐宁心里五味杂陈。

    她看了他一会,站起来,转身走向浴室。

    吴悠悠打开电视,继续看节目。

    唐宁走到浴室门口,突然想起了个事,迟疑了一下,转过来,“吴悠悠……”

    “放心”,吴悠悠说,“我守着你。”

    唐宁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浴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