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1 你自己决定
    :

    唐思佳不忍心,起身绕过办公桌,拿了纸巾递给她。

    “谢谢……”,何丹流着泪接过了纸巾。

    “我不是不想帮你”,唐思佳说,“我有我的难处……”

    “您的难处我理解”,何丹站起来,噙着泪说道,“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就那么确定,他能帮你们?”,唐思佳问。

    “知子莫若母,小少爷的本事,您是最清楚的”,何丹看着她,“二十年前,少爷曾答应过我们陈局,将来409有难处,他会帮我们。现在我们遇上了难处,找不到少爷,就只能请小少爷帮我们了……”

    唐思佳犹豫了一下,转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拿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

    此时的吴悠悠恰好刚开机,见妈妈的电话打过来,赶紧接了,“喂,妈妈。”

    “悠悠,现在有个事,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办……”,唐思佳轻轻叹了口气,“你现在也不小了,我想让你自己来决定……”

    吴悠悠拿起鱼竿,钓起了一条鲫瓜子,“您说。”

    “你爸爸有位朋友,现在就在我办公室”,唐思佳说,“她遇上个棘手的事,需要你帮忙……”

    “行”,吴悠悠很痛快。

    “这件事很棘手”,唐思佳强调,“他们已经牺牲了五个人了,你考虑清楚,能办再说行。”吴悠悠取下鱼,扔到桶里,“您放心,我能办好。”

    唐思佳沉默了,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还是不放心。

    吴悠悠明白妈妈的担心,他放下鱼竿,认真的说道,“妈妈,别把爸爸的那句话放心上了,我已经十九岁了,该自立门户了。您放心,我能办好的,而且,我不会有事。”

    唐思佳犹豫了一下,这才下定了决心,“好,那你去办吧。”

    “好!”,吴悠悠一笑,“谢谢妈妈。”

    唐思佳挂了电话,转过来看了看何丹。

    何丹快步走过来,感激的看着她,“谢谢唐小姐!”

    “你不用谢我”,唐思佳说,“办完事之后,马上把他给我送回来。”

    “好!”何丹点头。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封红包,双手捧着递给唐思佳,“唐小姐,这里面是一张两亿的支票,是给小少爷的祈福……”

    唐思佳看看那红包,推了回来,“不用。”

    何丹一愣,“怎么?”

    “悠悠还没出道,不能收祈福”,唐思佳说,“再说了,两亿是吴峥的身价,不是他儿子的身价,你没必要这样……”

    “我懂了……”,何丹含着泪握住了她的手,“唐小姐,谢谢您……”

    “我得去机场”,唐思佳说,“不能陪你了……”

    “好,您忙”,何丹说,“我先告辞了。”

    唐思佳点了点头。

    何丹擦擦眼泪,转身走了。

    唐思佳目送她离开,轻轻的出了口气。

    一个女孩走进来,恭敬的问道,“董事长,可以出发了吧?”

    “走吧”,唐思佳说。

    “是!”,女孩说。

    她们一前一后,走出办公室,赶去机场了。

    ……

    南河镇这边,吴悠悠又钓上了一条鲫瓜子。

    开河的鲫瓜子最肥美,就这么一会功夫,他的小桶里已经钓了五六条了。

    他把鱼起了钩,扔到小桶里,接着重新上了饵,甩进了河里。

    正盯着浮子的时候,河堤上远远地开过来一辆白色越野车。

    听到轰鸣的引擎声,吴悠悠回头看了一眼,不以为意,继续钓鱼。

    越野车来到近前,停下了。

    唐宁是根据定位找来的,她的手机功能强大,直接追踪吴悠悠的手机,追来了这里。

    到了位置之后,她把车熄火,开门下车,走下河堤,来到了吴悠悠面前。

    “吴悠悠?”,她问。

    吴悠悠点了点头。

    唐宁冲他伸出手,“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唐宁。”

    吴悠悠打量了她一番,没接她的手,继续看着水中的浮子。

    唐宁并不生气,冲吴悠悠一笑,“小少爷,我是来接您回上京的,您看,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等我再钓一条”,吴悠悠说。

    唐宁看了看河里的浮子,点点头,“好,我等您。”

    “不用在这等”,吴悠悠说,“去车上吧。”

    “没事,我在这等”,唐宁说。

    “你身上有戾气,把我的鱼都吓的不敢咬钩了”,吴悠悠说,“你在这,我什么时候才能钓上来?”

    唐宁一怔,“我……”

    “去车上等我吧”,吴悠悠说,“一会就钓完了。”

    唐宁没说话,转身走上河堤,开门坐进车里,拿过了一瓶水。

    “小毛孩子……”,她嘟囔着拧开了盖子。

    刚要喝水,她的手机响了。

    她喝了口水,放下瓶子,拿出手机一看,赶紧接听,“何局,我已经到了位置,见到吴悠悠了……”

    “接到他了么?”,何丹问。

    “没有,他说他要再钓一条鱼”,唐宁说,“还不让我在下面等,说我身上有戾气,把他的鱼都吓跑了。”

    “小少爷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何丹说,“不许带情绪,更不许对他不礼貌,知道吗?”

    “是!”

    “我正在回基地的路上,一会小少爷钓完鱼,你们就回来”,何丹说,“关于铁蝴蝶的事,先不要和他透露,等见面后,我亲自和他谈。”

    “明白!”唐宁说。

    何丹把电话挂了。

    唐宁放下手机,看了一眼下面的吴悠悠,继续喝水了。

    这时,吴悠悠的鱼上钩了。

    又是一条鲫瓜子。

    吴悠悠站起来,接住鱼,接着放下鱼竿,开始起钩。

    唐宁一看,开门下车,来到他面前,帮他提起了小桶。

    “等等”,吴悠悠从她手里接过小桶,把鱼放进去,接着将所有的鱼倒进了运河中。

    唐宁不解,“你这是……”

    “放生。”

    “放生?那你钓它们干什么?”

    “不钓它们,怎么放生?”

    唐宁一时语塞,无话可接了。

    吴悠悠不慌不忙的收起渔具,转身上河堤,“走吧。”

    唐宁回过神来,哦了一声,看了看运河,轻轻出了口气,转身跟上了吴悠悠。