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2 唐宁
    《少年风水师》来源:

    两人走上河堤,唐宁把吴悠悠的渔具放进了后备箱。

    “我得先回家一趟,跟我爷爷奶奶说一声”,吴悠悠说,“然后咱们再回上京。”

    唐宁下意识的看了看表。

    “你着急?”吴悠悠问。

    “没事”,唐宁说,“我们老板说,天黑前赶到就行。”

    吴悠悠点了点头,开门上车,坐到了副驾上。

    唐宁绕过来,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你爷爷奶奶住哪里?”,她问吴悠悠。

    “调头,我给你导航”,吴悠悠说。

    唐宁点了点头,调转方向,向南河镇驶去。

    吴家老宅离运河河堤并不远,在吴悠悠的导航下,很快就到了。

    到家之后,吴悠悠让唐宁在外面等着,自己拿了渔具,走进了院子。

    杜红出去了,吴君玉正在喝茶。

    “回来啦?钓了几条?”,他问吴悠悠。

    “都放生啦!”,吴悠悠笑着说。

    “放生好,积阴德”,吴君玉一笑,“过来,陪爷爷喝茶。”

    吴悠悠来到爷爷身边坐下,给爷爷倒上茶,接着自己也倒了杯,端起来,吹了吹,分几口喝了。

    “傻小子,喝那么急干嘛?”,吴君玉笑着问。

    吴悠悠喝完茶,放下杯子,抹抹嘴,“爷爷,我有点事,得回上京,外面有人等着我呢。奶奶回来,您跟她说一声吧。”

    “你回上京?”,吴君玉一愣,“出什么事了?”

    “我爸爸的一个朋友遇上点事,我得去帮个忙”,吴悠悠见桌上有点心,随手拿了一块塞进嘴里,站起来,“我先走啦!”

    “哦,你多拿两块……”,吴君玉赶紧说。

    吴悠悠又拿了几块,冲爷爷一笑,“够了,我走啦!”

    他转身走出了客厅。

    吴君玉不放心,跟着起身来到了外面。

    唐宁一看,开门下车,冲吴君玉点头,“吴爷爷您好。”

    吴君玉愣了一下,“哦,你好,你是……”

    “我叫唐宁,是来接小少爷回上京的”,唐宁说。

    吴君玉点了点头,看看吴悠悠,“行,那就回去吧,到了打个电话。”

    “嗯!”,吴悠悠开门坐进了车里。

    唐宁礼貌的一笑,转身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

    “爷爷,我们走啦”,吴悠悠说。

    “好,路上慢点啊”,吴君玉叮嘱道。

    “您放心”,唐宁说道。

    越野车缓缓的驶上了大路,离开了吴家大宅。

    吴君玉来到路边,目送他们远去,眼中满是不舍。

    孙子刚来了两天,突然就被接走了,他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心里空落落的。

    他本能的想到了东林寺的事……

    这样的事,要么不碰,一碰可就……

    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回去了。

    ……

    从南河镇出来后,吴悠悠拿出手机,拨通了妹妹吴小鱼的电话,“妹,我有点事得回上京,你要没别的事,赶紧今天过来吧。”

    “出什么事了?”,吴小鱼问。

    “没什么事”,吴悠悠说,“咱爸有个朋友,遇上点事,我去帮个忙。”

    “咱爸的朋友?”,吴小鱼来兴趣了,“什么事啊?我也去!”

    “你别跟着凑热闹”,吴悠悠说,“你现在的任务是过来陪爷爷奶奶,我这一回去,他们心里肯定不舒服。你回来多住几天,好好陪陪他们。”

    听到这话,吴小鱼不好奇了。

    她也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先陪爷爷奶奶要紧。

    “我先给奶奶打个电话,吃完午饭就过去”,她说,“等你回来,你要给我讲办事的事!”

    “好!”

    吴悠悠挂了电话,收起手机,继续吃点心。

    一边吃着,还递给了唐宁一块。

    “不用了,谢谢,我不饿……”,唐宁礼貌的一笑。

    吴悠悠把点心送到了她的嘴边。

    唐宁没办法,只好接过来,“谢谢……”

    “你为了来接我,早饭都没吃”,吴悠悠说,“不吃点东西,一会该胃疼了。”

    唐宁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把点心送进嘴里,吃了起来。

    吴悠悠吃完点心,拍拍手,拿出手机,戴上耳机听音乐。

    唐宁把点心塞进嘴里,伸手拿了水,递给了他。

    吴悠悠没看到。

    她用瓶子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胳膊。

    吴悠悠一看,接过来,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冲她一笑,“谢谢。”

    他把水还给她,继续看向窗外。

    唐宁也没说话,接过水放到一边,继续开车。

    冷场了一会之后,她忍不住问吴悠悠,“你今年真的十九岁?”

    吴悠悠点了点头。

    “十九岁,你就通晓阴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了?”,唐宁好奇的问。

    吴悠悠看她一眼,“你听谁说的?”

    “我们何局”,唐宁说。

    吴悠悠哦了一声,继续看风景。

    “是真的么?”,唐宁问。

    “那是我爸,不是我”,吴悠悠说。

    “那你呢?”唐宁看着他,“你能做到么?”

    “我只会算卦,用符,用阵法”,吴悠悠说,“至于上天入地,我做不到……”

    “哦……”,唐宁明白了。

    “你们遇上什么事了?”,吴悠悠问。

    “现在不能说,等到了上京,见了我们老板,你就知道了”,唐宁说。

    吴悠悠想了想,摘下耳机,“给你们老板打电话,我和她说。”

    “说什么?”,唐宁不解。

    “说事啊”,吴悠悠说,“说完了咱们直接去办,这样能节省点时间。”

    “你这么着急?”,唐宁看着他。

    “你不着急?”,吴悠悠也看着她。

    唐宁略一沉思,拿出手机,拨通了何丹的电话,“何局,吴悠悠要和您说话。”

    “好”,何丹说。

    唐宁把电话递给了吴悠悠。

    吴悠悠接过来,“我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何,叫何丹”,何丹说,“你可以叫我何阿姨。”

    “您和我爸爸是朋友?”,吴悠悠问。

    “二十年前,你爸爸吴峥少爷救过我的命”,何丹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明白了……”,吴悠悠看看唐宁,接着说道,“何阿姨,时间很紧,我们就不要走过场了。需要我做什么,您直接吩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